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萌的姿势与撩的技巧(中)

  猫妖助。自己爽的产物。
  受到鸣人日夜熏陶而练就了口遁功力的九老师233

“九尾。”佐助不顾九喇嘛拼命抵抗,把它抱起来和自己平视,“今天继续吧。”

九喇嘛挣扎了好一会,意识到自己已经逃脱不能,才放弃了抵抗,瞪视着面前挺拔俊秀的黑发少年。

在这个久违的休息日下午,本来应该是鸣人抱着佐助温馨午睡而自己窝在客厅统治电视的美好时光,可鸣人接到同事打来紧急求助的电话匆匆出了门,佐助这厮便毫无顾忌地现出原型,自己为了守住老底,还得陪着他研究如何攻略漩涡鸣人这一艰涩课题。

“你这样迟早是要玩脱的。”九喇嘛不止一次劝说佐助放弃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老老实实当一只猫不好吗?有人养有人陪,有的吃有的睡,一辈子不就这样嘛。”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这个白痴一直当成一只除了吃就会发脾气的狐狸。”佐助不屑地轻哼一声,“我才不会像你这样,我要和鸣人成为朋友。”

哦对了,朋友。九喇嘛翻了个白眼,佐助坚持把他近段撩骚的举动称为搭建友谊的桥梁,虽然你一脸正直很有道理,但你能先放下手上那本《亲热攻略》再说话么?

佐助并不知道小狐狸在心里编排自己,他把不再挣扎的九喇嘛放在自己腿上,把书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

“九尾。”佐助看着书页上的插画,很不明白似地蹙着眉,“这本书上说的真的有用么?”

“这本书可是富有经验的文坛巨匠的作品。”九喇嘛摇着尾巴慢条斯理,“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对,那一定是实际操作出了问题,这本书的理论知识还是很可靠的。”

“……”佐助咬着嘴唇,“可我按照这本书上说的做了,”他润白的手指戳着书页上的一副插图,“但是鸣人没有像书上说的那样,把我抱起来亲一口。”

九喇嘛抖了抖毛,听起来真辣耳朵。

“我觉得,”九喇嘛趴在书上研究了一会这张插图,一本正经道,“你用人形来做这样的动作应该比猫形更有杀伤力。”

佐助疑惑地看着它。

九喇嘛也不管佐助到底听没听懂,翻过几页,一爪子拍在另一张插图上,画面中的一个人手撑着桌面,另一个人搂着他的腰,两个人的头暧昧地抵在一起:“包括喂食的这个,如果你用的是人形的话,鸣人绝对会被你打动的。”

它面无表情地棒读着不负责任的话,一心只想快点结束今天的“课题”,回窝睡觉。

“可我还没有和鸣人成为朋友,怎么可以让他看到我人形的样子?”佐助依旧没有松开眉心,一脸不认同。

“……”九喇嘛不耐烦地晃晃耳朵,但突然划过脑海的一个想法让它按捺下了和佐助对喷三观的冲动。它转过头,深沉着一张狐狸脸和佐助对视:“佐助,你要是想和鸣人成为朋友,就要拿出你的诚意来。”

佐助感受到九喇嘛不同以往的认真,便下意识正襟危坐,点点头做出谨听教诲的样子。

哼,到底是太年轻。九喇嘛在心里桀桀冷笑,以前总抢我肉,这回该我扳回一局了。

“人类之间的友情,是很高尚的一种情感。”九喇嘛捕捉到佐助眼中的赞同,心道有戏,“这种情感不像亲情那样没有血缘的维护,也不像爱情那样有欲望的支撑,可以说是人类之间最纯挚的一种情谊。”

佐助继续点头,简直要掏出小本子记下它的话。

“所以建交起友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九喇嘛开始盘坐在那本书上,一本正经地继续胡说八道,“这种撩拨心弦的举止只是看起来亲密,实际上没什么情感内涵。我活得比你久,这种事当然也见着了很多。”

瞄了眼发现佐助已经听得入神了,九喇嘛当即一甩尾巴,在书面上发出不大不小的一声啪:“真正想要和人类建立起友情,就应该向他们展现出自己最真实最真诚的一面!让他们感受到你的诚意,打动他们,然后他们也会向你展现出自己的真诚!这样一来,友情就会被建立在你们彼此之间,你们也可以真正达成坦诚相待,互相理解了。”

九喇嘛自觉自己从电视剧上学来的遣词造句的水平应该不差,就算不能写出屁股下这样的文学巨作,哄哄佐助应该是够了。

果不其然,佐助陷入了沉思。

“你的意思是……”佐助墨色的眸子缓缓眨动了一下,“我只有用人形和鸣人相处,才能让他感受到我的诚意?”

九喇嘛心里咯噔一下,居然从一堆瞎逼叨的话里总结出了中心思想,没想到这厮还不太好骗。

但它还是故作严肃地点点头:“没错。”

佐助的目光又回到了书上,九喇嘛忙不动声色地挪开屁股一点,好让他看清楚。

“如果我用人形和他做这样的事情……效果会更好?”佐助不确定地自语。

九喇嘛绷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佐助低下头,摸了摸身上穿着的鸣人的衣服——为了不赤身裸体地待在家里,他去鸣人的房间翻了一件出来——衣服上有着鸣人常用沐浴露的淡淡香气,和今早他扒开鸣人衣领后闻到的是同一种味道,暖暖的,很舒心。

有点奇怪吧,味道怎么会有温度呢?

