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All My Love is Your Blood(4)

  (外表年龄23岁)血族亲王鸣x(5岁)神祇助,想写养成和骚鸣的产物。
  ooc似原创,轻喷_(:з)∠)_


4.

壁炉烧得很旺,微炙的气息从中蔓进室内。灯灭着,橘色的火光成了客厅内的唯一光源,在灰暗的四壁一跳一跳,坐在炉旁的金发男人的面容也变得忽明忽暗。

侧趴在沙发上的男孩脑袋枕在男人的大腿上,垂着眼睑的睡态呈出一种不可侵的宁静安详。小家伙说话算话,得到几个爱的吧唧之后就不再抱着双臂扬言要生气,这会窝在鸣人旁边睡得很熟。面容年轻的亲王拉起毯子的一角为身边的小家伙掖好,伸手探过他轻而均匀的鼻息确定他的睡眠状态。顺手戳了戳那弹性十足的小脸蛋,鸣人轻笑着抬头看向对面坐着的客人:“开始前我得先说声抱歉,还请两位声音小些。”

转寝小春锐利的目光直直地扫向那个孩子,眼角的皱纹被动作微微牵紧。水户门炎沉默地将视线对上鸣人,

“当然。”半晌,小春开口了。她的视线也转向了鸣人,“不过你该明白,鸣人,这个孩子不应该由你来养。”

“是吗?”鸣人有一下没一下地隔着毯子轻拍着男孩的背,看上去完全没有动气,“那么两位认为该由谁代劳?”

小春和门炎对视一眼,门炎沉声道:“自然是由团藏……”

“哎,又是团藏啊!”年轻的领袖唉声叹气地一挥手,仿佛对这个答案十分失望。

“即使你反感团藏,不能否认的也是你不适合培养这个孩子。”小春并不在意鸣人的态度,只轻轻瞥了他一眼,就又继续道,“宇智波是宝贵的资源,容不得你浪费。”

“当然。”这话轮到鸣人说出来时倒很是轻快,他看都没看对面的人一眼,只低头专注地理着男孩乱翘的头发,“我会找到更适合教导他的人,这孩子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二人面色都是一沉,门炎的目光开始变得严厉:“作为一族的领袖,你不应该把这份力量据为己有……”

“那么团藏可以?”鸣人的指尖轻搔过男孩的耳后,撸猫一样随意的动作配着不带情绪却节奏紧促的话让人无端心生寒意,“百年前那场战役得到的宇智波的眼睛,还是不能满足他?”

“你要弄清楚,他是为了木叶。”小春加重了语气,甚至有些不悦,“你上位以来近两百年,他一直在致力于扫除木叶的黑暗,而你……”

“而我只会跟你们对着干,做什么事都毫无建树,像个只知道成天瞎嚷的傻逼,嗯?”鸣人低声笑出来,话语里畅快得不像是在骂自己,但当他抬起眼时,眼底的苍蓝像是覆了层冰,“我想是你们需要搞清楚,初代以来木叶就从未扩张,现在占据了火之国半壁江山的木叶,除了初代的南贺,哪一块版图不是我打下来的?而你们,嘴巴一张一闭就是跟我要这要那,以往就罢了,我踩过的地方多了去,给你们多少座城也不是什么值得动气的事,但这次……我不知道你们的企图,但跟我要我咬过的东西,在我看来就是挑衅。”鸣人语气冷淡,态度不软半分,“团藏太贪心,披着大义的皮想一家独大,也不低头看看自己踩着多少骨头。说到底,如果我有一点风吹草动你们就要看不惯,总是希望事事都顺你们的意,那倒不如他直接坐到我这个位置上来。”

壁炉里的木材啪地迸出一簇火花。

“……如果你执意。”许久,小春说话了,她的表情变得古井无波,像来时那样死气和刻板。她和门炎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之前深深地望了鸣人一眼:“好自为之。”


“听起来挺爽的……”鹿丸嗑着瓜子,纯一副听戏的做派,“不过说实在的,你这样不太理智吧?”

“怎么算理智?把宇智波给他们?”鸣人没好气地抓走他一大把瓜子,“上世纪那场仗你知道,他们已经得到够多了,我不可能总是用忍让来纵容他们。”

“那倒也是……”鹿丸叼着瓜子点了点头,“不过你至少可以骂得委婉一点?”

鸣人不高兴了:“我辛辛苦苦骂走他们你就说这个我说?”

“哎行行行,你英明神武你说的都对。”鹿丸毫无诚意地棒读着,瓜子嗑得咔咔响。

鸣人喝了口茶嘁了一声,不对这敷衍的回答多作评论。

“不过你这家伙还真麻烦,总是你出魄力我们出苦力……”一脸倦怠的伯爵叹了口气,悠悠地抬头看起云来,“你说说这次又是为了什么?那个宇智波?”

没想到他问话的对象没再插科打诨,反而单手摩挲着下巴沉吟了一下:“算有一点吧……”

“哦?”奈良伯爵似乎对此颇感兴趣,看云的视线也转向了对面的老朋友,“我倒有点好奇……你把宇智波当什么?”

“嗯?”鸣人似乎被问愣了一下,但旋即就不甚在意地耸耸肩,“养得开心而已,谁想那个?”

“……所以果然是宠物?”

