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长大后这就成了黑历史(3)

  现代AU。心机幼鸣x单蠢幼助。
  一个简短得可怕的段子……

3.

“好冷啊……”鸣人说话的气音在空中呼出白汽,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使劲跺了跺脚。

佐助把脸探出被母亲拉得有些高的围巾,向双手哈气,点头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气温才6℃。”

鸣人撅起嘴,不太想和佐助聊今天的气温数值。他偏过头看了看佐助被白汽氲过的半露在衣袖外的小手,忽然就伸出手去将其中之一一把捉住,用自己也并不大的手掌把它裹在其中:“佐助的手到了冬天就总是凉凉的呢。”鸣人很惋惜什么一样叹着,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猝不及防包围了整只手的暖意让佐助下意识挣了一下,当然没挣开,手反而被更紧地握住。佐助把脸埋回围巾里,扭过头去。小伙伴的贴心之举让他很开心,但……还是太让人不好意思了……

“诶,佐助的手真的好难暖啊我说。”佐助正走神,鸣人换了个姿势拉着他的手,两人的皮肤接触面积又大了些。鸣人又摩挲了他的手一会,郁闷地扁扁嘴,歪头想了想,直接牵着佐助的手塞进口袋里:“这是我身上最暖的地方啦。”佐助因为鸣人的动作被拉进,被带着不由看向鸣人,恰好对上他盛着温暖笑意的蓝色眸子,“一定会很快暖起来的我说。”

“……笨蛋。”佐助转开眼睛,躲在围巾里小声说。

鸣人没听清,凑过去了一些:“佐助你说什么呀?”

“没……”佐助别过脸去,虽然鸣人总是喜欢和自己凑得很近,但果然还是不太习惯……

鸣人也没在意,自然而然地用自己的脸蹭上佐助的,有一搭没一搭地絮絮叨叨:“佐助的脸也好冰,应该好好保暖才对啊,像我这样多好呀。”自得了一下自己的体质,鸣人全然没有注意到佐助僵得反应不能的异样,反倒被佐助不知何时发红的耳尖吸引住视线,“佐助耳朵都冻红了吗!怎么都不说出来啊!”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脸还要贴在佐助脸上,鸣人一时没能找到什么能帮忙保暖的东西,佐助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申辩,鸣人就在情急之下——勉强算情急吧——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咦?佐助的耳朵为什么是烫的?”似是不相信般用嘴唇擦过佐助耳廓,鸣人最后百思不得其解地停在了佐助那莹白的耳垂上,无所事事地抿了一口,“还都是软软的呢……没有冻坏真是太好啦!”

TBC.

没有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卡在这里,我也很绝望啊_(:з)∠)_
一千字不到……第一次混更求轻拍_(:з)∠)_
这是一个天冷了而我没有对象并且全身上下最暖的地方就是口袋而引发的脑洞_(:з)∠)_

评论 ( 6 )
热度 ( 60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