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我可以养你吗(上)【太子生贺】

  老师在查房,我觉得我今天码不完了_(:з)∠)_太子我对不起你,但是生日快乐_(:з)∠)_


  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是好朋友。这是双方亲友和整个木叶幼儿园都知道的事情。

  他们经常结伴上学,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同一张床上午睡,总是凑在一起玩闹,动不动就跑到对方家里去住。如果这只是两个小孩子单纯地关系好倒也没什么,只是最让人瞎眼的是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是手拉着手的。

  如果你要不解地上前向当事人询问缘由,你就可以听到漩涡鸣人用他那清脆响亮的童音大声回答你,“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好吧,朋友。你这时也就只能翻翻白眼——毕竟在这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这样干过了。

  模范好朋友今天也在一如既往地相亲相爱着。

  但要说不一样的地方还是有的。我们的佐助小朋友今天一直在沉思着什么问题,虽然他还带有婴儿肥的未脱稚气的脸顶着认真的表情衬着精致的五官显得很可爱,但他过于专注于思考甚至在饭后少吃了一小碟番茄还是让鸣人有些担心。

  “佐助佐助,”小伙伴又在思考,一向跳脱的鸣人便扑到他身上去引回注意力,“佐助今天都不理我了的说,到底是在想什么事啊?”

  佐助回了神,如果是在往常,他一定会先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如果没有挣脱鸣人的熊抱——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挣不脱的——他就会摆出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任由鸣人抱住,不过也可以从脸颊边的浅浅的粉色看出他很开心就是了。

  但现在不一样,我们说过,今天佐助的状态很不同。他深思了一会,决定还是把自己在想的事情告诉鸣人。佐助伸出短短的双臂抓住鸣人的肩头,将他扯开与自己隔有一段距离——虽然因为手臂还是太短所以距离也不远,但也足以让他们能够直视彼此了。

  “明天是你的生日,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佐助认真地问。

  “诶?佐助要给我送礼物吗?”鸣人蔚蓝色的眼睛一下子因喜悦亮起来,像极了地球一端的冰雪世界里偶尔乍现的极光,“佐助你真好!今年是要特地给我准备礼物吗!我好开心的说!”

  此情此景何其感人,于是单纯的助助毫不犹豫地为其添上一笔。“因为我们是朋友啊。”佐助比刚才更加认真地说。

  被发了卡的鸣人毫无所觉,反而更加高兴了,“佐助也觉得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吗?真是太好了我说!”

  佐助察觉到鸣人情绪的积极状态,心下对自己的应对十分满意,他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当然了,我们可是一生的朋友。”他想了想,觉得不对,应该把被带偏的话题拉回来,“所以你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

  鸣人仰着小脑袋思忖着,“特别喜欢的东西除了一乐拉面好像也……”

  “不行。”佐助很干脆地一票否决,“哥哥说拉面吃太多不健康,玖辛奈阿姨也不会同意的。”

  鸣人闻言便蔫蔫地耷下脑袋,但佐助严肃着一张脸,坚决不松口。

  他们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佐助犹豫着要不要答应鸣人——虽然他只要一碰拉面就总会吃很多,但至少在他生日那天,让他稍微任性一下?

  这时鸣人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小灯泡。他一扫方才失落的模样,猛地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看向佐助:“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只有佐助才可以帮我实现的说!我想了很久的事!”

  见他放弃了拉面,佐助松了口气;听见他这般言辞,佐助又不禁郑重了起来,“是什么事?”

  鸣人却又不好意思起来。他攥着小拳头似乎在给自己默默打气,然后鼓起勇气般大声说:“我想养一下佐助,佐助可以答应吗!”

  鸣人紧张得口癖都没了,一向心思细腻的佐助却没有注意到这点。他呆呆地看着鸣人干净的蓝蓝的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般犹疑地重复,“你想……养我?”

  鸣人用力点了点头。

  佐助觉得脸上有些热,说话也难得磕巴了,“你、为、为什么?”

  话是自己问的,可不知是不是鸣人平时的声音太洗脑,鸣人还没说话,佐助耳边就回响着他铿锵有力的那句“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但是,养对方这种事情,就算是朋友,也不能……轻易做的吧?佐助不太确定地想。

  鸣人挠了挠头顶,难得腼腆地笑了笑:“因为,因为佐助真的超可爱的啊!如果可以放在家里养的话,一定……一定……”说着说着,脸不自觉红了,声音也低了一些,“一定……会觉得很幸福吧我说。”

  “……”佐助动了动嘴想说什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闭上了嘴,他垂着纤软的睫毛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但颊边红色从未有过的深度暴露了他因朋友的一句话害羞而无措的事实。

  “我……回去问一下哥哥和妈妈。”最后佐助用细若蚊蝇般的声音回答,然后在鸣人开心地扑过来抱他的时候别扭地转过了头。

  “笃笃”。第二天清晨,鸣人家玄关处响起了轻缓的叩门声,这种不属于家里任何一个人的招呼方式让家中的鸣人迅速意识到有客人来了的事实。

  活泼好动的鸣人噔噔噔地跑过去打开门,脸上才挂起热情洋溢的笑容,却在看到外面的人时不由自主地一愣,而导致鸣人没能一下子调整好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傻。

