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All My Love is Your Blood(2)

  (外表年龄23岁)血族亲王鸣x(5岁)神祇助,想写骚鸣和养成的产物。
  _(:з)∠)_ooc请不要客气地轻喷。

2.

换上一身浴袍的鸣人抱着佐助走回自己的寝殿,从温泉场过去并不远,他便也省了穿正装的力气。佐助身上也只裹了一条浴巾,他就着鸣人抱他的姿势坐在鸣人的手臂上,一手伸出浴巾力道不重地揪着鸣人脑后的一小撮头发,把那几缕并不扎人的金发抓在指间揉来揉去。鸣人对佐助的小动作不甚在意,他漫不经心地拉过浴巾的一角拭着男孩颈间的水珠,视线随意落在一处。

佐助莫名上瘾地又搓了两把手心的发丝:“鸣人。”

“什么?”鸣人随口应声。

“你真的……好快呀。”黝黑的忽闪的眼睛里盛着发现什么新事物般的小欣喜。

“……哈?”佐助感到自己臀下的手臂一僵。

不及佐助伸爪拍拍那只手臂以示抚慰,不远的回廊拐角传来一声不大不小却异常清晰的噗嗤。佐助扭头望过去,那头一个樱色头发的女子一手捂着嘴,肩头被笑带得一颤一颤;她旁边站着一个瘦高的黑发男人,过于苍白的皮肤和莫名诡诞的笑靥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冷意。

他们朝这里走了过来,佐助想了想,还是用浴巾里的另一只手隔着软和的布料摸了摸那只还有些僵的手臂,放在鸣人头上的手也老实地不再作乱,但还是没收回来。

来到近前,女子肩头的颤意才渐止,掩在嘴边的手也收成拳,一声清咳故作端庄,眼中笑意却不掩促狭:“鸣人,原来你还挺快?”

“……”鸣人生生压下额角的青筋,笑容不崩却自带一股黑气。

佐助在鸣人的手臂上端坐着一言不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两个陌生人。

然而一只手冷不丁从对面伸过来捏住了他的一边脸,“这么一看长得还真好啊。”手的主人俏皮地轻眨一边眼睛,莹翠的绿眸闪动着亲和的活力,但颊边受着的不知轻重的力道还是令佐助没能生出多少好感,他下意识扭头想要避开女子的动作,但这一扯不但没能助他脱离苦海,反而让自己的脸蛋遭了更大的罪。佐助没想到她的手劲有这么大,登时皱起秀气的眉,难受得忍不住唔了一声,下意识就往鸣人怀里缩。

“好了。”他感觉到另一只手按上了自己的脸,把掐着——已经不能称作是捏了——他脸蛋的手掰了开,捂着他的脸侧身往怀里护了护,“别弄他了。”温热的掌心抚上脸上被蹂躏过的地方,指腹很怜惜般地细细摩挲过隐有闷疼的腮帮子,不适感仿佛都被轻柔地揉抹去了,“你看都肿了的说。”

“哈?”才半不情愿地收手的樱不干了,“我力气哪有很大了?”

见两人开始陷入一种久违的幼稚争论中,先前一直微笑着倾听他们谈话的黑发男人转向了被鸣人抱在怀里好生揉脸的佐助,气色苍白的脸上还是挂着不够自然的笑,出口的话语却直白得可怕:“佐助君和鸣人一起洗澡的话,应该已经看过鸣人的小鸡鸡了吧?”

鸣人直接黑了脸,樱转过头去噗地一声笑开。

佐助抬起干净纯黑的大眼睛,没有一丝杂质的眼底盛着纯粹的疑惑:“小鸡鸡是什么?”

樱再也忍不住,捶上鸣人的肩膀大笑起来。

佐助忧心地感受着随着樱的动作而从鸣人身体传过来的震颤,忍不住瞄了一眼鸣人的表情,看到的就是一派习以为常的气定神闲。

鸣人好厉害。佐助在心里默默地赞叹着,又郁闷地瘪了瘪嘴,可是她为什么要笑呢?

对面的男子似乎很好为人师,笑眯眯地接口道:“小鸡鸡就是……”

“佐井,这个问题就不劳费心了我说。”鸣人把佐助的脑袋按近自己的颈窝里,笑容里带了点警告意味的咬牙切齿。

早已离了鸣人肩头的樱站回佐井身边,她扫了眼被鸣人拉上浴巾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佐助,莹绿的眸子里沉下了几分若有所思:“你该不会……”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鸣人没有给樱把话说完的机会,撂下一句话就举步离开。

樱没有拦,也没再说一句话。佐井看了她一眼,也跟着保持沉默。他们就这样听着那个男人的脚步声愈行愈远,直至消失。

“这家伙……还真是。”站在原地的樱忽然慨叹一句。

佐井看着她,他不太确定她指的是什么,所以没有接话。

“也不难理解。”樱又自顾自地笑出来,“毕竟闻起来还挺好吃的。”

佐井望了一眼鸣人消失的方向,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不置可否。



鸣人把佐助放在床上,蹲下身给他擦头发。佐助拉紧身上的浴巾,不时地去瞟那双眼色暗沉的蓝眼睛。

鸣人好像不开心。佐助想,是因为刚才那两个人吗?

