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6)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十四岁初二。
  @懒态复萌又一章呦喜闻乐见_(:з)∠)_
  先让我写几章梗,剧情先搁置一下吧_(:з)∠)_虽然剧情线暂缓但感情线飞跃呀!【借口】_(:з)∠)_
  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_(:з)∠)_但祝各位中秋快乐w

  和扉间解释一件在他眼里既定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容易,更何况事情的真相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个烂俗的梗。

  但好在他还是接受了,只是看柱间的眼神愈发嫌弃了。

  为什么?嗯,嫌弃柱间不需要任何理由(不)_(:з)∠)_。

  解决完问题之后,在这个写完作业的午后,柱间和斑一起去了市中心的电玩城。

  为什么未成年可以进电玩城?反正我这里是可以的(你)。

  然而……

  “为什么连新手教程都过不了啊!”第二次死在同一个地方,斑狠拍了一下游戏手柄,颇有些咬牙切齿地盯着倒计时询问是否续币的死亡界面。至少网游和页游从没吃过亏的斑不甘地咬着指甲,开始耐下性子回忆从开局到死亡的一帧帧画面,细细思索着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又输了游戏然而心思完全不在上面的柱间撑着脸看着斑带有不甘微愠和认真思绪的侧脸,又开始深陷颜遁不可自拔。

  斑斑和游戏机较真赌气的样子也好可爱_(:з)∠)_。

  这边斑已经大概思考出了游戏策略,一转头刚想跟柱间说明,就看到对方支着脸静静地看着自己。柱间的面貌很清秀,正处于成长中而未脱幼时的童稚,却已隐约透出日后的俊气。此时对方一双黑眸在略显阴暗的游戏间里反射着游戏屏幕的光,似乎是耀眼的熠熠又好像是安静的温柔。

  被这样看着,斑莫名地就有些脸热。

  于是他清咳了一声转开视线,已经忘了之前自己要做什么:“继续投吧。”

  “嗯。”柱间没有注意到斑突如其来的别扭,顺从地低头开始往孔内投币。

  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之后斑偷瞥了眼已经专注于屏幕的柱间,游戏间里又重陷入沉默。斑心不在焉地清着小怪,直到第一只小boss出场,他才猛地回过神。

  斑扫了一眼血条,稍稍松了口气,视焦又回到了boss举着棍棒的手上。

  “柱间,先打右边的膝盖!”

  “好的!”

  被阻止了行动之后的小boss无法接近他们,留在原地很快被干掉了。第一个小支线下来除了非攻击回合的剧情必要伤害之外两人都没有被扣除多余的血。这还算是个不错的开始,斑想,之间将自己刚才的划水状态抛到脑后。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第二小支线出现了两只小boss并且都不能打膝盖,只能寄望于弹无虚发地打中他们的弱点,才得以让自己的血被减得少些。

  第二支线完成之后,两人的血条果不其然已经下了大半。斑觉得自己已经看到结局了。

  意料之中地,两人顺着剧情上了桅杆之后,对面的小怪甩手一来就是六枚燃烧弹。炸弹是可以被攻击消除的,但扫射均分了伤害无法销毁其中任何一颗,集火又不能兼顾所有总会余下一部分。而且燃烧弹伤害似乎很高,虽然柱间没有理睬甩向自己的炸药转而去帮斑清扫,在弹药扑上两人屏幕时角色还是瞬间灰了视野。

  第三次了……

  斑伸手按了按额角,开始深沉地思考他过不了新手推荐关卡究竟是因为这游戏太坑必须续币,还是柱间周身自带的玩啥输啥光环笼罩在了整个游戏间。

  柱间这就该委屈了,赌运不好和玩啥输啥是两个概念。

  不过柱间并不知道此时的斑在想什么。他看了看屏幕上一跳一跳的续币倒计时,又看了看不自觉撅着嘴的一脸不爽的斑,心里被萌起了惊涛骇浪。

  (*/∇\*)斑的唇形好好看啊prprprprprprpr

  不过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在斑转过头来的时候恰到好处地过去顺毛:“不然我们就不玩这个了,去玩点别的?”

  好友如此自然地凑了过来,用变声期后略显沉哑而不复清亮的声音语调温柔地询问自己的意见,语气里还带有几分不易察觉的哄劝,斑突然就觉得心脏有些酥麻,他忍不住出了口气,无意识地抬手按了按胸口,这才发觉自己的心跳频率不知何时加快了些。

  “你怎么了?斑?”柱间关切地问。斑刚才一些异样的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他不禁有些担忧斑是身体不舒服却又犟着不肯说出来。

  “没什么。”斑仓皇地调过头,柱间刚才又靠过来了一些,明明两人都没有直接接触,但他的脸部温度还是不由自主地升高。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常,斑忙补了一句,“我们出去吧。”话音未落速度逃一般地走向外面。

  柱间看着斑抗拒自己关心般的行为,眉眼不由低落下来。但没一会他又调整好自己,下了座椅追了出去:“斑!等我一下啊!”

  离开那个游戏间之后,柱间追着斑来到了一排投球机面前。斑站在一台机器面前斜眼看着他——他们俩的游戏币全在柱间身上——柱间打着哈哈把币子递过去,斑轻哼一声接过来弯身投币。其间柱间还好奇地询问了斑脸上浮有一层晕红的原因,斑却可疑地扭开头不看他,一口咬定是室内太热——柱间摸了摸有些发凉的小臂,还是夏天,电玩城里开着空调啊?

