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2)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此时柱间和斑十四岁初二。主cp柱斑,有副cp再打tag。

  _(:з」∠)_不是很懂日本的学校,本来想按照国内的写但是又掺了点什么鬼进去,大概有些怪,将就着吃吧_(:з」∠)_。

  养家糊口(不)的扉间间_(:з」∠)_

   @懒态复萌 例行催粮_(:з」∠)_交出人鱼。

 

  体育课是下午最后一节。

 

  例行跑圈没什么意思,好在近期没有什么比赛和测试,老师也没有让他们多做些别的什么运动就宣布自由活动。

 

  女生们如释重负地坐到树荫里叽叽喳喳地聊天,而活泼好动的男生们则更愿意顶着骄阳做些挥洒汗水的运动。

 

  看着斑跃起扣篮时衣服下摆微微掀起露出的一小截肌肉紧实的腰腹,坐在球场边的柱间默默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柱间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从上午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大概也抑制不住想要放飞的脑神经了。既然没有办法移开视线的话,那就好好欣赏好了_(:з)∠)_。

 

  少年你有这样的想法是很危险的啊。

 

  一个篮球滚到脚边,柱间抬头看见斑站在他面前,伸手就拿过他手上的矿泉水瓶,仰头一口灌下。颈间的汗液顺着颈部线条缓缓滚落滑进球服背心里,性感的喉结有节奏地耸动,挂有晶莹汗珠的锁骨精致白皙以致惑人。柱间的目光在斑的脖颈绕了几圈,最后还是转开。从心理上来说,他果然还是不习惯随时随地视女干小伙伴。

 

  斑喝完水,拿过瓶盖在瓶口扭了两下,随手把水瓶丢在地上:“在这儿愣着干什么,过来一起打球啊。”

 

  柱间抬头又看了眼斑,视线划过他沾有汗水的额角,定在他闪动着肆意飞扬的光彩的双眸。小天使缩在角落里对着面前狞笑着的小恶魔哭唧唧地求饶。受了蛊惑般地一手勾过篮球,柱间就跟着斑一起上了球场。

 

  当然,彼时在篮球场上和小伙伴一起愉快嬉戏的柱间并不知道他将面对什么样的水深火热。

 

  下课后,教室。

 

  几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打着耳钉的少年结伴走进这里,看着教室里仅有的几个同学,有些奇怪:“怎么人这么少?”

 

  “他们上节是体育。”其中一人去看了眼课程表。

 

  “嘁。”为首的那个无视教室里被吓坏要跑路的同学,伸手抓住要去倒垃圾的值日生,“宇智波斑坐哪儿?”

 

  “第二组最后一桌。”一脸懵逼的值日生被放开后赶紧出教室去完成未竟的清洁事业。

 

  不良少年翻了翻讲台的抽屉,扯出一张白纸,拿着记号笔刷刷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随便折了折,走到最后一桌。

 

  “所以是哪个?”为首的看着两张并在一起的桌子。

 

  刚刚看课程表的少年大概是这里唯一的智商担当,他翻开左边桌面上的练习册,看着扉页上的“千手柱间”,合上了书页。“应该是右边那个。”他说。

 

  于是粗神经的不良少年们把纸条塞进右边课桌的抽屉,扬长而去。

 

  值日生倒垃圾回来的时候心有余悸地从后门往教室里看了看,发现刚才那伙人已经走了,便松了口气要走进去。走进门里的时候吓了一跳,有个穿着同校校服的女孩怯怯地站在前门往里望,见到值日生,有些磕巴地开口道:“请……请问柱间学长是在这个班吗?”

 

  比起刚刚那群煞神这个妹子不知道要可爱多少倍。值日生心想着,出口的语气就和气了很多:“是啊,他上体育课还没回来,你找他的话可以先等一下。”

 

  女孩忙摆了摆手:“不,我就只是想问一下,柱间学长坐在哪里?”

 

  “第二组最后一桌。”值日生说着走到后走廊去收拾清洁工具了。

 

  女孩走到最后一桌,见右边课桌的桌面上什么都没有,就翻了翻左边课桌上的练习册。看到扉页上的“千手柱间”,女孩忍不住又往后翻了十几页,并陷入了几分钟“柱间学长的字还是那么好看”的痴汉状态。回过神来,女孩把一直捏在手上的小纸条放进了左边课桌的抽屉,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就赶紧悄咪咪地离开了。

 

  几分钟后,教室。

 

  柱间和斑在更衣室换完衣服回来,教室里的同学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桌面上的练习册抱怨道:“课代表就不能忘发作业一天吗?”说着翻了翻上面的那本,丢到柱间的桌面,把下面那本收回自己的书包。

 

  柱间耸了耸肩把斑丢过来的练习册也收进书包,弯腰动作时发现了原本空荡荡的桌肚里多了张纸条:“诶?”

