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8)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十四岁初二。
  摸一章仔柱斑_(:з)∠)_柱间生日快乐
  然而这章并没有给你什么福利……

  斑一觉醒来之后,之前心里毫无道理的难过和烦闷烟消云散。

  因为在睡前他已经想清楚了。

  已知他和柱间待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难过,看见水户过来的时候没有难过,但是得知他们两个人会住在一起后他感到难过,求他为什么难过。

  斑对这种关系式一列出来答案就一目了然的题目嗤之以鼻,刷刷地在草稿纸上写下答案。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看到柱间和水户在一起会难过呢?刨根问底的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但这次控制变量的关系式无法帮助他分毫,因为情绪这种东西是数学不能求解出来的。

  这么说排除一切外因可以确定,是感情问题。斑提笔在纸上划定范围。

  为什么看到柱间和水户在一起会难过?斑在心里又把问题默念了一遍,这时候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句不知在哪里看过的他觉得荒谬至极的话——“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就用爱解释。”

  哦。现在看来似乎也是有点道理的吗。斑面无表情地在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个“爱”字。天知道,除了考试时的作文,他几乎没写过这个肉麻的字。

  这么说,这件事情应该用爱解释。斑转着笔,认真地思考着该题与这个疑似关键的因素之间有着什么关系。

  在他把友情的所有概念在心里过了一遍,这才让自己面对一个恐怕是事实的假设。

  他不会是,喜欢上水户了吧?

  仔细想想,水户是个很优秀的女孩,长得漂亮,成绩也好,为人大方,除了偶尔脾气有点差,似乎也就没有什么扣分点了。

  而且他们还一起从小玩到大,青春期心里有这种悸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联想了一下题设“看到柱间和水户在一起会难过”,用反证法代入,斑愈加觉得这个符合题设的答案就是事实。

  然后他放下笔爬回床,释然地睡着了。

  为什么不是柱间?

  这个问题只在思维缜密的斑的脑海里划了一下就闪了过去。

  开什么玩笑,柱间是男的啊。

  第二天上学,柱间一如既往地站在斑的窗下叫他,斑也一如既往地匆匆洗漱拎过书包下楼,他们一如既往地走在上学的小路上。

  虽然表面上聊得很开心,但实际上斑和柱间的心情都不一样了。

  昨天傍晚斑在路口和他们分开了之后,水户马上质问柱间是不是惹斑生气了。

  柱间很惊讶,也很委屈:“我根本没有哪里不顺着斑的啊!”

  水户生气地敲了一下他的头,“斑刚才走的时候心情很差,你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居然都没有察觉出来?”

  柱间睁大了眼睛,“斑心情很不好?真的吗?”

  水户敲得更狠了,“你这个蠢木头!”

  柱间瘪着嘴摸了摸头,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斑的状态,依然很困惑,“我真的没有惹斑生气……他的心情真的很差?”

  水户看着柱间这个样子,没好气地说:“是啊,很差,差透了。”

  柱间听见水户这么说,立马转身就走:“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应该去安慰斑才对……”

  水户眼疾手快地拽住柱间的手腕,在他疑惑的目光中万般无奈:“你这笨蛋,如果斑不想告诉你,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啊。”

  “那……”

  “好了闭嘴吧。”水户放开了柱间的手,“先回你家。明天你再问问他好了。”

  回忆完毕。柱间悄悄瞥一眼斑的表情,没有任何不对,水户是不是想多了?

  这边斑也在沉思,怎么和柱间开口才算合适。从小到大他们两个无话不说,可以说得上是推心置腹,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在对方面前是不合适说出来的。斑想了想,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柱间。”斑叫了他一声。

  柱间本就有点心里没底,这时候斑突然出声,他便下意识地立刻回道:“什么?”

  斑停住脚,定定地看着他。柱间见他这幅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禁也停下脚步,和斑对视。

  “柱间。”斑语气淡淡,“你喜欢水户吗?”

  “……啊?怎么突然这么问?”柱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老实回答,“当然啊,水户人很好啊。”

  “果然。”斑轻哼一声,“虽然现在水户住在你家,但我不会放弃的。我绝对不会把水户让给你。”

  “……???斑?”柱间愕然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啊?你……”

  “没听明白?”斑稍稍挑眉,“我也喜欢水户,我会追她。”

  “……什么?斑,你误会……”

  “不过你也大可放心。”斑转过身继续走,没有看柱间一眼,语气平淡却认真,“我喜欢水户,会和你公平竞争,但这并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柱间。你依然是我最好的兄弟。”

  “斑,我不是……”

  “如果是说不想跟我争什么的,我也不会客气。”

  “……”柱间欲哭无泪,加快脚步追上斑,“斑你怎么会喜欢水户的……”

  “水户人很好啊,不是吗?”斑依旧用平铺直叙的口吻说着话。

  “不,我的意思是……”柱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突然间思绪就变成了一团乱麻,“你怎么确定你是喜欢水户的?”

