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柱斑】两小无猜(1)

   现代AU,柱斑竹马竹马,两家无仇设定。日常向。此时柱间和斑14岁初二_(:з」∠)_主cp柱斑,如果有副cp再打tag。 

   @懒态复萌 这么想吃仔柱斑粮就糊你一脸啊!不管多难吃你都给我吃下去_(:з」∠)_于是交出你的人鱼。

 

  “斑……”

 

  ……好吵啊。

 

  “斑——!”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叫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陡然拔高,“去——上——学——啦——!”

 

  斑脑海中依然一片混沌,他翻了个身,伸手够了几下才摸到床头的闹钟,迷迷糊糊看清了上面的时间,斑顿时恼怒了起来。

 

  才六点!

 

  “吵死了蘑菇头!”斑毫不留情地把闹钟从二楼丢出窗外。

 

  “诶——!斑不要乱扔东西啊!”

 

  “笨蛋!去那么早干什么!”

 

  “可……可是我想和斑一起吃早饭啊……”

 

  “不要随随便便就消沉啊白痴!”

 

  站在窗边和底下的笨蛋吵了几句嘴,睡意也烟消云散了。斑烦躁地去草草洗漱了一番,一手勾着书包就下了楼。

 

  妈妈在厨房忙碌,听见下楼的动静探身出来看,见到斑有些惊讶:“斑?起这么早吗?早饭还没好哦。”

 

  “不用了,母亲,我可以在外面吃。”斑应着,心中咬牙愤恨着屋外那个家伙扰人清梦的可耻行径。

 

  “要出门了吗?是不是太早了?”母亲看了看外面的天。

 

  “啊,都已经起了。”斑在玄关处换了鞋,伸手摸上门把,“我出门了,母亲。”

 

  拉开门走出几步,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留着西瓜头的少年仰头看着他卧室的窗户。真是蠢死了,斑想。

 

  看到斑走过来,少年语调愉快地和他打招呼:“斑,早啊!”

 

  斑看着少年清秀的眉眼,心里仍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难道你们家里人都是起这么早的吗,柱间?”

 

  柱间挠了挠头,笑着和他并肩而行:“也没有啊,我出门的时候扉间还没起呢。”

 

  哦,你难道还想让一个小学生跟你一起五点多就起床吗。斑面无表情地想。一提到这个,斑又想到自从和柱间升入了同一所初中,他都没有叫弟弟起床的机会了。柱间这个白痴总是早早来叫他,还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想和他一起吃早餐,这么早起床,他根本不舍得叫醒泉奈。可恶,上了高中以后就要住校了,到时候更加没有机会叫泉奈起床了。想想泉奈那熟睡时微微翕动的鼻翼,红扑扑的脸蛋,柔软的长睫毛,被叫醒时迷蒙的目光和懵懂的神态,啊!都没有什么机会看到了!都怪柱间!

 

  这么想着,斑的语气恶劣了起来:“你到底要这么早叫醒我到什么时候?这样根本都没有办法好好休息吧?千手柱间!”

 

  然而这句话之后,斑没有再听见柱间像往常一样用欠扁的语气跟他打哈哈,不禁转头看向柱间,这才发现柱间在落后了他几步的地方站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斑……”柱间的声音听起来很低落,“斑……很烦我吗……”

 

  “……我……也不是……”斑也没料到小伙伴突然间会有那么大的情绪变化,察觉到柱间的失落不同于平日里的消沉,一时有些无措。

 

  最后斑抿了抿唇,走过去拍了一把柱间的肩:“其实……虽然我不太喜欢起这么早……但也是你总是叫我起床,我才一次都没有迟过到。”想了想,又别扭地说,“而且,我觉得清晨的空气还蛮好的。”

 

  柱间抬起头看着斑,眼睛有些发亮:“斑是在安慰我吗?”

 

  斑觉得耳根有些热,于是赶紧一扭头:“谁安慰你了!”

 

  “嘿嘿。”看着斑又走到了自己的前面,柱间傻笑着抬步跟上,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元气,“斑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哼。”

 

  走到学校也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两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出在路上买好的早餐开始吃。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斑也不知道为什么柱间总是想和自己一起吃早餐,明明在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都是一起吃的早餐,初中还要一起吃早餐,天天对着同一张脸难道就不腻么?

 

  柱间往斑这边蹭了蹭,他们是同桌,做出这个举动很容易:“斑,你也不要总是吃豆皮寿司啊,不吃点别的食物会长不高的。”

 

  “……你天天吃蘑菇又高到哪里去了?”斑咬了一口寿司,微眯起眼享受地咀嚼,漫不经心地跟小伙伴拌着嘴,“我以后一定比你要高,你等着吧。”

 

  “可是,上个星期我们量身高的时候,斑好像比我矮了一厘米吧?”柱间歪着头道。

 

  “……”斑噎了一下,轻哼一声,“一厘米而已,我就不信以后不能超过你。”

 

  当然,此时的斑并不知道自己立了多大一个flag_(:з)∠)_。

 

  数学课。

 

  早晨被压下的睡意此时在老师古井无波的声音下卷土重来,饶是斑对理科怀有再大的热爱,也抵不住仿佛被名为疲倦的风暴肆虐过的头脑传递来的“想要睡觉”的讯息。黑板上的板书在视野中清晰了又模糊,斑摇了摇头,想要驱散一阵一阵袭来的困意,头脑却因此更加混乱了,眼皮更是不由自主地往下耷。

