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3)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14岁初二。主cp柱斑_(:з)∠)_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副cp。
  @懒态复萌←我知道手机不能艾特_(:з)∠)_走个程序而已,虽然这章不好吃,但是例行催粮_(:з)∠)_。

  斑这天早晨是自然醒的。

  久违地没有了双眼疲倦的酸涩,没有了头重脚轻的昏沉,但斑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般有些不习惯。

  斑看了眼床头的新闹钟——六点十三,原来也不过就是比平时多睡了十多分钟而已。

  不过,柱间那家伙今天居然没来叫他,有点反常。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那些话?那也太玻璃心了吧……

  斑想着些有的没的,简单地洗漱完毕。拉开门刚想下楼,突然想到了什么,转了个方向来到二楼另一间卧室门前。

  慢慢推开门,没听到房内有什么响动,斑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泉奈还没有醒,侧卧在床上,双手抱着被团起的被子的一角,背面没有盖好,衣服掀起,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背。

  斑赶紧上前拉下泉奈的衣服,帮他把被子掖好,然后坐在床边慈爱地端详着弟弟的睡颜。

  如想象中的一样,红润的嘴唇,透粉的双颊,微曲的睫毛,斑在一边看得心都要化了,弟弟果然是最可爱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斑伸手揉了揉泉奈的脑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泉奈悠悠转醒,有些迷茫地抬头看着斑,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哥哥?”声音软糯得像布丁。

  对着如此软萌的弟弟,斑难得地柔和了声线:“泉奈,起床了。”

  虽然有些不习惯,不过这样的早晨好像也不赖!

  下楼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已经出门上班了。泉奈还在楼上洗漱,斑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面包,突然有点怀念和柱间一起去上学的日子。好歹,因为是在外面买早餐的缘故,斑每天早上吃的可都是豆皮寿司。

  嗯……不如一会出门先去柱间家看看好了,兴许他只是起晚了呢?走得快一些应该不会迟到的吧。喝着没有多少糖分的牛奶,斑想。

  去柱间家的路上斑遇到了扉间。

  斑对这个柱间最大的弟弟没有什么偏见,但是扉间一直对他十分冷淡,好像不太喜欢他。

  犹豫了一下,斑还是开口问道:“扉间,柱间他还在家吗?”

  扉间抬头和斑对视。第一次见到斑的时候,斑正在他们家的客厅和柱间滚做一团,难舍难分地扭打在一起,见到扉间也只是随意地打了一下招呼,完全没有在别人家做客的自觉,继续对柱间拳脚相向。扉间觉得斑这样的人迟早会带坏大哥,所以一直不太喜欢柱间和斑待在一起,特别是出了昨天那件事情之后。扉间没有听柱间的解释,但他了解自己的哥哥,柱间不是会去和别人生事的人,但不乐于惹是生非的大哥还是和别人打架了,这一定是斑拉上的。他平时和斑打打闹闹可以说是切磋,也可以当做是他们关系好的一种体现。但是和其他人打架就不一样了,这容易招致颇多的“恩怨”,大哥的生活迟早会因此而一团乱。

  所以我们并不能指望扉间此时会给斑多少好脸色,但他也是个有教养的好孩子,所以他只是冷淡地回应了一句“我哥已经出门了”然后绕过斑走了过去。

  宇智波斑看起来居然完全没受伤,肯定是在打架的时候把大哥推到前面去了!

  完全不知道扉间在想什么的斑站在原地,觉得自己有点傻。

  柱间可是日常五点多就起床的人啊!就算起晚了,也会比这早得多啊!

  斑顿时感觉有些气,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气。

  一大清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斑烦躁地掉头走上去学校的路。

  到了学校,斑看着套着一件校服外套趴在桌子上伏头的柱间,有些疑惑。这个处于亚热带的国家夏天即使是清晨也并不凉快,为什么柱间要穿外套呢?——好在也因着这股疑惑,斑莫名生起来的气消了一些。

  “早啊,柱间。”斑向他打招呼。

  没想到柱间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忙乱地拉过敞开的校服外套的一角:“斑,早。”

  坐到座位上,斑本来想问柱间为什么今天没有来叫他,但想了想柱间好像没有天天都来叫他起床的义务,思及此斑又感到自己烦躁了起来。

  于是他决定从另一个话题开始:“怎么样?昨天有没有被女孩子告白?”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些。

  毕竟追究起来,“因为你没有来喊我上学所以我很气”什么的,听起来也是挺矫情的。

  柱间叹了口气:“没有。”

  “咦,居然不是告白?所以那张纸条是叫你去干嘛的啊?”斑对此好奇了起来。

  “……”没想到柱间沉默了下来,他转过头抬眼看向斑,依旧是趴着的姿势。“斑。”柱间轻轻叫了他一声。

  斑和柱间对视,他平日里跃动着阳光般光芒的眸子此刻一片沉静,像是夏夜中缀满繁星的夜空。斑突然觉得有些心跳加速。

  ……错觉吗?