 

  “怎么了你?”斑把手伸进课桌想拿出里面的练习册时,也摸出了一张纸条。

 

  “……”两人各自拿着一张纸条相对无言。

 

  斑先打开了自己的:“放学后天台见?你的是什么?”

 

  “放学后小树林见。”柱间也开了纸条,有些苦恼地看了看黑板旁挂着的钟表,“我有点不想去。”

 

  斑却摸了摸下巴,明显来了兴致:“小树林?听起来像是个告白的场所啊?告白成功以后还可以顺道做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柱间扁了扁嘴,不知为何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是天台也是个告白的好场所啊,现在放学了肯定没什么人了。”

 

  “你懂个屁!”斑轻蔑地一笑,“放学以后不良少年总喜欢跑到天台去抽烟,这张纸条肯定是找我约架的!”

 

  “可是……”柱间继续端详了一会手上的纸条,又转头看了看斑的,“可是我这张纸条上的字很丑呀,哪有女孩子的字这么难看的,你的那张字就很娟秀,肯定是女孩子写的。”

 

  “女孩子写字丑怎么了?你不可以因为人家写字不好看就嫌弃她啊。”斑看起来是一口咬定柱间要被人告白了,“而且写字好看也不一定就是女孩子啊,流氓里面也是有文化人的。”

 

  “……”柱间说不出话了。想到自己或者斑要被女孩子告白,心中怪异的不适感就逐渐放大。柱间身体稍稍前倾,抓住了斑的双手,“斑我们都别去了好不好?已经这么晚了,会有危险的。”

 

  “那怎么行?这可是生活难得的惊喜啊。”斑显然不太乐意,“而且能有什么危险?不管是打架还是告白,我都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那如果是告白,斑会接受吗?”柱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问出这种奇怪的话。

 

  斑侧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我也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虽然心里的不适感还在,但听到斑的话后柱间的心情缓和了一点。发现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柱间赶紧松手,为了缓解并不存在的尴尬而挠了挠头:“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反正我也不太想去。”

 

  “你怎么能让女孩子一直在那里等你啊?”斑一脸的不赞同,“你这样以后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所以说,你为什么觉得约我的一定就是女孩子呢……”柱间觉得有点无力,并且因为斑迫不及待把自己推出去的言行感到有些不开心。

 

  “你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斑有些不耐烦起来。他双手环胸看着柱间,“不如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被女孩子告白了,你明天就请我吃豆皮寿司,(小声)路口新开那家店好像不错……嗯,如果我被女孩子告白了,我就请你吃蘑菇杂饭。”

 

  “其实,不用打赌我也可以请你吃的。”柱间在一边默默举手。

 

  “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啊!”斑鄙视地看了这个没有生活热情的家伙一眼,把收拾好的书包挎到肩上,“我走了,你明天可要如实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被告白噢。”

 

  柱间怅然若失地看着斑的背影,无奈地拎着书包也离开了教室。

 

  教学楼。

 

  斑一级一级地走上台阶,心里正盘算着要怎么把跟自己约架的zz压着揍一顿,就在天台上的景象一点一点地出现在视野里时,看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背对着他站在栏杆边,心下直道不好,难道要请客了!

 

  大概是听到脚步声,女孩有些慌乱地转过身看向来人,看清是斑时有些惊讶:“斑学长?”

 

  斑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算是回应。这个女孩他认得,有段时间周末在柱间家向柱间请教功课,斑去找柱间玩的时候见过几面。让斑松了口气的是女孩的反应,她见到自己表现出的是惊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样肯定不是要表白了,斑为逃离请客的宿命而欣慰。

 

  “那个……柱间学长呢?”女孩小声地问道。

 

  “你找柱间?有人约他,他已经走了。”斑拿着自己收到的那张纸条,将它展开在女孩面前,“把这个塞到我桌子里的是你?”

