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我可以养你吗(下)【太子生贺】

  辣鸡的我今天才补完……_(:з)∠)_
  考前祈福_(:з)∠)_太子佑我过月考。
  天生情话技能满点的撩助小能手太子和即使贤七也总是会被太子各种各样口遁的倾城嗯。

  佐助把唇抵在一个拳头大小的番茄上,迟疑了一下,稍稍偏了偏头。

  鸣人会意地把手中的番茄递上去一些。

  佐助于是毫无障碍地一口咬下,酸甜的汁水在唇齿间渗开,佐助舔了舔被咬下的缺口边缘的汁水,鲜红的小舌仔细地沿着阙痕扫卷而过,就像一只在仔细舔着自己爪子的猫。

  鸣人控制不住加重了手上捏着番茄的力度,于是更多的半透明的红色汁水溢出,鸣人忙想转身去拿纸巾,却见佐助微微皱起了眉,然后将双唇张开了些,一下一下地吮吸着番茄内部的汁液,红嫩的唇瓣上还有未干的水迹,小嘴微微撅起的姿态也尤为动人。鸣人一时看得呆住。

  采购回来的玖辛奈提着大包小包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

  “佐助?来找鸣人玩的吗?”玖辛奈看见佐助很高兴,完全忽略了儿子和他朋友正在做的事情,“你们关系还真是好呢~”

  玖辛奈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鸣人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她,带动了手上的动作,结果就是番茄差点糊了佐助一脸。佐助不悦地鼓起双腮,眉头又皱得紧了些,含糊地应了玖辛奈一声,就伸手抓住了鸣人的手腕,把他的手固定住不再乱动,然后就着这个姿势继续啃番茄。

  鸣人没料到佐助的动作,一时手臂僵住不敢动,小心翼翼地转头去看吃得依旧认真的佐助。

  玖辛奈招呼了一声之后就进厨房忙碌了,客厅里又只剩下鸣人和佐助两个人。

  因为鸣人的手被自己固定住,所以佐助吃得比刚才轻松很多,不一会就把剩下的大半个番茄吃完了,末了还在鸣人手上舔了舔,舐干净了他手上残余的番茄的汁液。

  鸣人稍稍睁大了眼睛,一愣一愣地感受着指间和掌心被一小片温热轻轻地迅捷地席卷而过,短暂的茫然之后脸上有了显而易见的惊喜。

  佐助舔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鸣人的手被他钳制着没动,一不小心当成自己的手了!

  佐助简直羞愤欲死,可毕竟是自己做出来的事,迁怒到鸣人身上未免显得他太无理取闹,看着用亮晶晶的眼神期待地盯着自己看的鸣人,他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

  鸣人本来还想看佐助露出平日里难见的更多可爱的样子,但是不知为什么佐助舔完他的手之后呆了一瞬,就红着脸把刚刚一直抓得紧紧的自己的手一把甩开,头也不回地奔上了楼。

  鸣人低头看着自己刚刚被佐助舔过的手,一手挠着头自顾自地嘿嘿傻笑起来。

  午饭的时候因为水门和玖辛奈两个大人在场,佐助毫不理会鸣人明里暗里求让喂的暗示,埋头扒饭愣是把鸣人冷落了一顿饭。

  饭后,鸣人拉着佐助的手撒娇卖萌撒泼打滚都试了个遍,总算磨得佐助答应和他一起看电视。

  其实佐助也没有这么在意自己之前做的蠢事了,虽然回想起来还是很想死——毕竟自己一直以来都在鸣人面前维持着一个别人家的宝宝的绝佳形象,还从没让他见过自己犯蠢。

  而鸣人倒是非常兴奋且跃跃欲试,摩拳擦掌地想点亮佐助所有可爱的触发性状态。

  所以在佐助慢腾腾地在沙发上坐好的时候,鸣人趁其不备直接一把将人捞了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佐助一瞬间懵了,以至于没有立即反抗鸣人得寸进尺的行为。鸣人见佐助没有动,便调整姿势好抱得舒服些。

  佐助回过神来,在鸣人怀里死命挣扎,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鸣人当然不乐意,软软的佐助他还想再抱一会呢,于是两个团子就在沙发上翻滚角逐了起来。

