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萌的姿势与撩的技巧(上)

  猫妖助。自己爽的产物。这一更短小。


佐助是鸣人养的第二只宠物。

严格来说,鸣人并没有把家里的两个小家伙看做是宠物,而是把它们当成朋友和家人——好吧,其实是大爷和主子。不过这无关紧要,鸣人总是不介意迁就自己的家人,他自己也乐在其中。

嘛,毕竟长得好看都是有特权的。鸣人最后敲了两下键盘推开笔记本电脑,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揉了揉蜷在怀里的毛团,觉得所谓幸福大抵就是如此了。

怀里的小家伙耳朵扑棱两下,半眯着初醒时水色潋滟的眼,伸出舌头舔了舔爪子。

被萌得心都要化了的鸣人压下举起萌物转圈圈的冲动,尽可能温柔地捋了捋它背上的毛:“佐助睡得还好吗?”

被顺毛的小黑猫舒服地阖上眼仰起头,软软地“喵”了一声。

天哪它好可爱我要养它一辈子!!鸣人在心里暴风呐喊。

佐助懒懒地蹭了蹭鸣人温暖的手心,抬起前爪攀上鸣人的胸膛,爬了两步半立在他身上。

鸣人屏住呼吸,低头与那双剔透纯黑的眸子对视。

佐助却不看他,脑袋埋进鸣人是颈窝里,抽动鼻子臭了嗅,抬爪扒拉鸣人的衣领。鸣人在家比较随意,扣子只是松松地系着,佐助没怎么费劲就扯开了小半排纽扣,顿时一大片健气的麦色皮肤和紧硕的肌肉就裸露出来。它低头又嗅嗅这片才展露在视野里的区域,终于满意了般地开始在鸣人的胸肌上舔了起来。

鸣人:?????!!!!!!!!!!!

佐助从来没有这么亲近我过!救命它好可爱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不行漩涡鸣人管住你的手不可以和佐助举高高会被它当成hentai的!

鸣人深呼吸几口气,控制不住颤抖地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小脑袋,毛茸茸的好软……不不不对……鸣人勉强咳了一声:“佐……佐助你是饿了吗?”

佐助用微润的鼻尖抵了抵他,凉腻的触感令人心猿意马:“喵。”

鸣人没能读懂它的意思,但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忍不住把佐助按进怀里一阵虎摸——但佐助每次毛被弄乱总会很生气。于是鸣人小心翼翼地双手环过佐助的腋下,把它举到自己眼前:“别舔啦佐助,你要是想吃东西我给你做木鱼饭团好不好?”

佐助沉默地看着鸣人,然后一爪子用力拍在他脸上。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鸣人下意识松了手劲,佐助借机挣脱了鸣人的双手,在鸣人身上找了几个借力点轻巧地跳跃几下,从容地落回地上。随后它恢复了以往的高冷形象,踏着小碎步一甩尾巴准备离开,仿佛刚才趴在鸣人身上舔人家胸肌的不是它。

“佐助!啊啊别生气啊我说!”鸣人追悔莫及地伸出了尔康手,“我不是嫌弃佐助舔我佐助不想吃饭团吃我也没关系但我是生的不好吃啊QAQ佐助!”

黑猫停住脚步,晃着尾巴好像在思考什么,它回头看了看眼泪汪汪的鸣人,眯起眼睛,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过来。

如蒙大赦的鸣人忙不迭地凑过去。

佐助扭开头,抬起肉垫按了按鸣人的鼻子。

鸣人高兴地一把抱住它:“佐助不生气了吗!那我们去吃饭团吧我说!”

书房的门被哐地一下甩上,一人一猫皆是被吓了一跳。

门外的小狐狸九喇嘛愤愤地踹了门一脚,仍旧不解气:成天就知道给佐助做饭团,大爷我的肉呢!

 

几分钟后,鸣人在厨房里忙碌,九喇嘛不爽地蹲在餐盘前吃着鸣人歉意准备的肉,余光瞥见黑猫的尾巴在自己身边晃,便忿忿地抬头瞪了它一眼。

佐助并不想和九喇嘛斗气,它提爪在地上画了个圈圈,向小狐狸表达自己的诉求。

狐狸大爷板着一张脸,摆明了不合作的样子。

佐助冷笑一下,转身不紧不慢地踱向饭桌边不远的冰箱,九喇嘛心里顿时生出不妙的预感。

那厢佐助已经打开了冰箱门,丝毫不顾忌透出来的寒气,拉开了冰箱的冷藏柜,把头探进去叼出一袋肉。

……!!那可是我的口粮啊!九喇嘛可以想象得到,佐助要是把这个叼进厨房,鸣人一定会因为心疼它开冰箱受冻而把这袋肉做成馅塞进佐助的饭团里!只要佐助再卖个萌喵两下,鸣人一定会乐得糊涂地把一整袋都倒进锅里!九喇嘛悲愤得几欲掀翻面前的盘子,但考虑到上面盛着的是自己的饭它还是忍住了。它倒是想冲上去和佐助大撕一场,但佐助嘴里还叼着它的肉……

佐助这个心机cat!九喇嘛恨恨地甩着尾巴。

一猫一狐对峙了一会,九喇嘛率先妥协,转回自己的小窝里翻东翻西。佐助见状把肉放回冷藏柜里,关上冰箱门,往九喇嘛那边小跑过去。九喇嘛从窝底扯出一本书,没好气地丢给佐助。佐助也不在意它态度的恶劣,把书拖到一边用爪尖勾开几页蹲坐在地上看了起来。

没一会厨房里传来鸣人的声音:“佐助!开饭了哦!”

佐助眼疾手快糊上书页一脚把书踹到沙发后面。

鸣人端着两个盘子出来,把其中一盘放在饭桌上,又走来客厅,把另一盘放在九喇嘛面前,笑着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小九也很饿了吧?多吃点哦。”九喇嘛嗅了嗅新来的盘子,看在鸣人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就不拒绝他摸自己的毛了。

安抚完九喇嘛,鸣人抱起了旁边的佐助,在触及它身体的时候诶了一声:“佐助你身上怎么这么冰啊?”

九喇嘛呵呵一下,开着冰箱吹那么久冷气当然会冰。

佐助往他怀里钻了钻,取暖般地蹭了蹭。鸣人心疼地摸摸它:“是地板太凉了吗?先吃点东西暖暖身体我说?”

凉个屁嘞,老子还在地上蹲着呢。九喇嘛一脸冷漠地吃着狗粮,不,口粮。

佐助难得顺从地喵了一声,完全看不出这和不久前还pia了主人一巴掌的是同一只猫。

九喇嘛翻着白眼,鸣人却颇为受用,动作轻柔地把它抱到餐桌上。佐助信步到盘子边,低头啃起了最爱的木鱼饭团,小尾巴愉快地晃着。

鸣人坐在一边慈爱(?)而又爱怜地注视着进食中的佐助,心道我佐真是小天使。

佐助吃着吃着,发现鸣人直直地盯着自己好久了。它困惑地思考了一下恍然想起鸣人还没吃午饭。回想了一下刚才从书上看到的内容,佐助咬起一个饭团,朝桌边的鸣人走过去。

“?”鸣人看着佐助小步小步地靠近自己,有些不明就里。

佐助走到他近前,仰起头稍稍踮起前肢,把衔着的饭团怼到鸣人的嘴巴上。

鸣人呆住。

九喇嘛双爪捂住眼睛:MD没眼看!

TBC.

其实是我自己想养(x)


评论 ( 9 )
热度 ( 211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