  不过,柱间这个样子真的很少见啊。

  “你是不是……背着我和别人打架了?”柱间的声音有些低,让人分辨不出其中隐藏着什么情绪。

  如果是别人听到这句话,大概会觉得柱间的措辞很奇怪,但斑却有些心虚。实际上,因为斑很热衷于格斗,所以柱间一度很担心他会在外面惹事。所以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柱间和斑立了一个赌约,如果斑打架输给柱间的话,斑就必须答应柱间不能在非自卫的情况下和别人打架。斑输了,所以也答应遵守这个约定。但从上个学期开始就有人有意无意地找斑的麻烦,在斑一次自卫性质的还手之后,那群人开始隔三差五地来挑衅他。虽然斑一直有柱间陪着时不时地练手,但终归是有些手痒,所以经常顺应着那群人的意和他们约架。

  当然,一直撕到这个学期也没断干净。不过,柱间是怎么知道的?

  (ฅ´ω`ฅ)傻孩子你先掀开他的外套看看嘛。

  当然,斑并没有这样做。他只是在该不该说谎间挣扎。

  柱间既然会问出这样的话,那说谎就必然会有被拆穿的风险。那么是犯错之后痛快承认让柱间感到难过好呢,还是犯错之后拒不承认被拆穿让柱间觉得生气好呢?

  决定了。斑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柱间:“是。”

  又是沉默。

  柱间垂下了眼睛:“下次别这样了。”

  “……嗯。”

  “不过……斑为什么要去找别人呢……”柱间的声音听起来很低落,“难道我已经不能满足斑了吗……”

  “……虽然说的确是我不对但你不要突然就消沉啊!而且你说话这么奇怪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反正,斑斑要请我吃蘑菇杂饭。”柱间的语气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

  “……我又没有被告白。”

  “斑……”柱间趴在桌上,用仿佛盛着泪光的亮晶晶的眼神看他,猝不及防被萌到的斑心跳一快。

  “知道了知道了。”斑扁了扁嘴,做出一副不得己的无奈模样挪开视线,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说,那张字条到底是叫你去干什么的啊?”

  “嗯……只是同学的恶作剧而已。”

  “这样啊。”斑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那你今天为什么要穿外套?不热吗?”

  “啊……昨晚着凉了。”柱间含糊其辞。

  “着凉了?”斑狐疑地看着他。他和柱间从小认识到大,从没见过柱间生什么病,可以说这家伙身体健康百毒不侵。

  “嗯。没错。”柱间笃定地点头。

  “……好吧。”斑不再追究,打开书包拿出要上交的作业,没有注意到柱间松了口气。

  下第二节课后,老师告诉他们防疫站的人来给学生注射疫苗,让他们去二号教学楼三楼排队等候。

  柱间听得心不在焉,斑拉着他一起去排队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打针……是要撸起袖子的啊!

  想着昨晚上药的时候小臂上或青或紫的大片淤青,柱间看了眼斑,觉得药丸。

  不过还好,斑是排在他前面的,等斑注射完出了教室,就不会看到他的伤了。

  正当柱间觉得计划通的时候,正在和他聊天的斑视线飘到他后面,然后兴奋地和他后面的人打了个招呼,顺手就把柱间拉上前然后站在了柱间的位置上,开始和后面的人聊起来。

  ……好吧,就算没有地利,只要斑不看,他就不会知道。

  没有多久就轮到了柱间,柱间瞟了眼还在和别人聊天的斑,上前在座位上坐下,低声对面前的护士道:“请打快一些。”

  护士姐姐理所应当地以为这位男同学只是怕疼才会如此,所以当她自认为善解人意地点头挽起柱间外套的衣袖却看到小麦色皮肤上的大片淤青时,她控制不住惊叫了一声。

  这声惊呼不大不小,却偏偏被柱间不希望听到的人在意到了。

  柱间条件反射地回头看斑,斑也在看他,双目微睁,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露出的手臂上大大小小的瘀痕:“柱间……?”

  今天真是倒霉啊。柱间压着肘弯里的棉签,看着面前神色晦暗的斑,心想。

TBC.
初中好像不会有疫苗站的人来打针_(:з)∠)_我不听我不听

评论 ( 5 )
热度 ( 36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