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7)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十四岁初二。
  _(:з)∠)_感觉自己写梗一点都不萌,还是推剧情吧。
  @懒态复萌双手递上迟来的粮_(:з)∠)_顺便算上这篇还差一篇哟w
  关于水户……我还真不知道她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于是套了个开朗大方的设定_(:з)∠)_

  渐入盛夏,阳光愈发炽烈,空气中的闷热也令人心烦气躁。这个学期还有两周就要结束了,但面对越来越近的期末考,斑在课堂上的却只是呵欠一个接着一个。

  “斑,你最近没有休息好么?”柱间发觉同桌支着脑袋打盹的时间越来越多,不免有些关切地问。

  “不是。”斑半眯着眼,懒懒地扫了柱间一眼——这个动作由现在的他做出来也已经很有了几分气势,“只是这种天气,总是让人很想睡觉。”

  今天小伙伴偶显出的女王范也很让柱间心神荡漾_(:з)∠)_。

  放学后,斑单肩挎着书包和柱间走在回家的小路上,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些有的没的,安逸的日子几乎就要让斑忘记之前在柱间家里看见的柱间的一身的伤。

  斑还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找那些人算账,就听到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柱间!斑!”

  清脆的女孩的嗓音呼着他们的名字,两人同时回头。女孩红色及肩的半长直发简单地披散着,出落得秀而不媚的五官正因笑意盈盈而更加婉丽。女孩向他们这边小跑过来,在他们身后几步停下。

  这女孩斑倒是认识的,便也打了声招呼:“水户。”

  柱间的反应就丰富了很多。他看着面前的女孩有些惊讶:“水户?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被称为水户的女孩似乎早就预料到柱间会问这个问题,笑得很是愉悦:“我们上个星期就开始放暑假了,也就是你们火之国……该说不愧是发达国家吗?”

  水户所在的涡之国是一个小国,虽然垄断了某种特殊技术,但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国情导致其依旧是个发展中国家。因为小时候他们三个就玩得蛮好,所以每逢长一些的节假日水户都会来木叶找他们玩。

  水户性格大方,并不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就过于地和他们避讳些什么,此时也是十分自然地伸出手掌从头顶平移到前方和柱间比划着:“你又长高了啊柱间,你们男生长得还真是快。”

  斑还没来得及深思看见水户凑近柱间时心里的那点不悦是怎么回事,水户就转过来也跟斑比划了一下,“斑也高了不少呢……不过还是比柱间矮哦?”

  斑:……上个月量身高的时候我才比那家伙矮一厘米吧!

  柱间:……咦?背后好凉?

  当然再怎么不爽也是柱间的锅,斑是不会对水户一个女孩子怎么样的,当下便果断转移了话题:“水户,你这次来还是住在亲戚家吗?”

  “这次不是啦。”说到这个,水户露出一个有点狡黠的笑,“猜猜我会住在哪里?你们绝对猜不到。”

  柱间一脸状况外,斑却扬了下眉。水户作为一个社交技能点很高的人,不会随便挑起一个无聊且无法持续下去的话题,但这个问题真的没有什么可聊性,除非……

  “难道你要住宾馆吗?”柱间明显不过脑就问出了这句话。

  水户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也料到柱间不会给出什么有营养的回答。见斑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水户撇撇嘴宣布了答案:“是柱间家啦!”

  柱间&斑:“?!??!”

  看见面前两个人露出了惊愕的神情,水户很有成就感地笑笑:“怎么样?就是让你们猜也猜不到吧!我当初知道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

  斑觉得不可置信,水户和柱间玩得再怎么好他们彼此也是异性,放两个青春期的异性共处一室……且不说漩涡家和千手家的关系到底有没有这么好,到底是哪家的家长提出来的这么心大?

  柱间对此很是错愕:“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水户也很纳闷:“我也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想的,就这么跟你爸说,你爸还同意了……”

  “可是,再怎么说,水户你也是个女孩子啊……”柱间低下头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水户,虽然小时候她经常在自己家里留宿,他们也曾因为小孩子幼稚的争执而有过毫无分寸的打闹,但现在他们到底都已经长大了。

  “我也是这样跟我爸说的啊。”水户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然后他跟我说其实从族谱上来看,千手和漩涡还算是个远亲,所以住在你家其实跟住在我之前的亲戚家没有什么区别……真当我傻呀,那为什么我直到现在才来你家住啊……”

  “既然柱间也算是你的远亲,那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反正大家都这么熟。”斑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出来说这一句的,这种微妙的尴尬让他感觉真是糟透了,“况且就柱间这个蠢样,也不用担心他会做出欺负女孩子的事。”最后斑也不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核心问题,声音是理智的冷淡,听起来就很可靠。

  水户其实也就是想抱怨两句,没想深究什么,柱间也是个粗神经的,于是这个话题就这么揭过,气氛又缓和了回来,只不过是夕阳投映在小径里移动中的影子多了一个。他们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水户和他们分享着在学校里的趣闻,斑心不在焉地时不时搭几句。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又觉得自己的思绪好像被什么东西搅乱了,心里便隐隐生出几分烦躁。

  分别的时候水户看了斑好几眼,目光中欲言又止的担忧让斑知道自己情绪外露太明显了。但捋不清源头的自己也跟水户解释不了什么,只能心里团着莫名的闷气往家里走。

  宇智波家。

  泉奈咬着笔头——要是被斑发现这个小动作他免不了又要对泉奈语重心长一番——数学好难呀……果然每次都能考满分的哥哥就是个天才呢!

