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5)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十四岁初二。

   @懒态复萌 么么啪来吃_(:з」∠)_顺便催粮。

  好想看他们谈恋爱_(:з」∠)_。


  星期六上午斑来到柱间家的时候是扉间给开的门。

  一开门看见是他,扉间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之所以说奇怪,倒不是扉间的脸部因表情而显得有多扭曲,而是因为斑往常都没有看见扉间拿这种眼神看自己。

  斑也没来得及多思考些什么,扉间就侧身让他进了屋。在客厅里给两个弟弟讲题的柱间看见斑,便趁着弟弟们低头写字的间隙朝斑愉快地扑了过来:“斑你来啦!”

  一个不设防被熊抱住的斑视线越过柱间,看到两个认认真真写作业的小孩子偷偷用好奇的目光看他们,顿时脸有些黑:“柱间,你还是小孩子吗?”

  说归说,斑也知道小伙伴的大力不是自己能挣开的,倒也没动。

  于是斑又感觉到了异样的注视。

  稍稍偏过头,斑不露声色地观察了一会从进门开始他就觉得奇怪的扉间。令他有些诧异的是,扉间不但在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他,而且还在看着柱间。

  眼睛里面是冷漠和……厌弃?斑知道扉间一直不喜欢自己,被他用厌弃的眼神看着除了心里有点不舒服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但柱间,可是扉间的亲哥哥啊!虽然对弟弟有点不靠谱,但扉间也不该用这种态度对待兄长才对啊?

  斑转回眼珠,看着挂在自己身上还笑得没心没肺的柱间,这个白痴,到底有没有察觉到啊?

  “斑,虽然你来得这么早我很开心啦,可是我还要教板间和瓦间写作业。”在斑身上腻够了,柱间直起身站好,“如果斑想做功课或者打游戏的话就先上楼去吧,我不用多久的。”

  “我不急,可以先和你一起教他们。这样比较快。”斑表示不介意,边说还边往两个弟弟那边走,“板间还是对数学有些苦手吗?”

  话音未落斑就察觉到了被投诸在自己身上的敌意。他回过头去,看向了面色复杂难解的扉间——这股负面情绪太明显了,斑想忽略都难。两个人沉默地对视良久,最后扉间先动了。他一转身上了楼,停步在台阶上,欲言又止地看着听到斑也愿意去教他们而表现出期待的板间和瓦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抬步继续往上走。

  扉间走后客厅里的气温明显回暖了些,向来迟钝的柱间也感觉到了不对,用担忧的眼神向斑询问,斑只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接下来的教学过程,如斑所说,因为他的加入而结束得更早。其实千手家的孩子,除了扉间外都和斑处得不错,两个小孩因为有成绩优异且是外家人的斑的教导和督促,学习态度也变得更积极了起来,很快收到了不小的成效。在终于把作业写完的板间和瓦间打开电视的欢笑声中,斑和柱间一起上了楼。

  “明明我才是他们的哥哥嘛,可是比起我来他们好像更喜欢斑一些。”柱间瘪着嘴,看起来还有些委屈。

  “那是因为你这个哥哥太蠢了,而且一点威严都没有,小孩子都比较愿意信服看起来可靠的人。”斑毫不客气地评价道。

  不过一提到这个,斑又想起扉间的异常来。

  托腮看着练习册里的题目,简单无脑的计算题已经全部解决,但那些有着一两行或是三四行文字的题目一篇空白,斑已经盯了它们十几分钟,全然无法看进一个字。斑索性直接甩下笔,碰在纸张上闷闷的一声“啪”成功吸引了柱间的注意。

  “斑,怎么了?”柱间好声好气地问。

  斑手掌依旧抵在脸廓边,姿势不动,斜乜着柱间:“你是不是跟扉间闹矛盾了?”

  “扉间?”柱间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有啊,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有事情瞒着我。”斑却仿佛没听到他说话般笃定道。

  “……啊?”柱间有些头疼,这对话他怎么听不懂了呢?