  柱间就觉得斑没准真的是病了,也许是空调吹久了有些着凉,但他既然不愿意说,自己亲口提多半又会惹他生气,柱间想着,决定好好留意斑的状态,万一他突然晕倒(?)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接住他(……???)。

  于是两人就并排在两台机器前,一个手起球落投得痛快,一个手上投球目光却往另一个身上瞟。

  柱间原本还一本正经(?)地盯着斑的脸看,在斑投过几个球之后视线便开始不受控制地移向了斑的上臂。斑的皮肤很白,但不显病态,身体也因为长期运动的原因有着结实而不虬结的肌肉。他投球的时候上臂肌肉随着他的动作收紧又放松,紧实流畅的小臂线条一览无余,游戏厅内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上面,透出一种难言的诱惑。柱间感到喉间莫名一涩,下意识咽了咽唾沫。

  斑倒没有发觉柱间在看他。他只是不断地投球,捡球,投球,捡球,过硬的篮球技术让他十中八九,运动分子在身体里被激活后愈发兴奋地活动,血液中的酣畅驱散了方才在游戏间里吃瘪的郁闷。也许是因着运动带来的热血沸腾,尽管室内开着空调,斑颊边已渐渐消下的透红又一点一点染上了肌肤,对自己撩人姿态毫不自知的斑还停了一下,喘了几口气——其实只是调节呼吸,但在柱间看来就是喘——揉了揉有些酸的手臂——已经有些僵而显得线条异为明晰的肱二头肌在指甲光润指节精致的指间被一下一下按动,柱间觉得自己呼吸一窒——继续拿起了面前的篮球。

  旁边的柱间血槽已空,脑内全部都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一本满足的呐喊,其中隐约可见小恶魔阴森森的笑声。

  这一遭倒真的达到了他们来电玩城调节心情的目的。时间结束后斑转向了柱间,看见对方呆愣盯着自己以至于视焦发散的眸子,面露疑惑。当他移开视线看到柱间篮筐下电子计数屏的数字时,嫌弃地一皱眉。刚想毫无遮掩地说出你怎么变得这么辣鸡之类的话,斑又突然想到了早上看到的柱间背上那一道长长的刀痕,不禁心软了下来。

  于是出口的嘲讽变成了关心:“柱间,你背上的伤是不是还是很疼?”

  “……嗯?哦,那个啊……”柱间赶紧回神,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避开了斑的目光,“也不是很疼啦……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疼就说出来。”斑很认真地看着他。

  “……真的不疼……”

  斑一副看着傻瓜逞强的表情,刚想继续说点什么,柱间忙开口抢过了这个间隙:“斑,这里还有蛮多的币子诶,可是看时间我们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斑觉得柱间转移话题的功力真心不怎样,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的确,快到饭点了。但斑不太想把游戏币带回家,虽然他自己会来游戏厅玩,但他不希望泉奈对这种地方感兴趣。柱间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上午才跟扉间解释完下午就被发现出入营业性娱乐场所,打脸不要太快。

  “那不如我们去抓娃娃吧。”斑搁置了刚才的问题,想了想提议道,“虽然我从没抓过,不过听说很难抓,应该是个花币子的好办法。”

  同样对抓娃娃不熟悉的柱间很快点头同意。两人就来到了抓娃娃机面前。

  斑的目光不滞地滑过一排排各种不顺眼的娃娃,最后停在了一个做得很逼真的红眼睛小兔子玩偶上面。

  “诶,斑你想抓这个?”柱间跟过来看了看兔子,又看了看投币孔旁的提示,“做得还不错……要五枚一次……”

  “我觉得它很像泉奈。”本来对抓娃娃没什么兴趣的斑开始有些兴奋,“泉奈抱着它肯定很可爱!”

  没有深思这一番话暴露了斑一种怎样的奇怪趣味,柱间左右看了看,实在找不到什么像扉间的娃娃,于是看向了兔子旁边的一只毛绒绒的小刺猬——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只刺猬是白毛——“那不如我抓这个好了,形状看起来很好抓。”

  找好目标,两人迅速地投下币操纵手杆抓娃娃。机械臂停在小兔子上方,斑确认了一下抓钩和兔子的方位,按下了抓取。

  看着机械臂徐徐地伸下又徐徐地提起真是个蛋疼的过程,而更加蛋疼的大概就是,被夹起的玩偶在徐徐地挪动到洞口的途中,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突然掉下来,然后滚到一个离洞口更远的地方。

  斑内心波动异常甚至又投了五个币。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_(:з)∠)_。

  事实证明,抓娃娃的确是一个很烧币子的游戏,原本剩下币子就不多的二人没过多久就把币子花没了。但本质上的区别是,柱间最后抓到了那个白色的小刺猬,但斑一直没抓到那只可爱的小兔子。为此柱间劝了好一会斑才放弃了继续氪的念头。

  回到家以后,扉间对柱间手上的小刺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柱间便顺水推舟地表示可以送给他。

  至于斑去了好几次之后还是搞到了小兔子从此把它摆在了泉奈的枕边,以及那只白色的毛绒小刺猬对扉间未来走上毛领的不归路具有如何不可磨灭的影响,那就是之后的事了。

TBC.
_(:з)∠)高中住校都没什么时间码字,趁着放假摸一章。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三次都没打通新手关卡,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_(:з)∠)_

评论 ( 13 )
热度 ( 32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