鸣人对这在他看来不解风情的言论嗤之以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但茶还没入半口,鹿丸就看见这个男人动作顿了一下。

那口茶还是没再喝下去,鸣人若有所思地放下茶杯:“等我一下。”

鹿丸也没问,只看着他的背影,约摸有了个答案。


出了那亭子,鸣人不紧不慢地在花园里一番七拐八拐,“碰巧”和到处乱转的黑发团子撞了个满怀。

“唔……”小团子踉跄着后退几步,低头揉着自己撞疼的鼻子,软软的童音里带着焦躁的低气压,“对不起……”

不小心惹到别人的时候要说对不起,这是鸣人教的。

鸣人不禁莞尔,蹲下身去伸手替他揉鼻子,在小家伙懵懵懂懂抬起头的时候适时地递上声线温暖的问候:“早安。佐助。”

那双半是迷蒙的黑眼睛霎时从混沌中清醒,下一秒佐助甚至忘了鼻子上还按着一只手,猛地扑进面前人的怀里:“鸣人!”

猝不及防被扑住,鸣人只好调整了一下姿势把佐助抱起来。说实话,小家伙第一次热情得让他感到有些难以招架。

握了握那双冰凉的小脚,鸣人的声调威慑性地压低:“怎么不穿鞋?嗯?”

“鸣人……”男孩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小脑袋抵在他的颈窝里,声音也闷闷的,“我找不到你,还以为你不见了……”

鸣人心里的某个角落被这委屈的诉词戳得一软,把怀里的佐助向上托了托,凑近男孩白嫩的耳尖亲了一下,话音也暖沉下来:“小笨蛋,你不是找到我了吗?”

“嗯!”被安抚过后的小佐助情绪稳定了不少,他在鸣人的手臂上坐直身子,肉肉的两只小手捧上鸣人的脸颊,稚嫩的脸上一派严肃,“鸣人以后不许在我睡觉的时候丢下我跑出来。”

苍蔚的蓝眸从从容容地和那纯粹得近乎偏执的黑眸对视,唇边笑意自起:“啊,那可不行。”

没料想到会被拒绝的男孩双眼睁大,眸子里像是被墨浸染开一层失落:“为什么……”

“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啊。”比稚童肌肤粗砺很多的指腹轻轻按上男孩的眉心,鸣人嗓音带笑,“就像佐助也会丢下我睡觉一样。”

佐助垂下眼睫,眉间的蹙脚满是固执:“我们,可以一起睡……”

“我们每次都是一起睡的呀。”鸣人好笑地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尖,“但是佐助总是睡得比我久很多啊我说。”

“……”佐助不服气地鼓起双颊,小手开始揪弄那张俊气的脸皮,“反正鸣人要先告诉我会去哪里,不然我会生气的!”

扯在脸上的力道并不大,但漩涡亲王还是配合地讨饶:“好好,以后会的……”

小佐助满意地轻哼一声松了手,想了想,又伸手给那张印子都没掐出来的脸揉揉,小嗓音轻声软气:“我睡醒了以后会去找你的。”

轻笑一声,鸣人吻了吻男孩的鼻尖:“好啊。”

哄好了小祖宗之后,鸣人便抱着人往回走。鹿丸那厮大概又已经悠闲自在地看起云来了,但肯定是少不得要说自己几句麻烦的。

“鸣人。”一下一下捋着鸣人颊边胡须的佐助出声了,“你之前去哪里了?

“去见朋友。””鸣人简单地回答。

“朋友是什么?”然而佐助又有了新问题,他直觉这东西不像番茄那么简单。

“朋友……就是可以一起做开心的事重要的事……总之能一起做很多事的人。”鸣人斟酌着词措,最后干脆随意起来。

“那、我和鸣人是朋友吗?”小孩子这么问的时候大眼睛里满是黑亮亮的希冀。

“唔,当然啊。”鸣人漫不经心地笑起来,“我会一直是佐助的朋友的。”


当鹿丸的视野里重新出现那抹金色的时候,黑发团子正抱着那人的脑袋凑在旁边亲亲蹭蹭,这景象令他不禁眯了下眼睛。

——有点刺痛。

但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因为他们很快来到他面前坐下。

“佐助,这是鹿丸。”鸣人向那个男孩介绍。

“鹿丸。”佐助咀嚼一样念着他的名字,然后抬起大眼睛看过来,“鹿丸是鸣人的朋友吗?”

“啊。那家伙这么跟你说的话,就算是吧。”鹿丸的语气一如既往懒懒的。

佐助不知道这人口中的算是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下一步对话。

“那么,”佐助的眼神开始认真起来,“鹿丸有和鸣人亲亲过吗?”

“噗、咳咳……”正在喝茶的鹿丸成功被呛到,一旁的鸣人也噗嗤一下笑了。

佐助不悦地撅起嘴巴,他感到自己的认真没有得到这两人的重视。

不及鹿丸缓过来开口,鸣人就先侧身过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话音里不住带笑:“佐助说这种话我可是很伤心的我说,要知道我朋友虽然有很多,但我可只亲过佐助啊。”

“可是,我和鸣人是朋友,鸣人还有很多别的朋友,鸣人可以和我亲亲的话,也可以和他们亲亲。”智商突然上线的小神祇理直气壮。

“那不一样我说。”像是为了说服面前这个男孩,鸣人还俯身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可以亲亲的。”

嗯?突然被灌输了新概念的小佐助眨巴眨巴眼睛,半信半疑:“是这样吗?”

鸣人对上那双黑眸子,眼神里是极具感染力的笃定:“就是这样。”

TBC.
顺过气来的奈良伯爵:……mdzz

_(:з)∠)_悄咪咪把手机撸来学校一晚上,先码一章以报催更的小天使……

评论 ( 11 )
热度 ( 125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