  好半天之后,鸣人一手死死扣着佐助的小臂,另一手被佐助抓着手腕用力拉开,看起来谁也没讨到好。

  “你突然是要干什么啊!”佐助气急败坏地说。

  鸣人这时候看看今天第二次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佐助,竟扁扁嘴,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明明是佐助说要给我养的啊!我只是想和佐助做一些亲密的事情而已,连这样都不可以吗?就当今天是我生日,所以让我一点好不好……佐助……”

  佐助看着这样的鸣人,觉得心中有种莫名的愧疚感。的确,是他答应了鸣人今天可以做一些养他的事情的,但是他一直在闹脾气……可是,他并不是因为是鸣人的生日才勉强答应鸣人的啊……这样感觉,好像他帮鸣人达成心愿是一个交易一样……想着想着,还使着力的手便渐渐松开了,佐助把头别过一边去,心中袭上的内疚渐渐扩大,他小声说:“那随你好了。”

  计划通。鸣人在心里比了个V,嘚瑟得几乎想仰天大笑,面上却做出一副才被哄好的仍然有些低落的样子,其实憋得还挺辛苦。果然这样可以把佐助吃得死死的嘛,毕竟佐助最温柔了。

  但当鸣人松开佐助的手臂的时候却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佐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就看见鸣人小心翼翼地揉着刚刚他抓住的地方,低垂着眉眼话里有些自责:“对不起啊佐助,我不是故意的……”

  佐助低头下去看了一眼,发现小臂上居然有一圈红得几乎要发紫的痕迹,是刚刚鸣人抓着自己的时候弄上去的吧。

  佐助的皮肤很白,稍稍用一点力就可以在上面留下痕迹,所以佐助自己根本不是很在乎,还觉得鸣人有些大惊小怪:“白痴,不用揉了,根本不痛。”

  鸣人却不这么觉得,对自己刚才和佐助扭打起来的行为感到有点后悔。

  大概归功于这段小插曲,余下的午后时光两人过得意外和谐。佐助坐在鸣人的膝间看电视——虽然鸣人很想让佐助坐他腿上,但奈何佐助实在比他重——时不时接受着鸣人番茄薯片的投喂。鸣人看了一会就有些困了,手臂环住身前的佐助,脑袋往他肩上一搁就打起了盹。

佐助不适应地动了动肩,但想起自己之前说的话,佐助便不乱动了。过了一会,佐助小心地扭头看向靠在自己肩背上的鸣人。

  鸣人和一直以来一样,睡觉的时候会不自觉鼓着腮帮子,微皱着眉,明明是睡得不够安稳的样子,却让人看着觉得可爱。上学的时候,佐助每次睁开眼,看到的都是这幅不安稳却可爱的睡容,就像……就像个包子,佐助想,还是那种包得鼓鼓的包子。佐助看着看着,还是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鸣人鼓起的腮帮,愉悦地体验着按一个皮球般的极富弹性的起伏感,轻轻笑出了声。

  睡梦中的鸣人鼻子出了些气,收紧了圈着佐助的手臂,脸抵在佐助的肩上蹭了蹭。现在渐渐入秋,但到底还是没有那么凉爽,佐助身上穿着的衣服也不厚。于是他感受着鸣人的嘴唇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擦着自己的肩膀,脸上热起来,下意识地又想挣扎。他才一动又被鸣人抱得更紧,因为担心会弄醒鸣人又让他难过便只好作罢。佐助悄悄侧过头一点点,继续打量着鸣人的睡颜,最后还是轻轻地伸出手,小心地按平鸣人皱起的眉心。

  大概是因为有睡午觉的习惯,身边又有能抱的东西在,鸣人一觉着实睡了很久。所以等他醒来看见时钟的时针从七向八偏移了一定弧度之后,捶胸顿足地指责自己居然丢失了一大段和佐助相处的特殊时光。靠着床坐在地板上百无聊赖地转动魔方的佐助回头看了他一眼:“醒了?去吃饭吧。”

  佐助这么一说鸣人这才感觉到饿了,拾辍拾辍心中方才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鸣人对佐助咧开一个笑:“佐助和我一起去吃吧!这次我可以喂你了吗?”