  斑放下了一直支着脸的手,侧过身面向柱间,认认真真地和柱间对视:“昨天早上你问我是不是出去跟别人打架,但前天放学的时候没有问。说明从放学后我们分开到第二天早上我到学校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件你知道我去和别人打架的事情。并且你刚好在这段时间里弄了一身伤。”

  “……”

  斑没有理会柱间的沉默,自顾自地继续道:“而且今天扉间对我的态度很奇怪,我这周三见他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但是今天我根本没能和他说上一句话。”

  斑又靠近了柱间一些,让对方避无可避:“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柱间。”

  “……”柱间依旧不说话,抿住下唇别开脸不看他。

  斑也没说话,就这样跟柱间僵持了十多分钟。

  最后斑还是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朝门口走去。柱间反应过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斑!”

  “拉我干什么。”斑冷笑一声,“你既然不愿意和我推心置腹,我们也没必要做朋友了。”

  斑知道这句话一出来柱间一定会妥协,所以实际上也就是吓吓他而已。果不其然,本来还一张纠结脸的柱间瞬间眼泪汪汪地扑上来抱住斑的腰,QAQ地把小树林的事情全招了。

  “……所以说,你一身伤回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遮就被扉间看到了?”斑拧着眉毛,难怪扉间会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他们,估摸着他俩现在在标准优等生扉间眼里已经是所谓社会青年了吧!

  “是啊……我还问他医药箱在哪里……”柱间依旧抱着斑的腰不撒手,还不怕死地蹭了蹭,“斑不要跟我绝交……我不是不愿意和斑讲实话……我只是不想让斑再和那些人有牵扯而已……QAQ斑……”

  正在思考怎么向扉间解释的斑下意识地揉了揉柱间抵在他胸前的脑袋:“好了,我又不是真的要跟你绝交,你就是这么好骗。”然而出口的话丝毫没有安抚意味_(:з)∠)_。

  “斑……”柱间更委屈了,直接以这个姿势赖在斑怀里不动了。斑还在边沉思扉间的问题边无意识地继续玩着柱间顺滑柔软的头发。

  直到斑思量出个大概,才反应过来般嫌弃地推开明显在他身上窝上瘾了的柱间:“总之我们得找个机会跟扉间说明白,被他那样盯着我也是受够了,你还一点自觉都没……喂你怎么又消沉了啊!”最后一句是斑提起一言不合又蹲角落的柱间的领子说的。

  柱间被从角落里提出来以后就趴在桌子上,虽然不再消沉了,但看起来仍旧没有什么精神气。

  斑本来坐回位置上想要继续写作业,但看到柱间的姿势突然想到,昨天早上他也是这个样子趴在桌上。

  这么一来斑就有些心软了,他转头看着柱间,想了想问:“柱间,你今天擦药了吗?”

  柱间也没想到斑会问这个,“诶”了一声,摸了摸脑袋:“没有,忘了……”

  “那,我帮你上药吧?”斑犹豫着问。

  “啊,不用啦!我没什么事的,谢谢斑的关心!”柱间笑得眉眼弯弯,“我的身体你知道的嘛,已经好很多啦。晚点可以自己弄的。”

  “但后背之类的地方,自己弄起来不方便吧?”斑被拒绝之后莫名有些不高兴。大概是因为柱间是替自己去赴约才受伤又不愿意让自己帮忙的缘故吧,斑想。

  “我已经自己弄过几次啦,已经明白要怎么做了,斑就不用担……”

  “啰嗦!”斑直接双手抓住柱间肩头,趁他不备把他摔到床上。

  “唔!”尽管垫有软和的被料,但后背猛然撞在上面依然不好受,况且柱间现在还负着伤,于是背腔的闷痛和皮肤上淤青被压迫的钝痛一齐传递到了神经元。

  斑看着柱间皱起的眉峰,心里也明白自己有些过分了,忙松开柱间的双肩,把他扶起来,小心翼翼地一下一下轻轻抚着柱间的后背:“柱间,对不起,你还好吧……”