“如果……不行呢?”佐助低声问,不知道是对九喇嘛,还是对自己,“如果他不能接受我这个样子呢?”

佐助想起很久之前,鸣人把自己捡回家的那天。空气是雨后的湿重,他坐在角落里,舔着自己身上和其他猫撕扯后留下的伤口。其实那天也没什么特别,他本来打算再舔一下就走的,但不知到底是被雨水洗礼过的伤口太过疼痛,还是舌尖的温度对伤口来说太过难舍,他就这样坐在角落里,舔了一下,舔了两下,舔了很多下。人总是会累的,猫也会。虽然他活得没有人那么复杂,但总有某个时刻会让人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倾泻出来。他暂且不想像那些成天就会疯挠除自己以外的其他生物的野猫一样——没错,就算他没有归宿,他也坚信自己不是野猫——于是他发泄负面情绪的方式大概就是舔自己的伤口,舔到舒服为止。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这样自顾自发脾气的样子有多可爱,他只知道当他舔得舌头发麻脖子发酸不得不停下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金发人类蹲在自己面前,愣愣地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佐助登时就把余怒发泄到这个人类身上,竖起猫瞳瞪他——没直接扑上去是因为它还恪守着自己的优良品格和所谓教养。

“呃,那个,我不是要故意打扰的我说……”说出来的话都这么蠢,佐助瞪得便更凶了些。

“我……我只是想问,你可以和我走吗?”那个人类也懊恼了一下自己说的第一句就是蠢话,但还是不放弃地眼巴巴地看着它,好像即使它不答应,他也要把它强抱走似的。

这简直挑战到了佐助的自尊心,佐助紧了紧踏在地上的肉垫,决心他如果真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它就给他好看。

“我,我会对你好的说!”那个白痴人类还在锲而不舍地劝它,看来是不会打起来了,佐助轻哼一声,那就不理他了,算是自己饶过他的。

它站起身体想走,却因为在角落里坐得太久双腿一软,地面上又是雨后的湿滑,它的身体便不自觉向一侧栽去。

但他还没碰到地面就被那个人类抱起,佐助本能地绷起全身的肌肉,却又忍不住贴近这个温暖的掌心,那是比自己的舌尖更动人的温度。

鸣人把它抱在怀里,丝毫不顾忌它身上的脏水弄湿了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伸手碰碰它的伤口,在它竖起毛时又赶紧顺毛:“你不讨厌的我话,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佐助眯起眼睛,机会?

“我,我真的会对你好的!”察觉佐助不友善的目光,鸣人忙继续道,“我家里还有一只小狐狸,它也会很高兴和你做朋友的!”

一个对自己好的人类……和一只种族不同的动物朋友?佐助摆出斟酌的样子,身体却没有丝毫自觉地开始蹭起鸣人的手心,好像……也不错吧。

鸣人见怀里的小猫安静下来,便把这当成了它的默许,一时也高兴起来,抱着它就往家走。那时的佐助还没有料到今后和九喇嘛极不愉快的互怼日常,但这个温柔的怀抱是真的,是热的。

但那是因为他是一只猫。如果需要鸣人给予拥抱的对象从猫变成了人……鸣人还会愿意吗?

说到底,是自己被养久了惯坏了,所以害怕没人养没人惯的日子而已。

九喇嘛看出来佐助的认真,心下对自己方才的一番胡诌有些后悔起来,佐助虽然脾气差,总和它相看两厌,但本质上不是个坏家伙,万一他真的听了自己的提议,用人形去毫无自觉地撩骚……鸣人接受不了也许真会把他丢出家门——不对,怎么听起来这么违和呢?

这样一想,九喇嘛安抚地用尾巴扫了扫佐助修长的手臂:“放心啦,他这么喜欢你,怎么也不会把你丢出去的。”

佐助抿唇,刚打算反驳,灵敏的听力就捕捉到了钥匙插孔的声音。

佐助和九喇嘛都是一激灵,佐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回猫形,九喇嘛赶紧从书上下来费力地掀上书页。

“我回来啦——”鸣人元气满满的声音在门边响起,九喇嘛卷着它的大尾巴尽力想把书拖到沙发下,好不容易从衣服里钻出来的佐助一个助跑起跳扑到鸣人怀里。

鸣人的注意力被怀里的小家伙吸引,连忙双手护住它以防它摔下去。佐助在鸣人的死角里向九喇嘛甩去一个眼神:快藏好!

九喇嘛就算没接收到也在努力拖拉那本书,它们总会在这种时候就会表现出莫名的团结。

鸣人把怀里的佐助往上带了带,笑着回身拉上门:“佐助是在欢迎我吗?这么热情我真的很开心呢。”

佐助攀上鸣人的脖子,把胳膊圈上去:“喵。”

“诶诶?是又饿了么?”

佐助恨铁不成钢地再次往这个不得要领的蠢主人脸上pia了一板子,白痴,在你眼里难道我就只会吃吃吃吗?

“啊啊又生气了吗?对不起啊佐助,我总是很笨,猜不到你的意思。”鸣人揉揉佐助的脑袋,话里还是透着笑音,“但我真的会对你好的——呐,如果不想吃饭,就当陪我好不好?我肚子饿了诶。”

“……喵。”白痴。

TBC.
写到九喇嘛那里的时候我满脑子What does the fox say……
有点奇怪的一章_(:з)∠)_为要亲身上阵撩骚的助作准备www

评论 ( 4 )
热度 ( 131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