 

  “啊……是……可是,我是给柱间学长的啊……”女孩茫然地看着斑手上那张自己认认真真写好每个字的纸条,声音越来越小。

 

  “给柱间的?”斑把那张纸叠回去,递回去给女孩,“那你可能是弄错了,我跟柱间是同桌。”

 

  “是……是吗……”女孩拿回自己的纸条,有些失魂落魄,明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

 

  “你找柱间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转告他。”斑觉得让对方白来一趟也不好,便道。

 

  “不,不用了,谢谢斑学长!”女孩听到这句话忙对着斑鞠了一躬,然后匆匆下了楼。

 

  斑看着女孩的背影,有些闷气:这么说柱间是对的,天台比起约架更适合告白?

 

  并不知道天台发生了什么的柱间走在去校园小树林的路上。他们的学校有一个不大的花园,花园的长廊后面就是一片小树林,是校园里面比较隐秘的地方,兴许就像斑说的那样,适合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虽然夏天昼日比较长,但毕竟已经有些晚了,天色开始渐渐暗下来,柱间有些犹豫要不要直接回去,明天再胡诌些什么来糊弄斑。

 

  但是想到斑的那句“明天你可要如实告诉我”,柱间便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已经有些阴森森的小树林。

 

  没走多久,柱间就看到了一些人。好吧,从数量上来说的话,大概是一群人,二十来个。

 

  看到柱间过来,本来只是低声絮絮叨叨的人们便炸开来。变得嘈杂的人声中隐约可以听见几句脏话,以及“终于来了”“今天要修理得这小子妈都不认得”之类。柱间心里暗道不好,这看起来还真是来约架的。

 

  柱间刚要转身就走,却已经有几个人反应快地堵了上来。

 

  “怎么,宇智波斑,上次打得挺爽,这次就想跑?”

 

  柱间明白了,这群人要找的是斑,但不知为什么,纸条到了自己的桌子里。

 

  心里庆幸此时在这里的不是斑,柱间开口解释道:“你们弄错了,我不是斑……”

 

  “哈?”天色很暗了,那群人其实也看不清柱间的脸,然而人群中的一个声音继续道,“虽然我们人多,但你也不用吓得连名字都不要了吧,宇智波斑?”

 

  话说到这里,柱间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松离开了。看着渐渐围过来的人,柱间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把肩上书包丢到地上。

 

  斑下了楼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去围观一下柱间被告白——是的,即使他拿了本该给柱间的可能会促成他被告白的字条,他也依然认为会有第二张字条会约柱间去告白。一想到柱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向对面的女孩说出拒绝的话的蠢样子,斑就忍不住笑出声。不过,为什么这么确定柱间会拒绝呢?斑想了一下,觉得一定是因为柱间这个感情迟钝的木头不可能这么早对别人动心,毕竟连情商不低的自己都还没有谈恋爱嘛。

 

  当斑慢慢悠悠地来到小树林时,发现已经没有人在那里了,除了地上的落叶比较凌乱之外,树林里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看样子是已经完事了啊,斑想着,颇为遗憾地离开了。

 

  千手家。

 

  在厨房里炒菜的扉间听到家门打开的声音,咕哝道:“总算回来了啊。”

 

  就在他翻炒两下准备将菜装盘的时候,听见了门关上后从客厅里传来的板间和瓦间的惊呼声。

 

  扉间皱了皱眉,转身走出厨房,刚想呵斥板间和瓦间不要在看电视的时候大呼小叫,就因为看到了柱间的样子而愣在了原地。

 

  柱间的头发有些凌乱,露在校服外的手臂上是大大小小的青紫色的淤青,脸上也有擦伤,校服被划开了几道口子,灰扑扑的像是在土里滚过一圈。

 

  看到扉间出来,柱间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一下:“扉间,上次你把医药箱放哪儿了?”

 

  扉间面色复杂地看着柱间,无视了他的问题:“你又和宇智波斑打架了?”

 

  柱间忙为小伙伴正名:“这不是斑打的……”

 

  扉间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居然和宇智波斑以外的人打架了?”

 

  “……”不等等你醒醒跟宇智波斑打架和跟其他人打架并没有什么不同啊!

 

  柱间觉得自己大概还可以抢救一下:“扉间,其实我……”

 

  “医药箱在书房。”然而扉间并不给他机会。他冷冷地转身回到厨房里,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嫌弃,“你以后不要带板间和瓦间出门了。在外面也不要说你是我哥。要不是父亲出差了,少不了你一顿骂。”

TBC.

柱间:QAQ扉间间你听我解释!

扉间:我不听我不听!

_(:з」∠)_如有ooc求轻喷吖。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1. 艾丽丝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时迁:
  2.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