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长大后这就成了黑历史(2)

  现代AU。幼儿园。非常想写奶助的产物。
  流水账凑着看。
  如有ooc请不要客气地轻喷_(:з)∠)_
  (如果能算的话)这大概是我圈最鸡肋的蒙眼play和酒后乱性了……【望天】

2.

这是个闲得令人蛋疼的午后。

周末总是没什么事情做的,幼儿园并不会有什么作业——话又说回来,即使有鸣人也不会写——于是来到佐助家做客的鸣人,只能在床上咸鱼躺,侧头百无聊赖地看着坐在桌边看书的佐助的侧脸,终于忍不住了:“啊啊啊啊佐助!”鸣人骨碌一下翻过身坐起来,“为什么佐助总是看书不理我啊!书有那么好看吗!就不可以陪陪我嘛……”

佐助转头看他,有些迟疑:“我还以为你更喜欢自己去找别的东西玩……”

“怎么会啊我说!最好的明明是佐助啊!”

“……”佐助小脸一红,他赶紧别过脸去,“我没什么能陪你玩的啊……”

“怎么会!生活的乐趣是要自己去发掘的啊!”鸣人站起来双手握拳一脸热血沸腾,在佐助投来惊讶的目光之后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我爸爸说的。”

“……”佐助压下直接扭过头去继续看书的冲动,耐心地问,“那你想和我玩什么?”

“……”鸣人愣住了,这不能怪他,这种场面太少见了——一直喜欢窝着不动的小佐助居然在问他,想玩什么?哦天哪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可他也不能怂,毕竟佐助这种触发性的妥协不是轻易可以被激发出来的,所以……嘿嘿嘿到底要和小佐助玩什么呢……

看着鸣人呆愣了一瞬后渐渐露出一种无我境地的傻笑,佐助“……”了一会,还是回过头看自己的书。

那个zz,再让他笑会吧。

鸣人在一边yy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被佐助晾在一边了。

“佐助……不要看书了啦……”鸣人跳下床去趴在佐助后背,下巴抵着他的肩,毫无防备的佐助身体僵了一瞬,“我们去玩吧去玩吧去玩吧去玩吧……”

“闭嘴!你是复读机么白痴!”佐助被他吵得心烦,忍不住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却在下一刻身体僵得更厉害了。

这也太近了吧,佐助呆呆地看着鸣人眼睛里令人舒心的蓝色,感觉好像天空——

“佐助?”鸣人偏偏头看他,见他还在发呆,便笑着靠近消除了他们之间本就不多的距离——和他额头相抵。

佐助心跳漏了一拍,大脑一片空白地看着面前的蓝色眸子缓缓弯起,在鸣人说话之前下意识猛地一下把人推开。

——然后自己摔到了地上。

“啊——!佐助为什么要推我啊!”栽倒在床上的鸣人委屈地嚷着。

“……”佐助咬牙切齿地从地上爬起来,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赖在床上干嚎的鸣人,“谁让你突然凑这么近的!”

“只是凑近一点点也不行吗佐助QAQ我们可是朋友啊!”

“闭嘴。”佐助小声斥他,就算心里认同但嘴上绝不服软。

“佐助总是这样……”鸣人从床上挣扎起来,“我是觉得佐助太好看了才会凑近看的啊,换做是别人我才不这样呢……”

“你……”被说好看的佐助脸上不由自主地发热,转开视线,“你在说什么啊……”

“是实话啊佐助。”鸣人仰着脑袋斟酌措辞,“而且佐助的眼睛……像星星一样……”

“不、不要再说了!”佐助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但是他又不想做捂脸这样想想就蠢爆了的动作。他很凶地转移话题,“你到底还要不要和我玩游戏?不要的话我就……”

“诶!当然要啦!”鸣人赶紧跳起来,看着佐助又挠了挠头,“可是玩什么我还没想好……”

佐助对于自己成功转移话题松了口气:“那我就先……”

“啊!我想到了!”鸣人在佐助把话说完之前截住了他,兴冲冲地道,“我们玩蒙眼捉人吧!就是一个人把眼睛蒙起来,然后另一个人躲,蒙住眼睛的人要捉住另一个才算赢!怎么样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这个规则蛮简单,但佐助还是犹豫了一会,“但是,不太安全吧……”

“反正是在室内嘛!”鸣人看起来对这个游戏很执着,“而且有我看着佐助呢!”