  想到这个,泉奈转身过去拉了拉坐在一边的斑的衣角,声音软糯:“哥哥……”

  一向听到弟弟爱的呼唤都会被萌化得开启新模式的斑难得地没有动,泉奈不解且不满地撅起嘴,凑在斑的耳边,拉长音调,“哥——哥——”

  斑才回过神般扭过头,弟弟那双盛满了星星一样的大眼睛近在咫尺,偏着脑袋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刚才还被下午那件糟心事烦心的斑立马就被泉奈小天使治愈了,他在心里把泉奈拉进怀里虎摸个两三百遍后平静了下来,对着弟弟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抱歉,泉奈,有什么事吗?”

  泉奈今天放学回家就一直觉得哥哥有些不对劲,变得很容易走神,周身也有些低气压,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吃饭的时候,哥哥握着筷子沉思,夹菜的动作也很机械,一看就没什么胃口;晚饭后的甜点时间,哥哥捏着寿司沉思,最后连最爱的豆皮寿司也没吃几口就回了房。而现在,泉奈看了一眼斑面前摊开的干净得没有半点痕迹的作业,哥哥刚才一定是对着作业发呆了,到底是在想什么事情呢?

  “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忘记自己是想要请教功课的初衷,泉奈扒着斑的手臂,稍稍仰起脸看着斑。

  哥哥的目光又软了很多,很好很好,果然哥哥就是顶不住自己的颜遁的!再努力一下就能把话套出来了(๑•̀ㅂ•́)و✧

  泉奈双眉微微下撇,眸中的水光因着这个细微的动作而透出了忧心的意味,“哥哥这样,我很担心。”

  哥哥的表情开始纠结了,很好这是成功的开始!啊啊叹气了叹气了!要说了!

  “泉奈。”斑刚开口就突然后悔了,毕竟泉奈还小,怎么会懂这种事呢?但是看着弟弟想要为自己分忧的神情,斑又只得继续说下去,“如果一个父亲……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和别人家的儿子住,会是因为什么呢?”

  哥哥开口问的事情和预想中的种种都不一样,泉奈不由自主地一愣。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调动起平日里看的肥皂剧的桥段辅助思考,便笃定地给出答案:“那多半是想把女儿嫁人了吧。”

  嫁人……?也就是说……水户的爸爸想把水户嫁给柱间,而柱间的爸爸还没有反对?

  ……也是,这么明显的答案,早该想到了才对……可是,心里还是好难受……他们还没有成年,结婚不应该还是很遥远的事情么?不过,先定下来的话……

  ……不想再想下去了,一想到柱间会牵起一个女孩的手——哪怕那个女孩是水户,斑也觉得心里堵得慌。为什么呢?斑觉得,这个问题泉奈大概是不能给自己答案了。

  “……哥哥?”泉奈看着哥哥的目光从迷茫变得挣扎,甚至眼中渐渐蓄起了水光,眸子不自觉垂下睫毛轻轻颤抖,情绪好像变得更糟糕了,心底愈发担心了起来。

  “……”哥哥轻轻勾起了唇角,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方才的情绪都匿得无踪,“没什么,泉奈。”感受到弟弟目光中的忧虑丝毫不减,斑又继捏了捏他的脸蛋,“很谢谢你呢。之前叫我是功课不会做吗?”

  ……哥哥,这样转走话题真的又生硬又让人无法诟病啊,很犯规的好不好。泉奈被斑圈在怀里,这个姿势方便他们都看得清作业本上的题目。听着哥哥因为变声期而有些沉哑的声音耐心轻缓地给自己讲题,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听起来总有些涩。斑执着一支笔在草稿本上一步步列出富有诱导性的式子,泉奈趁着这个间隙悄悄抬头打量了几眼斑的侧脸。

  黑沉的眸子里密布如它的颜色一样的阴霾,忽略掉下抿的唇线几乎就会让旁人以为此刻的斑和平日里别无二致。

  但泉奈看出来了。

  哥哥,很难过啊。

TBC.
下一章转柱间(๑•̀ㅂ•́)و✧才不会只虐我斑呢。
顺便pr一口泉奈小天使_(:з)∠)_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