 

  “斑,你来解一下这道题。”就在这时,老师的声音传到了耳畔。

 

  斑打了个激灵,然而头脑依旧不甚清醒。他撑着看了看黑板上的题目,如果是在平时,他兴许很容易就能写出来,但现在他根本看不进题目,更遑论将它做出来了。突然感觉手臂一侧被轻轻撞了一下,扭头一看,柱间正用手肘碰他,然后在桌下递过来一个展开的作业本,上面写有解题步骤。

 

  ……斑纠结了一下,用依然不太清醒的头脑思考着到底是直接用柱间的答案丢脸些,还是下课后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心丢脸些。

 

  “斑同学?”写了一会板书仍然不见斑上去解题的数学老师疑惑地回头看他,斑赶紧匆匆扫了几眼答案,然后走上讲台。整个解题过程斑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内里着实是懵逼并困倦着的,事到如今他也无暇顾及答案的正误了,只是迷蒙中对自己并没有乱掉的字迹感到松了口气。

 

  回到座位上,柱间看着身旁支着脑袋一动不动的同桌,小心翼翼地开口:“斑,你是不是真的没休息好?还是有哪里不舒服?”

 

  状若沉思实则瞌睡的斑勉强抬了抬眼皮:“……嗯?你刚才说了什么?”

 

  看着斑目光朦胧的眼中波光盈盈,已经开始初显锐利面部轮廓的白皙的脸上透出慵懒的倦意,柱间觉得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没……没什么。”柱间干巴巴地道。

 

  “那我先打会盹。”很少违纪的斑犯起事来却毫不含糊,刚想闭上眼,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柱间挑了挑眼角,“老师过来了记得叫我。”

 

  “……哦。”已经进入梦乡的斑并没有注意到小伙伴的异常。柱间有些怔地盯着斑的侧脸看了好一会才将目光转向黑板,不自觉地伸手按了按胸口,那里面脏器跳动的频率似乎有些快。

 

  斑……真好看……

 

  不不不不对我在想什么现在可是在上课啊!

 

  紧盯着数学老师那光滑的头顶良久,柱间渐渐冷静了下来。被老师头顶的反光晃得有些眼花,柱间又偷偷扭头看了眼斑的睡颜。

 

  真的好可爱……

 

  因为熟睡,少年白皙的颊边浮出微红,光滑的皮肤上,细小的绒毛分明可见。戳起来一定很舒服吧。柱间想着,就真的伸手戳了一下。

 

  指尖的触感细腻柔软,让人有种想要狠狠揉捏的冲动。柱间为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尽管不舍还是迅速地收回了手。他们坐在最后一桌,自身的品学兼优使老师没有对他们“特意关照”,斑也睡得很熟,似乎谁都没有发现柱间刚才的举措。

 

  柱间此时心乱如麻,对他而言,斑是他的兄弟跟挚友,是他知心交谈推心置腹的对象,可是现在,他居然对斑有了奇怪的想法和莫名的情愫,这令他很是无措。

 

  虽然这样,柱间还是在数学课上走了神,目光对着斑的脸转悠了半节课。

 

  下课铃响了,斑还是没有醒,柱间想他大概真的没睡够。

 

  本来想再戳一下斑的脸,但想到自己也许会下手不知轻重,柱间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想了一下,柱间抽出斑压在手边的数学课本,为他补上刚刚上课的笔记。

 

  不一会,斑醒了过来。他活动了一下一直撑着脑袋的有些僵的手臂,转了一下保持着一个姿势而有些酸的脖颈,悠悠看向柱间,双目一片清明,眉眼间还留有几分初醒时的懒怠:“这是下课了?”

 

  差点再次看呆的柱间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赶紧扭开视线:“是啊,下一节英语,你可别再睡了。”

 

  斑应了一声,四下环顾发现不对:“我数学课本呢?”

 

  柱间忙递给他:“刚刚帮你补笔记。”

 

  “笔记?”斑似乎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对着柱间扬眉一笑,“谢啦。”

 

  明明只是随意的一个笑,却透出如此肆意鲜活的气息,眼底的卧蚕也盛满笑意——柱间想起不知哪里看到的一种说法,长有卧蚕的人笑起来会很好看。但柱间觉得似乎根本不是卧蚕的原因,他就是觉得斑好看,谁都比不上的好看。他觉得自己大概是陷入了一个名为宇智波斑的魔障了。

 

  斑早已起身离开了柱间身边的座位,柱间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在心里把自己近期对斑产生的奇怪的想法划入了青春期胡思乱想的烦恼之内,并暗暗决定要冷静面对斑的各种颜遁。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快上课的时候斑回了教室,脸上有些湿漉漉的,额角还挂着水珠,看样子是洗脸去了。看着这个水嫩嫩(不)的斑慢慢走向自己,柱间的心理防御也在渐渐倒塌。当斑在他身边这个位置坐下,对着柱间有些呆愣的傻样嗤笑了一声,并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说出“蠢死了”时,刚才还被柱间五花大绑丢在心底角落的小恶魔麻利地挣开了绳子,耀武扬威地掏出它的小叉子,把在它面前发着呆的小天使捅倒在地。

TBC.

_(:з」∠)_如有ooc求轻喷。

评论 ( 6 )
热度 ( 61 )
  1. smileyjus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2. 斑柱一生推隐姓埋名 转载了此文字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