听到后一句话,佐助莫名地放下心来:“那我们开……”

“等一下我说!”鸣人却又打断了他,佐助疑惑地看过去,鸣人贼贼地笑了起来,“既然是玩游戏,输了的人应该要有惩罚吧?”

“惩罚?”佐助皱着眉想了一会,“那……应该是什么样的?”

“嘛嘛,大人打赌输了的惩罚是喝酒……”鸣人见佐助瞪大眼睛看过来,忙摆摆手说,“我们就喝水好啦!输了的人要喝一瓶——满满的哦!”

喝一瓶……听着就觉得腹胀……

不过也不算是太大的惩罚。佐助表示同意。

“那我们猜拳来决定谁捉人吧!”鸣人兴致很高,话音刚落就出了手,佐助反应不及,只得下意识出了剪刀。

“嘿嘿,第一轮是佐助捉人哦~”鸣人举着自己出的拳洋洋得意。

佐助扁了扁嘴,没有计较什么。他任由鸣人拉着坐到床上,闭上眼睛等待鸣人帮他蒙眼。

佐助的睫毛自然地垂下,眼睑微闭,像是睡着了。鸣人盯着看了好一会,终于没忍住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

佐助立马睁开眼睛,鼓着腮瞪他。

鸣人忙把之前找到的绸带举到佐助眼前。佐助不为所动,继续瞪着鸣人,在鸣人打着哈哈保证不会再戏弄他之后,才重新闭上了眼睛。

鸣人小心地把丝带一圈圈绕过佐助的眼睛,适度缠紧。黑色的丝带把他口中佐助星星一样的双眼盖住,本就白皙的皮肤被衬得近乎透明,鸣人不由自主地用手指戳了一下。

“你还玩!”佐助恼怒地抬手想把鸣人的手挥开,然而手上的动作扑了个空。

“……鸣人?”佐助试探性地伸出手在自己身前够了一下,什么都没碰到。

“佐助……”耳后忽然传来的声音几乎吓了他一跳,温暖的呼吸随着话音扑过来,“开始了哦……”

佐助猛地反手抓向身后,又一次抓空。

“……什么啊……”佐助扶着床缓缓站起,小心地挪着步子,紧张地注意周围。

忽然腰侧的肉被一只爪子捏了捏,突如其来的刺激的痒意让佐助身体本能地一颤,腰也不受控制地在那只手得寸进尺的揉捏下一软,“你……!”佐助羞愤地甩开鸣人的手,鸣人松开了,但他的动作依然落空。

“嘛~佐助果然还是软软的呢~”鸣人微扬的得意语调此刻在佐助耳中相当欠打。

“混蛋……”佐助咬着下唇,黑色丝带下的肌肤透出动人的粉。

“嘿嘿……佐助来抓我啊……”那个烦人的声音一下子又绕到自己左边,佐助才转过去就被一只手大力搓揉了脸,佐助一伸手那人就又退开,但自己脸上的热度却没办法像对方离开那样干脆地消掉。

“脸也好软哦……”鸣人这混蛋……还在戏弄他……

佐助暗暗咬牙,劝自己冷静,继续迈步走,但没走出几步就会被鸣人喜欢作乱的手给阻挠在原地。理所当然地,游戏经验并不丰富的佐助试图抓住鸣人时都总会被对方灵巧地闪过。

这样几个回合之后,佐助被折腾得没了脾气,他身上那些鸣人口中好软好捏的部位都被鸣人碰过不下一遍,佐助丝毫没有被揩油的自觉,视觉被剥夺换来的是其他感官的灵敏,被迫感受着身体各处神经元传来的讯息,那些放大了几倍的令人不愉快的触感令他磨起了牙,想着一定要把小伙伴大卸八块。

时间一长,佐助大概能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又一次“赶”开了鸣人之后,佐助迅速地反身向室外跑——阳台的空间比室内要小得多,佐助想,这样就有机会抓住鸣人了!

“诶,佐……”

鸣人的声音在后面,佐助毫不理睬,只顾跑自己的。另一个脚步声咚咚地逼近,佐助加快了脚步,算准距离一个转身——

预想中的室外阳光并没有洒在自己身上,但他撞进了一个暖似阳光的怀抱里。

佐助惊讶了一秒,但当即迅速地一把抓住环住自己的手臂:“鸣人?”

“佐助以后不要突然跑啊我说!”的确是那个白痴,他紧紧地环着自己,“不然真的会撞上去的!”