  佐助似乎料到他会这样回答,一脸图样图森破地怜悯地看着他,“在你睡得像猪一样死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白痴。”

  鸣人顿时泫然欲泣,眼泪汪汪地看着佐助:“佐助……”

  然而很可惜,鸣人小朋友卖萌的这一套对佐助的奇效只是间歇性的。佐助没有理他,转过头继续玩自己的魔方,“之前好多同学来了,本来是想给你庆祝生日,无奈你睡得太死,他们待着无聊,留下礼物就走了。你下去吃饭的时候顺便自己把礼物收拾一下。”

  鸣人软磨硬泡了好一会,佐助还是不愿意和他下去再吃一次——开什么玩笑,他现在已经比当年的鼬还要重了,再这样下去他岂不是要突破宇智波一家的标准体重了,不能忍。

  虽然就像鸣人说的那样,他其实还能再吃一顿就是了。

  鸣人下楼后,佐助独自待在鸣人的房间里,今天终于有这么一刻可以称得上是安静的了,但佐助觉得自己好像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还觉得有些莫名的失落和寂寞。

  好在鸣人回来得也很快——不,好在什么啊,一点都不好,佐助在心里修正——不过从他一边打嗝一遍抱着一摞礼物上来可以看出来,鸣人大概吃得很急。

  佐助也没有在意这点别扭的高兴是怎么回事,鸣人就把大大小小的礼物盒放在床上,手脚并用地爬了上来。礼物盒子维持着的稳稳摞着的姿态终于在鸣人松力的一刻崩塌,稀稀拉拉地散在床上。

  “有这么多礼物啊,嘿嘿,让我看看他们都送了什么。”鸣人边上手拆礼物边自得着自己的受欢迎,佐助也不反驳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看。毕竟今天是鸣人的生日,就让他得意一点好了。

  “啊啊小樱和井野居然送了花给我!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很受女孩子欢迎啊!”不,那花只是井野家里一直摆着卖不出去的而已。

  “鹿丸那家伙居然送了我一盒子的一乐拉面打折券!我都没有!他去哪里搞来这么多的!”实际上那些都是你之前跟他打赌输给他的吧……

  “诶?雏田送的这个是什么啊?好像是花?是干花吗?”……那是紫藤花的标本,白痴。

  佐助在鸣人大呼小叫的时候默默地在心里吐槽,提醒着自己看在今天是这家伙生日的份上,不要拆他的台。

  但是很快,他又意识到了另一件事。

  “我忘记给你准备礼物了。”佐助内疚地开口。

  “诶?没关系啊我说!”鸣人从礼物堆里抬起头来,对佐助露齿一笑,“佐助就是最好的礼物啊!”

  鸣人直白的话语让佐助脸上一红,鸣人心里直夸自己机智,然后趁着气氛正好,从床上跳下去抱住佐助,脑袋在他颈窝里蹭了又蹭,佐助顿时觉得不太妙,因为每次鸣人妄图通过撒娇来让他妥协某件事情的时候,就总是会这样做:“佐助,我们去洗澡吧!”

  佐助一愣:“……洗澡?”

  “对啊对啊,一起洗嘛!我还可以帮你洗呢!”

  “那、那怎么行!”对于这件事情的尺度感到无法接受的佐助吓得磕巴地反驳,“我从三岁起就没有让别人帮洗过了!”

  “可是,我们以前不是经常一起洗的吗?”鸣人用天真无邪的目光看着佐助。

  “虽、虽然是这样没错……”佐助纠结地低下头,“一起洗是没问题……但是,我不想……你一定要帮我洗吗?”

  看着佐助苦恼纠结的样子,鸣人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恶趣味,想看看如果自己说是的话佐助会是什么反应。

  于是他眨巴着那双蓝色的剔透得让人心醉的大眼睛希冀地看着佐助点了点头:“嗯!”

  佐助咬着唇,脸上又渐渐地逸出血色来。过了好一会,他下定决心般地闭上眼睛,“好吧。”

  鸣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佐助就答应了。

  “看、看什么啊。”佐助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凶他,“要洗的话就快一点。”

  “好的我说!”鸣人精神十足地扯着佐助进了浴室,觉得自己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狂喜乱舞的小恶魔了。

  几分钟后,两个小朋友面对面地坐在水面慢慢升高的大浴缸里,鸣人眼睛亮亮地直盯着佐助,佐助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看鸣人。

  水放好了,鸣人关掉花洒的开关,透过氤氲的热气看着面前不太真实的佐助:“佐助……?”

