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All My Love is Your Blood(5)

  (外表年龄23岁的)血族亲王鸣x(5岁的)神祇助,想写骚鸣和养成的产物。
  更新慢速,ooc轻喷_(:з)∠)_

5.

有点迟了的早餐过后,鸣人带着宇智波去造访自己许久未见的老师。

王城的这一片都是宫殿群,虽然各有特色的建筑彼此之间辨识度很高,但这番拐拐绕绕的复杂路线还是让佐助应接不暇,全程只能紧紧地贴着鸣人才能防止走散。

鸣人的老师似乎住在十分幽僻的地方,他们脚下的大道逐渐变成了小径,最后甚至与宫城脱节,曲伸进了其后的深林。

最后鸣人拨开一处斜生的矮枝,一座遗世独立的孤堡就显露在了佐助眼前。

倒不比他们来时经过的那些贵气多少,但就是无端有着一种超然的气派。佐助还在不明觉厉地仰视着这座他尚望不见顶的城堡,没料想下一秒鸣人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极小幅度地曲了下腿,一跃跳上了二楼的一处窗台。

哇哦!佐助的眼睛里顿时闪起了小星星,鸣人好厉害!

鸣人落地后徐徐站稳,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了紧闭的窗,迈进了室内。

“鸣人。”一个话音不紧不慢地响起,细听之下还带着一丝笑,“你还是不喜欢走门。”

“那可不怪我啊卡卡西老师。”鸣人也笑起来,极其自然地放下佐助,转向声源处,“明明老师下来这么多年住在这里,不管谁来敲门都不应。”

“怎么?今天是来说这个的?”问是这样问,坐在窗边的男人还在状若悠哉地看着自己的书。

“……”鸣人挠了挠脑袋,“今天来是想拜托老师件事……”

“嗯?‘拜托’?”那个银发的男人语带玩味,双眼也终于从书中抬起来。他的大半面貌被黑色的面罩遮住,一道肉粉色的伤痕纵向贯穿了那只紧闭的眼睛,甚至部分延至面罩里,但那张脸上亲和的笑意并不令人因此感到可怖。

“是啦,拜托。”久未见面开口就是要帮忙的鸣人倒完全没有不好意思,回身牵起佐助的手,把人拉到了卡卡西面前,“就是这个孩子,拜托老师了我说。”

卡卡西合上书,稍稍弯下身看着这个也在抬头看着自己的男孩。

佐助盯着这人看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上了那和象牙白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的黑色面罩的边缘。

那只小手在勾下面罩之前很快被捉住,不是被卡卡西,而是被鬼魅一样不知何时来到佐助身后的鸣人。

“佐助,这样不行哦。”鸣人声音很温和,动作却不容置疑地把那只小手拉下来,“虽然我也很想看,但佐助这样是不会成功的啦。”

卡卡西笑出来。他直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抬手提了提面罩:“既然是你拜托的,那我可以暂时帮你带一下。”

“诶老师,别那么冷漠啊……”

“如果他真的值得培养的话,我当然不会不惜才。”卡卡西旁若无人地拿起刚才那本书,随手翻到一页,“你可以走了,在这里大概会很碍事。”

“……这么不给面子……”鸣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蹲下身,一手按上佐助的脑袋亲昵地揉了揉,“那么佐助,你要好好听老师的话哦。”

佐助乖乖地点点头。

“那我先走了。”鸣人站起身,没有停顿地往窗边走去,“我晚点会来接他的,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用鼻音懒懒地应了一声。

鸣人跳下窗台后,卡卡西转向那个等待着他指示的男孩,语气平淡地开口:“佐助,去把后面第五个书架下往上数第二行的第二十七本书拿过来。”

佐助愣愣地盯着卡卡西看。

“需要重复?”卡卡西搭在书页上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

“唔,不是……”佐助低下头,小手拽了拽自己的衣角,犹豫了一下,“什么是书……什么是书架?”

卡卡西的目光从书上移到佐助的脸上,佐助巴巴地和他对视了一会。

看男孩眼中不似作伪小心翼翼的求教,卡卡西叹了口气,预感到了自己今后教学生涯的多舛。他举了举手上的东西,“这样的叫做书。”顿了顿,继续道,“放着书的东西叫做书架。”

小佐助豁然开朗,立马转身跑去寻找目标——幸好,鸣人已经教过他数数了。

没用多久佐助就找到了老师说的书。这本书很大也很厚,佐助费了好些力气才把它从排列紧密的书架中抠出来。抱起这部大块头,男孩小跑着朝老师那边去。

“卡卡西、老师……”佐助把书往怀里托了托,但硬质的书皮把他的喉咙顶得有点难受,“我找到书了。”

卡卡西看了那本书一眼,眼睛很快又转回去:“很好。你今天的任务是看完它。”

