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All My Love is Your Blood(3)

  (外表年龄23岁的)血族亲王鸣x(5岁)的神祇助,想写骚鸣和养成的产物。
  ooc轻喷_(:з)∠)_

3.

自从那个孩子被带回王城之后,众人发现他们的亲王大人似乎提前走上了育儿大道。

他会牵着男孩的小手从花园这头穿逡到那头,不时俯身耐心地回答一个接一个的“是什么”“为什么”。

他会让男孩的小脑袋枕着自己的肩膀入睡,轻拍着男孩的背在秋千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最让人直观地感受到他们之间难言的暧昧的是某次晚宴的一幕。席间亲王大人优雅地切割餐盘内的肉脯,慢条斯理地咀嚼口中的食物,得体的举止和俊气的面容在一众偷瞄他的女人眼里甚是养眼。

但在与他共座的男孩突然抬头把嘴唇贴到他唇上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金发男人眼神都没变一下,他抬手轻轻抚着男孩的后脑,稍稍后撤离开了那软嫩的唇,语气平和:“佐助,吃饭的时候不可以随便亲亲的哦。”

年幼的神祇扁了扁小嘴,有点委屈和懊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亲鸣人的,可是……”他黝黑的眸子巴巴地把目光垂向鸣人的唇,声音低了下去,“我也想吃……”

亲王喷出一个轻笑的气音,一手揽着男孩,一手把叉好的肉块送到那张下瘪的小嘴前,看着对方眼睛一亮一口咬下,才不紧不慢地捏了捏那一鼓一鼓的腮帮子:“想吃东西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但是和别人抢东西吃是非常危险的哦。”

小家伙嘴里嚼着东西半懂不懂但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周围人皆是暗暗捏了把汗。众所周知,亲王极是厌恶和别人一起分享食物,不管平日里多么和善近人,只要有人觊觎他的食物——哪怕仅仅是觊觎而已,那双不久前兴许还和你亲切交握的手就会迅捷而猛力地掐上你的脖子。然而那个抢食抢到他嘴里的孩子居然还好好地坐在亲王大人的大腿上,愉快地消灭着他盘子里的食物。本应暴起的亲王却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男孩的背,温声提醒他不要吃太急噎着。

直至晚宴结束金发男人的眼角都还一直带着暖如四月春阳的笑意,这和往日相比大相径庭的反差难免让人感到诡异。

那次之后,亲王就开始频繁地带男孩出席各种晚宴,而其目的看起来似乎也不过是给男孩找个食材齐全的地方吃饭罢了。但这依旧让各方不敢怠慢,甚至许多贵族开始为宴会置备许多对他们自己而言都陌生的食材,比如米饭和果蔬一类。虽说他们的主食本就既能饱腹又能解渴,但为了响应亲王宠物的需求——是的,这个男孩已经被认定是宠物了——挥金如土的贵族们并不介意这一点小小的破费。

但今天的餐会不是这样。

男孩的小手捧着饭团,一口一口地吃得认真,周围一众人看着他吃完一个又接一个,大气都不敢出。金发男人慵懒地一手支抵在脸边,另一只手轻柔地揉弄着坐在他腿上的男孩的发顶。

餐会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活动,但它一季开办一次,是个给大家分享奇珍异味提供平台的盛宴,大多数人都不会缺席——但眼前这个给男孩顺毛的金发男人往常是不在出席之列的。自然依照惯例,一众贵族留出了他的席位,但根本没有准备相应的接待品。

比如番茄和饭团。

所以桌上余留的小半盘饭团以及男孩手上拿着的那个,全都是金发男人刚刚做的。

男孩眉眼间还是有点不开心——饭团很香很软,可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味道。但是鸣人说了不可以挑食,想到这一点的佐助继续不开心地吃着饭团。

在场的人都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场面更加死寂。

“我之前不知道……原来你们最热闹的时候,还会给我留个位置。”这时鸣人不咸不淡地开口了,上扬的尾音好像真的很意外,但懒懒抬起的眼睛里是令人不敢相对的锋芒。

坐得离他最近的樱耸了耸肩想打个圆场:“你真是说笑了……你可是一族的首领……”