  “……嗯。”

  “……那我先帮你洗了哦?”虽然是鸣人先挑起的,但毕竟是脸皮薄的小孩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嗯。”这一声应得比前一声小呢,鸣人想。

  鸣人在浴缸里慢慢向佐助凑过去,佐助紧张地看着他靠近,不自觉地往后退,背部抵上了浴缸的边缘,眼看鸣人越来越近,佐助心一横,把眼一闭头转向一边。

  鸣人停下来,眨了眨眼看着佐助可爱的反应。

  “你……要洗得快一点。”佐助小声道。

  鸣人笑弯眉眼,佐助闭着眼睛,没有看到他奸计得逞般的笑容:“好。”

  鸣人用浸了热水的毛巾按上佐助的肩头,露在水位线外的微凉的皮肤碰上温热得有些发烫的热度,佐助忍不住颤了一下,接着皮下蔓延开令人舒适的微麻感又让他舒了口气。依旧不敢睁开眼,佐助感受着热源在身上一处处掠过,摩擦,本来还紧绷着的身躯也渐渐放松下来,也愈加配合鸣人的动作,甚至主动转过背让他擦拭。

  但当鸣人的手抓着毛巾渐渐下移的时候,佐助还是下意识地感到抵触,一下子抓住鸣人的手。鸣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着他刚睁开的眼睛。

  他们沉默着对视了一下,佐助不自在地调过头,红着脸放开鸣人的手。

  “放心啦佐助,我一定会把你洗得干干净净的!”鸣人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白痴,这时候谁在意那种事啊!佐助红着脸在心里骂。

  鸣人其实也有点紧张,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把手探了下去。

  如果早些时候鼬在场的话,一定会反对鸣人妄图帮佐助洗澡的提议。然而没有,所以两人此时都在忍受这一小会的煎熬——不过,鸣人对于自己已经和佐助进化成“可以互相帮忙洗澡的朋友”感到高兴,也被佐助软软的触感戳中了心脏,现在心里充盈着“洒家这辈子值了”的满足感。

  但很明显该事件中的另一当事人并不会想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这种想法在鸣人用沐浴球给他抹上泡泡的时候说了一句“佐助你真的好白呀”之后更甚了。

  “这种时候不要说这种话啊白痴!”这是佐助进了浴室之后说的最大声的一句话了,嗯。

  “我说的是实话啊佐助。”鸣人捏了捏佐助腰上的肉,“而且还软软的。”

  “闭嘴白痴!!!!!”佐助突然反身甩了他一脸水,然后不等他反应,把他狠狠按在浴缸的另一头。

  佐助的手压得很用力,脸上布满不知是羞还是愤引起的红晕。就在鸣人以为佐助要上手打他了的时候,佐助却伸手大力掐了一把他的腰,“你自己不也是软软的!”

  ……???

  换了口气,佐助又伸手按了一把他身下,“而且你哪里不软了!”

  ……?!?!?

  佐助没再理他,把身上的泡沫三两下洗干净,翻出浴缸扯过旁边的一条浴巾披在肩上,走出去咣地一下关上了门。

  ……救命!就算佐助对着我耍流氓我还是觉得他好可爱的说!

  当然这时候鸣人并没有想起之前先开始耍流氓的到底是谁。

  等鸣人也洗好走出浴室的时候,佐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侧躺着身子,小手搭在脑袋旁边,有着精致模子的五官和安然的睡姿让鸣人想起了童话书上那个小小的可爱得让人想把她拐走的拇指姑娘。

  鸣人轻手轻脚爬上去,也侧躺下来,拉过被子盖在自己和佐助身上。盯着佐助的睡脸看了一会,鸣人终于还是忍不住靠过去,伸手把佐助抱过来,睡梦中的佐助无意识的挣扎也很快被他安抚下去。鸣人对着佐助的侧脸,小心翼翼地“吧”地亲了一口,笑得极其灿烂地对佐助耳语,“佐助,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佐助没有动静,鸣人也没想过他能有什么回应,只是凑近一点把头抵在他额头上,双手绕过他有点肉肉的腰,心安地也睡了。

  半晌,佐助稍稍睁开眼睛,看着鸣人睡着了也依旧心满意足的笑脸,觉得脸上又热了起来。

  今天自己是不是脸红了太多次了,好像有点糟糕啊……

  “白痴。”这样一想,又忍不住骂了面前这个罪魁祸首一句。骂完以后佐助又抿了抿唇,小小声地加了一句,“我也是。”

  说完佐助就马上闭了眼睛,像是担心又像是不关心鸣人会有什么反应一样。

  仍旧闭着眼的鸣人扬开嘴角,露出了一个今天最开心的笑。

End.
_(:з)∠)_都这样了还能算是直的吗。

评论 ( 5 )
热度 ( 144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