“……诶?”佐助睁大眼睛,被硌着的不适在老师的这番话下似乎都淡化了不少。

当然,被吓的。

“如果你看不完的话,我会把你的表现告诉鸣人。”卡卡西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鸣人要是知道了,应该会很嫌弃你。”

“……嫌弃?”佐助眨巴一下眼睛,表示出自己的疑问。

“嫌弃就是觉得你没用,想把你丢掉。”卡卡西古井无波地说着可怕的话,但他话音还没落尽,佐助就倏地上前一步,地面被踩出清脆的一响。

“我会看完的!”男孩撂下这么一句,抿着唇,转身噔噔噔地跑下楼。

听着那个杂乱的脚步声渐渐低微远去,卡卡西的面罩上出现了一个勾唇的弧度。



“鸣人的老师,过分……”佐助撅着小嘴,发泄般地拽了一把秋千的绳索。

佐助跑到了离城堡不远的森林区域里,和卡卡西一起待在那个地方太闷气了,尤其是在他说了那样的话之后。

闷气的小神祇把厚大的书放在秋千板上,拍了拍书面。这是一本外表很普通的书,纯黑的封面,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和图案,看起来相当无趣。

但这一切落在男孩的眼里是那么神秘,从没看过书的佐助打招呼一样地摸了摸它的封面,一手打开了它。

当书里的内容展现在佐助眼前的时候,他不由得呆滞了一下。

他茫然地扫完第一页,脑子里一片空白。

刚才那样的关头,不管是卡卡西还是佐助都忽略了一件事。

——虽然鸣人教会了佐助数数,但他教会佐助识字了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小神祇懊恼地抱住脑袋,心情糟糕透了。

他看不懂!一个字都看不懂!

书里的东西在他眼里只是一堆画符,他没有办法解读出它们的确切含义,一点也不能。

佐助蹲在秋千前面,嘴巴渐渐瘪下来。也许他真的很没用,鸣人会丢掉他也是很正常的。

就在佐助心中的负面情绪越来越膨胀的时候,秋千后面的灌木丛沙沙地动了动。

佐助被吸引了注意力。那一块细密的枝叶轻轻抖动,然后一个东西钻出来,进入了他的视野。

那是一个佐助没见过的小动物。它的瞳孔是尖细的竖状,一条灵巧的舌不时吐出疑似是嘴巴的小洞,头有点像三角形,随着它的行进可以看到那细藤一样的身躯。

佐助抑制不住地好奇起来,心里的坏情绪被暂时丢到一边。

小动物一路蜿蜒到佐助面前,身躯盘起,抬起头看着佐助。

佐助低头看了它一会,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

因为体表覆盖有鳞片的缘故,入手的触感并不像他触碰过的其他动物那样柔软,而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冰凉和坚硬。

它似乎很享受他的抚摸,侧头蹭了蹭他的掌心。

小动物的亲近让佐助感到开心,所以当它盘绕上他手臂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佐助君。”然而小动物突然开口说话了,嘶哑暗沉的嗓音让他吓了一跳,它眯着眼睛吐着信子,似乎在笑,“佐助君在为什么事情苦恼呢?我可以帮忙吗?”

“你会说话……”佐助的眼睛亮了起来,小手忍不住捏了捏动物的尾巴,“你是什么动物?”

“我是蛇。”自称蛇的动物低哑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似乎完全不觉得动物会说话有什么不对,佐助戳了戳它的嘴巴,也许不太礼貌,但他的确对这个可以吐出奇怪形状舌头的小孔很好奇。

“因为我想和你做朋友。”沙哑的声音笑起来,说着友好的话却令人觉得骨寒,“我关注你很久了,佐助君。”

“想和我做朋友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呀。”而单纯的佐助对这声音的诡异浑然不觉,他疑惑地歪着脑袋看着这只蛇,“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呢?”

“因为鸣人君讨厌我。他不希望我和你做朋友。”蛇森森地说。

“鸣人讨厌你?为什么要讨厌你呢?”佐助开始觉得它有点可怜了。

“因为我是有毒的。”蛇像是叹怨着什么般地吐了吐信子,“毒是一种会让人生病甚至死掉的东西,他担心我会让你中毒。”

“诶……”佐助有些为它感到难过——如果真的像它说的这样,那他应该也没有别的朋友。他想了想,伸出小手安慰地拍拍它的头部,“没关系,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只要你不让我中毒就可以了。”

“如果佐助君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的话,请务必不要告诉鸣人君。”蛇蜷了蜷尾巴,“他不会相信我的。”

“别担心,我不会说的。”佐助自认义气地扬起下巴,答应了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动物的请求。

“非常感谢。”蛇体贴地松了松缠着佐助手臂的尾,好让他不被勒得那么紧,“既然我们成为了朋友,那么为佐助君排解苦恼就是我的责任了。”它又一次眯起眼睛,蛇脸上似笑非笑,“佐助君刚才是在为什么事情烦恼呢?”