她的话音还没落尽鸣人就是一声轻笑,像是没有忍住被一个笑话撩起的笑意那样,但声音可以说是毫无温度。

“嗯,所以你们就给我留了个位置……也只是留了个位置而已。”

樱意识到自己在火上添油,于是她闭上了嘴。坐在鸣人另一侧的鹿丸用手抓了抓头发,低声抱怨一句麻烦死了。

鸣人的不悦已经很明显了,这种场合的准备不周到不难让人联想到下属政治上的阳奉阴违,几个上位的伯爵也没有再开口劝解的意思,于是场面又复沉默。

“鸣人。”这时亲王腿上的男孩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角,把没粘有米粒的小手伸给他看。桌上的盘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清空,男孩黑黑亮亮的眼睛仰起来看着鸣人,倒有几分邀功的意味。

鸣人的眼睛对上佐助的时候自然而然地透出暖融的笑意,他拉起面前的白嫩的小手,在男孩小小的掌心里亲了一下:“佐助真乖,吃饱了吗?”

佐助乖巧地点了点头,不对胃口的食物带来的不快轻易地被鸣人的亲亲化解了。

“可是我饿了诶。”鸣人好像遗忘了周围的一众同族,自顾自地和男孩互动起来,“佐助说要怎么办呢?”

佐助察觉不到气氛的凝滞,他很懂事地摸了摸鸣人的眼睛,软声问:“鸣人想吃什么呀?”

“我啊……”那双蓝眼睛漫不经心地稍稍眯起,其间是极其惑人的深笑,“想吃佐助。”

佐助愣住了。他眨巴眨巴那双透亮而迷惘的大眼睛,犹疑地重复:“鸣人想吃我?”

“可以吗?”鸣人捋按着男孩那因困惑而蹙起的眉心,轻缓地用了征询的语气。

“我……是可以吃的吗?”好像完全不认为鸣人吃自己有什么不对,佐助看起来只是像纠结为什么番茄不长在树上那样,在纠结自己为什么会是一种食物。

“可以哦。”鸣人笑了,像是之前解答佐助的一个个幼稚的问题一样耐心地回应着,“而且啊,佐助看起来超好吃的说。”

“……那,鸣人想吃的话,就吃吧。”虽然对自己是食物这样一件事情感到有些郁闷,但佐助还是同意让鸣人吃他。

鸣人的手指从佐助的眉心滑向他的后颈,不轻不重地按了按那截稚嫩脆弱的颈椎,为这孩子顺从的表现勾了勾唇,“不过,可能会痛哦。”

“……?痛是什……呜!”

鸣人突然俯身过来咬开自己颈侧皮肤的动作让佐助睁大眼睛,没有抑制住的痛呼在和鸣人只有咫尺之隔的喉咙里震颤着。

佐助几乎是一瞬间就抓紧了鸣人的衣襟,他咬着下唇尽力地想要压下那尖锐得钻心的疼痛带来的声带的颤抖,半阖的眼帘下睫毛一颤一颤,眸子里带着晶莹的水波。

鸣人摩挲着男孩后颈的轻柔像是在安抚一个做噩梦的孩子,而咬在颈上的力道却明明白白地显露出强势的侵犯。耳边佐助的呼吸因疼痛而变得急促,鸣人轻轻松口,唇齿滑下几寸,不等他缓过来又刺入新的领域。男孩的喉中隐隐又泄露出呜咽,鸣人抚慰般地在他颈侧轻轻喷洒着温热的气息,而锋利的犬齿又缓缓地嵌入几分。

餐厅里的氛围开始变了,亲王突如其来的进食和空气里若有若无的血味提醒了他们这个聚会最初的目的。嗜血的本能开始在他们的血管里沸腾叫嚣,虎视眈眈的视线也纷纷向亲王怀里的男孩投了过去。