佐助摘下眼前的丝带,鸣人正站在近阳台的墙棱边——原来自己还是把距离算错了,如果鸣人没有拦着他,他十有八九会撞上去。

想着,佐助被鸣人戏弄的坏心情缓和了些,也有心情拍拍鸣人的手,小声说了句谢谢。

鸣人抱着他,又借机赖在自己身上不肯放手了,佐助嫌弃地推了推鸣人:“你输了,快去喝水。”

“佐助QAQ我可是为了救佐助才输的啊!”

佐助不爽:“你想赖账?”

“好吧我说……”鸣人郁闷地松开佐助,出了佐助的卧室去向客厅。

客厅里玖辛奈和美琴正聊得热火朝天,富岳坐在一边看报纸,大人们各做各的事,倒也没注意到窜到茶几边的鸣人。

鸣人苦着脸对着桌面上的杯子挑挑捡捡,最后还是拿了一个看起来容量正常的保温杯。才拿起来就发现里面似乎装有东西,鸣人晃了晃,杯子里的液体翻滚了一阵。原来这个杯子是满的啊,鸣人想,这样就不用自己去装水啦。

自认为省去了一项工程的鸣人愉悦地一路小跑回佐助的房间——比起沮丧自己的失败,他更期待接下来新的一轮游戏。带上门,对着投来询问目光的佐助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就这个杯子怎么样?之后的惩罚也都用这个好啦!”

佐助接过鸣人手中的瓶子,晃了晃确认鸣人没有耍诈,就递回去,扬扬下巴示意鸣人赶紧喝。

鸣人也不拖沓,转开盖子仰头一口灌下,颇有几分气吞山河的气势,然而下一秒他直接把嘴里的东西一口喷了出来,在原地半弯着身子边咳边捶着自己的胸口。

“怎么了?”佐助见他这个样子,忙靠过去拍拍他的背,“是呛到了吗?”

鸣人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艰难地点头。

“你怎么喝个水都能被呛到……”佐助嫌弃地看着鸣人肺都要咳出来的样子,手上顺气的动作却没停。

“我……咳,不是我的咳!才不怪我啊我说!”鸣人还没缓好,听见佐助这么说便急急地申辩,“是那个水……太难喝了!好呛人!”

佐助半信半疑地看着鸣人,鸣人保证似的拼命点头,于是佐助就拿起了那个被搁置在一边的保温杯。

佐助轻轻摇了摇那个杯子,里面的水感觉上并不比刚才少多少,这让他更加嫌弃起鸣人来——才喝了这么一小口就呛得这么厉害!

正常人是不会这么轻易被呛到的,为了向鸣人证明这一点,佐助把杯子凑近嘴边也喝了一口。

只一口,佐助整张小脸就皱了起来。

——虽然他没有被呛到,但鸣人没有说错,真的很难喝!

味道很冲,涩涩的,还很苦,有点辣。佐助皱着眉,如果是照鸣人那个喝法,的确会呛到。

“是吧是吧,是不是很难喝?”鸣人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么一句就又开始小幅度地咳。

佐助点点头,这倒不能怪鸣人了。

但他旋即又皱起眉:“不过……这是什么呢?”

“……嗯?”拍了拍胸口缓过来的鸣人不明所以。

“这个味道肯定不是水。”佐助分析,“那它是什么呢?”

鸣人眨了眨眼睛,忽然想到什么般瞪大眼睛:“这会不会……是毒药啊?”

“……毒药?”佐助听到这个说法吓了一跳。

“这么难喝,会不会是毒药啊……”鸣人眼泪汪汪地望着佐助,“我们喝了毒药,是不是要死了?”

佐助被他这番言论震住,本想反驳这也不一定是毒药,但一想到这种可能,佐助心里也终于生出害怕来。

悲观的情绪是会传染的,两个小孩子顿时陷入了一种惶惧不安的情绪中。

至于毒药什么的,应该都是难喝的东西吧,书上不都是这样写的吗?

难得自己糊弄自己的佐助并没有计较这个说法的出处是一本童话书。

“既然都喝了,我们不如把剩下的喝完吧。”鸣人这时抬起头,眼睛里还盈着水光,坚定的声音徒添了几分悲壮,“不然之后有人像我们一样以为是水,不小心喝掉的话也会死的。”

佐助想到家里的人,胡乱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团子凑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分完了杯子里的“毒药”。还没喝完,两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是毒药的功效吗,佐助神智不清地想,最后一口毒药下肚,他身体不稳地朝鸣人的怀里栽去。

趁那个笨蛋不知道的时候多喝了一点,果然还是自己逞强了啊……

“又错啦~美琴你还是没找到呢我说。”玖辛奈得意地用指尖点了点桌面,“之前你五瓶之内就能找到,现在不行了呢~”

美琴看着桌上大大小小的封闭的不透明的杯子,露出思考的表情:“这没道理……我每一瓶都试过了……”

“愿赌服输嘛~真可惜,我这瓶可是陈年佳酿呢……”玖辛奈笑呵呵地把手伸向桌面,“揭晓答案咯,应该是这……咦?”