  门外站着的是十岁的鼬,以及将半个身子藏在鼬身后伸出一只手拉着哥哥衣角的佐助。

  “鸣人,早啊。”鼬拉了拉弟弟拽着自己衣角的手,得到对方抓得更紧的力道作为回应时无奈地笑笑,转过来和鸣人打招呼。

  “鼬……鼬哥早上好……”鸣人喃喃地回应鼬的话,眼睛却一直锁在佐助,或者说,佐助唯一露出来的他可以看到的手上。

  鼬看了看面前走神得厉害的鸣人,又感受着在自己身后缩得更厉害了的佐助,站了好一会,还是开口善意地示意鸣人,“鸣人,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鸣人如梦方醒,把门拉开得大了些,侧身做出一个让的动作,小手无措地抓了抓头发,“那,那个,进来坐吧。”

  进了门,他们在客厅面对面地坐下,鼬体察着两个小朋友情绪似乎都比较紧张,便找了一个比较温和的切入点开始话题,“鸣人,今天是你的生日。”

  “啊,是的!”鼬突然开始说话,鸣人下意识坐直身体回答,声音也不觉大了些。

  “生日快乐。”

  “啊……谢谢……”任何一个人的祝福鸣人都可以很高兴地收下,但不知为什么,这话由鼬说出来让他莫名其妙地有些不好意思。

  “听说,你想养我们佐助?”然而接下来的话题就切得很深了。

  “那个,我……”

  “而且还想很久了?”接踵而来的下一句让整段对话仿佛有了些咄咄逼人的意味。

  “……”鸣人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出来。佐助借着坐姿悄悄地拽了哥哥一把,但鼬仍旧板着脸不为所动。

  “我,我是想养佐助!但是我绝对不会把他从鼬哥和美琴阿姨身边抢走的!请,请给我一个机会!”鸣人双手握拳放在膝上,闭着眼睛用慷慨赴死的决心般大声道。

  “这样啊。”鼬看了眼直接把脸埋在自己怀里的弟弟,目光意味深长地在他透红的耳尖转了转,声音柔和了下来,“那佐助就交给你了。”

  “……诶?”鸣人还没回过神,抬起头呆呆地看着鼬。

  鼬强行把怀里的佐助拉出来,把他按到沙发上坐好,“我要去学校参加一个社会实践活动,佐助今天就先寄放在你家了,要好好照顾他哦。”

  鸣人反应过来,元气满满地应了一声,“没问题我说!一定会好好照顾佐助的!”

  “哥哥!”脸上潮红未褪的佐助不满地叫了一声。

  “佐助,这不是你自己答应鸣人的吗。听话。”鼬戳了戳佐助的额头,轻笑一声,站直身往玄关处走。

  鸣人很快活地挥着手臂,“鼬哥慢走啊我说!”

  门才合上,鸣人就开心地扑向佐助,“佐助是来为我达成生日愿望的吗!果然佐助最好了!”

  被鸣人的一扑压在沙发上有些喘不过气的佐助本来想一脚踹开对方,却在听见鸣人的后一句话的时候气消得无影无踪,举起的拳头不自觉松了力道,最后还是绵绵地搭在鸣人的背上,故作不经意地回应他这个拥抱,小声嘟囔,“大白痴。”

  鸣人知道这是佐助在别扭后的妥协时会有的表现,便笑嘻嘻地凑近他,“那既然佐助答应了,我们先从哪一步开始呢?”

  佐助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什么从哪一步开始?”

  “嘛,就是……是先给你喂饭呢,还是先给你换衣服呢,还是先哄你睡觉呢,还是先给你洗……唔!为什么打我啊佐助!”

  “不要再说了你这个白痴!”佐助越听下去越心惊,以至于脸上才褪去的潮红又重新爬了上来,佐助直接恼羞成怒地一下子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鸣人,“你到底知不知道‘养’是什么意思啊!”

  “当然知道啊我说!就是跟养小动物之类的差不多嘛!”鸣人委屈地摸摸刚才被佐助打了一拳的脑袋,“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打我啊佐助……”

  佐助没听见他后面的话,只是被他的前半段言论震得一愣一愣的。

  养小动物那样?养小动物的时候要给它喂饭,要给它换衣服,要给它顺毛,要帮它洗澡……这样一说好像也没错?

  不对等等他是人啊他为什么要被当成小动物来养!

  虽说年轻,到底还是贤七,从鸣人的神逻辑中总结出真理的佐助不禁有些伤心和失望:“所以你说的想养我,就是想把我当成小动物那样?”

  “不是的!”发现自己表述中愚蠢之处的鸣人连忙迅速坐起,急急地解释,“我只是,只是想和佐助有更特别一点的回忆而已!因为,像鼬哥和美琴阿姨对佐助那样,不就和佐助的日常生活差不多吗……”

  “……”佐助发现自己不争气地心软了,见鸣人眼巴巴看着他,便挪过去一点,拍拍鸣人的手,“那……就从喂东西开始吧……”

  鸣人眼睛一亮:“佐助不生气了吗?”

  “……”佐助仍旧红着脸,凶巴巴地看着他,“你到底喂不喂?”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56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