但是没人敢动。

因为这时头抵在男孩颈侧的亲王抬了抬眼睛。

带有一道如野兽般狰然的竖瞳,那双血红的瞳孔淡淡地朝他们扫了一圈,微微眯起。

这种无声的威慑无疑是相当有效的,但深刻在血脉里的本能根本没法偃旗息鼓,于是一众血族只能眼巴巴地难耐地看着。和鸣人同坐一桌的伯爵们显然就要自持很多,虽然不免为难得的美味心神动摇,但这时还是十分清醒地互相递着复杂的眼神。

自那一眼后鸣人就没有再理过周围的人。他把那吮血的利器从男孩细嫩的皮肤里抽出来,对着那两个深浅不一的咬痕温柔地舔吻着。

“……鸣人……”小孩子的声音软糯得像他不久前才吃的饭团,而其间的委屈却像是在控诉某个混蛋的罪行,“难受。”

“对不起啊,佐助。”而被控诉的混蛋毫无自觉,亲昵地用唇舌蹭了蹭那已经开始浮出暧昧痕迹的伤处,真心实意般好声好气道着歉,“是我太过分了,佐助不要生气好不好?”

男孩瘪着小嘴,水雾还未散尽的黑眸显出一种赌气的意味,看起来这次不打算简简单单就松口。

“佐助……”刚才冷漠暴虐的行径仿佛只是错觉,男人晴蔚的蓝眸里盛着真挚的歉意和无限的温柔,低沉的嗓音里也溢着阳光的温度,“佐助要是生气的话,我也会很难过的。”

这句话似乎让努力端出油盐不进形象的佐助动容了,但他还是没有忘记刚才经历的疼痛——那对第一次尝到这滋味的佐助来说太刻骨铭心了。

“……鸣人亲亲我,我就不生气了。”最后佐助还是选择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来和鸣人妥协,他用发凉的小手安慰般地摸了摸鸣人的脑袋,“鸣人不要难过。”

鸣人不可抑制地弯下眼角:“好。”

握住那只冰凉的小手,鸣人抱着他站起身,话语间是温和的哄劝:“回去以后吃番茄好不好?”

“还要鸣人的亲亲。”佐助趴伏在鸣人的肩头,认真地强调。

“嗯,都给佐助。”鸣人从善如流地应着,笑意盈满眼底。

看着亲王无视身后的窃窃私语,一步一步旁若无人地离开,樱在座上不住地翻着白眼:“我靠,幼不幼稚?幼不幼稚?”

鹿丸非常理解这位女士爆出久违脏话的心情,因为他现在也是既好气又好笑。但说到底,亲王出席的目的只是为了这样幼稚的宣告主权,对他们这种上位权贵而言已经是相当不麻烦的情况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背地里编排这位老朋友,于是一桌人都“幼稚幼稚”地摇着头。

“其实我们应该为鸣人君高兴。”这话是微笑的佐井说的,“他终于有了一个血仆不是吗?”

他话才说完,满桌都是此起彼伏的“噫”。

“血仆?”他邻座的井野嗤之以鼻,话语间满满的都是嫌弃,“看看捧得跟什么似的,要不是看着他捡回来,还以为是他儿子呢。”

“儿子,呵,”今天近距离被亲王驴过的樱冷笑一声,“他当初追我要有对他‘儿子’一半骚,我俩早成了。”

这话题牵扯大了,樱成功地拉到了一票女性的声援,剩下的男同胞面面相觑,不打算加入这庞大的声讨亲王的战场。

餐会重新开始,各式各样衣着光鲜的人类被执事拴着脖子牵上来抬上了餐桌,他们无措地被驱使着爬向座中的贵族,以最新鲜的状态被食客们品尝。

鹿丸事不关己地喝着小酒,长久以来,同样的场景已经重复过太多遍,不是没有过心悸,是已经对此麻木了。他无所事事地想,这场面若是落到人类的眼里倒真像是群魔乱舞。这个本只是一时闲情的想法却忽然勾起了他其他的联想。

——鸣人在餐会开始前把那个兴许还不清楚什么是血族神族人类的孩子带走,该不会就是不想让他被吓到吧?

TBC.

评论 ( 29 )
热度 ( 120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