不开心归不开心,鸣人擦头发的力度还是相当适中的。佐助在心里转了几圈手指,还是决定开口:“鸣人。”

“怎么了?”鸣人把毛巾拿开,手掌覆上佐助的头顶揉了揉确定是否够干。

从鸣人手心传到手掌来的温度给佐助打了些气,让他能够顶着“鸣人不开心”的低气压把那个在心里轻轻挠搔的问题问出来:“到底什么是小鸡鸡呢?”

鸣人按在他头上的手一顿。

佐助眨巴了一下眼睛。

鸣人移开了放在他头顶的手。佐助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却被鸣人倏地抓住肩膀。

“佐助。”鸣人垂眸对焦上佐助的眼睛,看见他蹙动的眉头,竟勾唇笑了笑,蓝眸像将雨天空下的海面,涌动着令佐助陌生的暗潮,“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佐助仰着小脸,眸中的迷茫和瞳孔剔透得如出一辙:“你是鸣人啊。”

鸣人眼中的情绪一滞,紧捏着那生嫩肩头的手下意识松了劲。

他突然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这孩子近乎愚蠢的单纯,又像是要压下心里突然萌生的绮念。

佐助疑惑地一歪头:“鸣人?”

他不知道。鸣人的手顺着佐助的肩向上滑了几寸,虎口轻轻卡在了柔软而又脆弱的颈侧,男孩偏头的动作让那里的皮肤更贴近了掌心,但他对自己要做的事情一无所知,像是一只好奇凑近铡刀的羔羊。

鸣人缓缓收紧扣住男孩命门的手,慢慢俯身向他的颈侧靠去。鲜活的脉搏在他的掌中跳动,仿佛能看见被细嫩皮肤包裹的若隐若现的血管里淌过对他有着致命吸引的毒。鸣人把唇贴上去,伸舌轻舐了一下。甜味的……他把头埋进去,闭上眼睛深嗅一口,不久前才被水汽蒸熏过的余温带着那毒药的芬芳一同充盈于鼻息。只要把这里咬开……

佐助肉肉软软的小手摸了摸鸣人搁在自己肩上的脑袋,声音里带了点担忧:“鸣人?”

……然后呢?让他成为那些被圈养的食材中的一员么?让他也被其他像自己一样的人这样宰割么?

冲动的产生和消弭只是一瞬间的事,鸣人松开钳制住佐助的手,双臂环过他后背,把他圈进怀里。佐助乖乖地窝在这个把自己拐带来的小小空间里,时不时地蹭他两下。

鸣人心底忽然生出一种柔软的情绪。他揉了揉小家伙那比自己的心绪还要柔软的发顶,有了豁然开朗的好心情。

“抱歉啊,佐助。”鸣人捉住那只摸着自己脑袋的小手,从佐助的颈侧稍稍退出来,低下头看他,眉眼弯出一个极具欺骗性的温暖笑容,“我只是有点饿了。”

把脸埋在他怀里的佐助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什么是‘饿’呀?”

“就是想吃东西啊。”鸣人随口回应,但不疾不徐的语调让人觉得他很认真也很耐心,“吃知道吗?”

“知道!”佐助眼睛一亮,邀功般地抢答,“就是……唔……”佐助纠结于自己过于贫乏的词汇,最后又想到什么般向鸣人扬起小脑袋,“就是这样!”说着他抓过鸣人的一截手指,毫不含糊地咬下去。

力道不重,应该只是想做个示范,但鸣人依旧觉得十分好笑——被别人咬这种事,好像只存在于那些遥远的回忆里了,今天猝不及防地重新尝到这滋味,难免有些心情奇妙。

“嗯,就是这样。”鸣人把他向上托了托,极近地对视着那澄澈的黑眸,把唇抵上男孩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笑了出来,“佐助真聪明,奖励一下。”

佐助的脸上是没回过神的怔愣,他抬头看着鸣人,双颊无端浮现出浅浅的红晕,伸手摸了摸刚才被鸣人亲过的地方。

“鸣人……这个是什么?”佐助放出嘴中的手指,眼睛里露出不明觉厉的难为情。

“这个就是亲啊。”鸣人轻笑一下,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脸蛋,“佐助喜欢吗?”

“……喜欢,是什么?”

“唔……”鸣人看起来有点无奈地挠了挠额角,但眼中的笑意一点没变,“被我亲的时候,佐助觉得开心吗?”

“……开心。”佐助一手还捂着额头,红着脸小小声地回答。

“那佐助就是喜欢我亲你啦。”金发男人轻快地下了定义。

黑发的稚童垂着眼帘,脸上的红晕还是没有消退。他很苦恼也很困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脸上发烫也不敢看鸣人。

过了半晌,佐助小心地抓住了鸣人的衣角,轻轻开口:“鸣人说会每天都亲我……是真的吗?”

鸣人看着那白皙的颊边余留的绯色,压低的嗓音带出笑来:“当然啊我说。”


TBC.
结果最后还是没能知道小鸡鸡是什么呢(托腮)

评论 ( 21 )
热度 ( 113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