“……”经蛇的提醒,佐助终于想起看秋千上摊开的书册一眼,这一眼又让他心里涌起了难过的浪潮,“老师让我今天看完这本书,可是我一点都看不懂……”

“不介意的话,我帮佐助君看一看。”蛇把上半身探出去,使自己位于一个尚佳的阅读位置,“这是一部咒文的词典,佐助君连注释也看不懂吗?”

“……”佐助小手扯着地上的野草,不好意思地问,“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呀?”

蛇调过头来,金色的瞳孔紧盯着他。

“鸣人,没和我说过……”男孩的声音又小了点。

“……”蛇沙沙地笑起来,“真是意外……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

当夕阳的红热透进窗内,卡卡西放下了那本自己数不清回味了多少次的书。

他侧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帕克,去把佐助叫上来。”

等了一会,一只棕色的沙皮狗慢腾腾地从沙发底下蹿出来。它慢腾腾地走到鸣人没关好的窗边,慢腾腾地翻上栏杆,然后慢腾腾地跳了下去。

“一个两个都这德行……”卡卡西无奈。

佐助手上的蛇突然停下了解说,迅速地滑下佐助的手臂。

“很抱歉佐助君。下次再见吧。”这次蛇的声音比之前要沙哑许多,不注意听的话几乎就跟它钻进草垛中的声音相差无几。

它离开得很快,佐助还没反应过来它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佐助君。”这时佐助后方传来一个低厚的声音,佐助回过头。

看到帕克的那一刹那,佐助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

“小狗狗!”帕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对面的男孩抱起来举高高,常年面瘫的老脸都禁不住出现了一丝裂纹。

“佐助君。”但它还是维持着自己的高冷,“卡卡西叫你回去了。”

“啊……可是我还没有看完……”卡卡西的名字提醒了佐助自己的进度,这让他失落下来。

“总之先回去。”帕克看这孩子心情低落,出口安慰,“放心,我敢打赌卡卡西绝不会像他说的那样做,否则我可以让你摸一下我的肉球。”

虽然帕克这么说,但佐助还是闷闷不乐。回到城堡二楼发现鸣人也在的时候,佐助心里的忐忑更甚了。

“佐助回来了?”正在和卡卡西聊天的鸣人听见佐助上楼的动静,笑着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

“佐助。”卡卡西慢条斯理道,“那本书看完了吗?”

“……”佐助垂着小脑袋小小声地回答,“还有一百多页……”

“一百多页……”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呜……对不起!”佐助扑地一下抱住鸣人的腿,鸣人诶了一声把他抱起来,佐助又不依不饶地抱住了鸣人的胳膊,抬起来的大眼睛蕴满了令人心疼的水色,“对不起……我看不完……鸣人、不要嫌弃我……”

“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嫌弃佐助啊,佐助、哎,别难过啦……”轻拍安抚着把脑袋埋进自己怀里的男孩,鸣人无奈地瞥了一眼在一旁看好戏的卡卡西,“所以说老师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让他今天看完那本书而已。”

“……哈?”鸣人这才注意到那本放在旁边的大部头,一时气笑了,“老师你也太无理取闹了吧?这么厚一本书就算是让我看也……”

“对你来说任何书都一样。”卡卡西语气淡淡。

“……”回想起小时候的黑历史,鸣人还是闭上了嘴,转而看向怀里的佐助,“佐助看得懂吗?”

佐助瘪着嘴巴摇了摇头,他自己的确看不懂。

卡卡西眯起了眼睛:“既然看不懂,为什么还剩一百多页?”

“……唔……”佐助悄悄瞥了鸣人一眼,语带纠结,“我只跟老师说,老师不可以告诉鸣人。”

“哎?为什么不能告诉我?”还被佐助坐着腿的鸣人一手捂住了胸口,俨然十分受伤,“佐助跟老师好了就不喜欢我了吗?”

“我才不喜欢老师……我只喜欢鸣人……老师很讨厌……”佐助嘟囔着,小手也按上了鸣人的胸口,隔着衣料揉了揉那颗受伤的心脏,抬头在鸣人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像是劝解他不要难过,但眼神十分坚定认真,“但是我答应过它不可以告诉鸣人,所以鸣人不许听。”

卡卡西和鸣人递了个眼神,转向男孩的时候露出了初见时那样温和的笑:“那么佐助来告诉老师吧,老师一定不和鸣人说。”

佐助点点头。鸣人把男孩放到地上,由着他小跑着朝卡卡西那边去了。

看着男孩双手在卡卡西耳边捂起来真的生怕鸣人听到的样子,鸣人好笑地扬了扬眉。他当然不会告诉男孩,作为血族战斗力顶峰的自己,视听能力都极为优秀。所以当男孩开口说话的时候,哪怕声音再轻,鸣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他说:“我交了一个新朋友。”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15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