  斑皱了下眉,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不过没多久他的眉头就舒开了,用以前和他讨论数学题的语调回道:“因为我一看到她跟你在一起,就觉得心烦。”

  “……诶?”柱间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抓住,思维严谨如他也一瞬间想到了该题设中除了水户之外的另一个变量,但……

  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问出“那你怎么不觉得你喜欢的是我”这样的话……

  但是,这样判断对一个人的喜欢也太草率了吧!这绝对……绝对是错误的啊!

  柱间本来还想和斑讲道理,奈何斑根本不想和他在这个话题上聊太久。接下来的一整天,上课,课间,柱间都在找机会和斑论述他的结论的准确性,但斑在听他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甩了他“反证法”三个字让他自己体会,并且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理过他。

  于是柱间一天下来被灌了一肚子闷气,但他无法说动固执的斑分毫——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明,他总是相信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毕竟这是斑自己的感情,自己不了解也没有办法多插嘴吧……

  郁闷的柱间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水户坐在自己正准备咸鱼躺的床上愉快地打游戏,更加郁闷了。

  “水户……”

  “怎么啦考试挂了?”水户随口应着他,一看就是在敷衍,“想要安慰等下再说,我先过了这局……”

  “水户……”柱间的声音愈发蔫蔫起来,即使冷漠如在打游戏的水户也忍不住百忙中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柱间泫然欲泣的蓄满水色的眼睛时吓了一跳,随手糊了几下游戏机便往旁边挪了挪,腾出了个给柱间坐的位置。

  柱间把书包放在脚边的地上,一言不发地坐上了水户让出的位置。

  “柱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水户小心而关切地问。

  “水户……”柱间闷闷地说,“斑说他喜欢你……还说他要追你……”

  “?!”水户一脸震惊,“不是……为什么?斑他到底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柱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心脏的每次搏动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堵闷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斑说他一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他就心烦……”

  “……”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的水户表情僵住,“这也太……我们不是朋友么?”

  “是啊……但是他说他喜欢你……”柱间耷着脑袋,水户看不清他的脸,“他说要和我公平竞争,还说就算这样我和他也是最好的朋友……”

  “……等等,公平竞争?”水户抓住了一个关键词,“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柱间无精打采地跟水户复述了一遍他们早上的对话,水户听着,表情一时多变。

  最后水户黑着脸,看着难过地坐在床边的柱间,拳头松开又捏紧,还是控制不住上去给了一掌。

  “QAQ水户!我和斑斑都这样了你不安慰我你还打我!”柱间哭唧唧。

  “……我问你……”水户攥住又痒起来了的拳头,颇有些咬牙切齿,“被莫名其妙拿来竞争的是我,我还没说话,你他【哔——】到底是在难过什么?”

  水户一句话让柱间愣住了,对哦,他为什么会难过?

  水户看着瞬间傻逼脸的柱间,冷漠下来,伸手又撸过了旁边的游戏机。

  “诶!水户你不要打游戏啊!”柱间扑上去妄图抢过水户手中的东西,“快帮帮我啊!我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想办什么啊?”水户侧身避往一边,态度恶劣,“你想处理好和斑的关系?可斑也说了你还是他最好的朋友,你到底在苦恼什么?”

  “我……”柱间扑了个空,委委屈屈地趴在原地不动,“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你和斑在一起我就难过……”

  “……我必须得说,你是不喜欢我的吧!”

  “我当然不……”

  “不,不对,等等。”水户忽然手下一停,抬眼直直地盯着柱间,那森森的仿佛泛着绿光的饿狼般的眼神让柱间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你和斑……”水户若有所思地说了这么一句,又忽然没了下文。柱间耐心地等着水户的下一句话,而水户却毫无理由地突然笑了起来。

  柱间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很懂地看着水户。

  “柱间哪柱间。”水户心情似乎好起来,甚至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你可真是走了大运了。”

  柱间:0v0?

  水户也不指望他能给出什么期待中的反应,只是盯着柱间的眼神中裹着的不怀好意的笑意近乎实质地发着光。

  “这周末喊斑来你家玩吧。”水户意味深长地道,“就说是我叫的。”

TBC.
hhhhhhhhh这章驴柱间写得我好爽!

评论 ( 11 )
热度 ( 39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