玖辛奈惊讶地看着本该放着一个保温杯此刻却空空如也的桌面,手一时僵在原处。

“是……?”美琴看着玖辛奈,循循善诱般。

“毒药”的功效很奇特,喝了之后感觉身体都热了起来,头也沉沉的,但身体上有种莫名的兴奋感。总之,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互相玩闹在了一起,之前对“毒药”和死亡的恐惧也都匿得无迹。

一直嘿嘿笑个不停的鸣人嬉闹间把佐助推到床上,这样压着佐助,忽然就不笑了,认真地看着他。

“干嘛?”佐助迷迷瞪瞪地抬眼看他。

“佐助,我喜欢你。”鸣人认认真真说完,自己又嘻嘻笑起来,俯下身去吧唧在佐助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这白痴……”不甚清醒的佐助抬手擦了把脸,嘟嘟囔囔,“说了好多遍了,不要把口水弄上来……”

“佐助……”鸣人充耳不闻,把头埋在佐助颈间蹭着,“我喜欢你嘛……”

“……不行……”佐助有气无力地推了推他,往日里黑曜石般明亮的双眸此刻一片迷离,“喜欢我……也不可以把口水弄上来……”

“佐助……”鸣人用着往常撒娇的语气在佐助颈间哄劝,“我不把口水弄上去了,佐助也喜欢我好不好?”

佐助歪头想了想,没弄清楚其中的逻辑,脑袋倒是更疼了,于是随意地应声:“好。”

鸣人眼睛刷地一下亮了起来,像装满了星星:“佐助真的也喜欢我吗?”

“吵什么……”佐助揉了揉太阳穴抱怨,话音里的情绪与平日相差无几,而下一句话就暴露出了他其实还没清醒的事实,“我本来就喜欢你嘛。”

“那佐助,佐助愿意和我结婚吗?”鸣人睁着亮亮的眼睛看着他。

结婚?佐助眨巴眨巴眼睛:“为什么要结婚?”

“我喜欢佐助,佐助也喜欢我,我们不该结婚吗!”

原来如此。佐助茅塞顿开地点点头:“那就结婚。”

鸣人高兴了,又在佐助脸上mua了一下,这次没有口水了,佐助满意地眯起眼睛。

“佐助都同意和我结婚了,那可以和我亲亲吗?”鸣人抵着佐助的鼻尖,满脸希冀。

“亲亲?”佐助懵懂地看着上方那双令人心醉的镶嵌了大海般的蓝眸子。

“亲亲是感情好的人才会互相做的事情!”鸣人煞有介事地说,“我喜欢佐助!最喜欢佐助!而且佐助也说了喜欢我的!所以我想和佐助亲亲!”

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辞甚畅达,承上启下。佐助被说服了。他想了想,不放心地提出了新的诉求:“那你不可以把口水弄上来。”

“没问题我说!”

“然后呢,鸣人就俯下身去……”

“妈你在说什么啊!”佐助恼羞成怒,“我怎么可能会被那个白痴……”

“嘛嘛,都是小时候的事情啦。”美琴笑得眉眼弯弯,“那个时候你们都很可爱呢。”

“……”佐助扭过头去不说话。

“我们家佐助就是这个性子,不好和人相处,”美琴毫不在意,转向了坐在一边的鸣人,“一直以来都麻烦你多照顾啦。”

“哪有啊我说,佐助是个很好的人,我很高兴能和佐助做朋友的说。”金发少年笑容和煦,眼睛里仿佛跳跃着阳光。

佐助悄悄瞟了他一眼,脸上无端地有点烫,却又压不下想骂人的冲动。

这个笨蛋……

TBC.
是的这个太子是个很不单纯的心机的太子。
那些朋友卡也都是不单纯的做作的朋友卡。
然而助还是鼬哥口中那个白纸般的助|•ω•`)
我这样说不知道有没有人深入思考为什么太子要选这个游戏|•ω•`)
就是喜欢看见助被太子撩来撩去还不知所云XD
 @懒态复萌 我就试试你来不来w

评论 ( 9 )
热度 ( 79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