  柱间顺了几口气,仰起脸对斑笑了笑:“没事的啦……”

  看着他一如既往笑得如料峭春寒中的暖阳,斑心底愈发觉得气闷。

  不过斑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他弄疼柱间是一回事,他帮柱间上药又是另一回事。于是斑迅速恢复高冷气场,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柱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脱,一个是我帮你脱。”

  柱间(一脸懵逼jpg.):“啊???”

  见柱间懵逼得仿佛一个zz,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抓住柱间上衣的衣领一把扯开。

  被好好扣住的衬衣顿时敞开大半,柱间大脑已然当机,斑没有理会他,继续拉开剩下的小半排扣子,手腕一翻就将柱间的衣服扒了下来。

  眼前裸露出来的少年的身体较一般的青春期男生来说更为健壮,手臂肌理线条流畅,胸腹肌肉看起来紧实有力。斑顺便看了眼柱间的腹肌,嗯,六块。顺手摸了一下,手感还不错。

  柱间回过神来,立马迅速后撤,脸红得像桃子,指着斑的手指都在颤抖,说话也磕巴了起来:“你你……我……”

  斑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了?你是姑娘么?我们小学的时候不是还一起洗过澡吗?”

  “可、你那时候没有摸……”

  “那是因为你那时候还没有腹肌啊!”斑把柱间的衣服扔到一边,慢慢朝柱间走过去。就在柱间觉得自己要失去贞操(不)的时候,斑在床头柜边停下了。他打开柱间放在上面的医药箱,边打量里面的药品边和柱间说话:“一会你最好还是不要乱动,不然我就给你添点新伤。”

  “斑明明是在关心我啊,为什么不能温柔一点呢……”柱间脸上的余热还没有消,侧着头碎碎念。

  “闭嘴。”斑看完一箱药品的主治功能之后拿出一瓶,横了有些消沉的柱间一眼,“坐好。”

  柱间瘪瘪嘴,调整姿势跪坐好。

  斑侧坐在床边,把药水弄上柱间的胳膊之后就着姿势缓缓推开。药品的味道顿时在房中散开,但意外地不是那么难闻。“怎么样?”斑问。他很少受瘀伤,没有处理过多少次,也只是大致懂得做法而已。

  柱间舒了口气,略略回头对斑笑了笑,“舒服很多了,谢谢斑。”

  斑稍稍放心。观察到柱间的胸腹处都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想必是用手臂挡住了对胸腹的攻击吧,也难怪小臂上的瘀痕简直是一块叠着一块——斑便爬上床,绕到柱间背后。

  在柱间身形一僵的同时,斑也看清了柱间后背的光景。

  已经初显宽阔厚实的背部只有少少几个淤青,然而从右肩胛骨一直划拉到逼近肾部的还未完全结痂的割痕在浅小麦色的皮肤上尤为明显。

  “他们还带了刀?”斑的声音冷了不少。

  “……嗯。”

  “你是白痴吗为什么不去医院!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怎么办!”斑直接就炸了。

  “斑。”柱间侧转回身,一手按住他的肩膀,“我没事的。伤口不深。我不想麻烦别人。”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斑。”柱间按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语气依旧温和,“斑。你会帮我保密的,对吧?”

  斑看着柱间。他清秀还略带稚气的面庞上带有能让人安下心的笑容,然而此刻在斑眼里,这样的笑就像夕阳的光,甚至灼得他有些疼。

  看着这样的柱间,斑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嗯。”斑轻轻应道。

TBC.

_(:з」∠)_我真是要嫌弃死我自己的词汇量了。

评论 ( 13 )
热度 ( 40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2. 蛙仔今天又不回家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样的设定,竹马竹马,然后两家无世仇神马的,实在太美好了:)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