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不耍流氓只耍你(中)

  哨向,十二岁的鸣佐。
  最近忙die了(´-ωก`)跪给自己的手速。
  ooc轻喷(´-ωก`)

3.

佐助裹着被子本来只是怄气,谁知趴在温暖的被窝里捋着鸣人的精神网,不知不觉就真睡着了。

一觉醒来之后佐助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露在了被窝外面,并且一睁眼就看到了凑在茶几边的金发后脑勺,以及蹲在茶几上的橘色小狐狸。

“呐小九,你觉得我写得怎么样啊?”

小狐狸扭过尾巴拍了拍主人的手背,表达了自己勉为其难的认可。

“那可太好啦,希望佐助看到就不会生我气了。”

鸣人端着自己的大作转过身,看到坐在床上的佐助,弯下眼角:“你醒啦。”

……这家伙笑起来真是让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要不要吃早餐呀。”鸣人往这边走过来,十分自然地把盘子放在了佐助的面前,“还是热的噢。”

餐盘上盛着卖相甚佳的蛋包饭,鸣人不可能会做这种东西,这肯定是用终端点的——但这不是佐助此刻关注的重点。他低头看着他的早餐,金黄色的蛋面上被人用番茄酱一笔一画地涂上了“喜欢你”的字样,后面还添附了一颗小心心。

实心的。

佐助红了脸,赶紧一勺子叉进小心心里舀了一勺塞进嘴巴,旁边鸣人投过来的目光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得找点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温热的食物吃了两口,佐助忽然有点过意不去。自己作为一个被分配给哨兵的向导,才来第一天就甩脸色,还只顾自己睡觉把哨兵晾在一边,最后居然还要哨兵来哄他……这个白痴大概是真的缺乏常识才会用这种温和得傻气的方式来向自己请求和解,要是其他哨兵,早就该搬出法律或者直接用武力逼迫自己就范了。

这么看来鸣人应该也不是故意要冒犯他,亲吻之类的……也许只是这个没接受过文化教育的笨蛋在用最直白的方式向他表达好感而已。

佐助用勺子刮了刮红字的番茄酱,下定某种决心,抬起头看向鸣人:“鸣人,我不生你气了。”

鸣人眼睛一亮,佐助在他开口前继续道,“但你不能再乱亲我,至少……”他抿了抿唇,至少不出个所以然来,之前的亲吻已经让他们两个建立了起了微弱的链接,禁止一个哨兵亲吻与自己链接的向导几乎是不可能的行为。

“至少……应该先和我打个招呼。”最后佐助只能这样说。

“没问题的说!”鸣人元气满满地应下。

果然很好说话……佐助低头又吃了几口食物,犹豫了一下,说:“你之前亲我的时候,眼睛变成了红色……”

“诶?”鸣人看起来有些惊讶,“真的变红了吗?”

得到佐助点头肯定的回复,鸣人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那可能是因为佐助太可爱了,所以潜意识里都想要侵占吧。”

佐助微微红了下脸,心里不服气地顶了一句,你才可爱。

不过,潜意识……佐助用余光瞄了眼那双溢满笑意、毫无阴霾的蓝眸,鸣人的潜意识……是那么有侵略性的模样吗?

“佐助,”鸣人双手后撑在床上,“吃完早餐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要去训练。”佐助说。他并不想在被分配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做一朵被养在温室里的花。

“哎?好不容易有假日,佐助就不想好好休息吗?”

“只是你的休息日而已吧。”佐助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而且也是你才会总是想休息。”

鸣人摸了摸鼻子,丝毫不受佐助态度影响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如果佐助想去的话,我就和佐助一起好啦。”

……这个哨兵除了会耍流氓之外,还真是好相处得不像话。

佐助继续吃了一口,踌躇了一会,还是问出了那句刚才就很想问的话。

“还……有番茄酱吗?”

4.

佐助灵敏地侧身一让避过虚拟人袭来的拳风,身影和对方相错的瞬间,不知何时随手腕翻起的刀锋划过对方的咽喉,动作行云流水干脆漂亮。

坐在场外的鸣人看着终端传送过来的影像兴致勃勃:“佐助居然会打架诶,好厉害啊我说。”

“你大可不必这样吹他,说得好像你不会打架一样。”九喇嘛懒洋洋地窝在他怀里,“不过既然他能够战斗,你以后可以带他一起去出任务,这样你的狂躁症也没有那么容易发作了。”

“那可不行。”鸣人捏了把狐狸的尾巴,认真道,“佐助这么好,弄坏了可就没有了。”

这时训练隔间的门打开,小黑猫跟在向导脚边不紧不慢地走出来。狐狸拱起尾巴顶开鸣人的手,跳下地板向黑猫招摇地晃了晃它的尾巴。黑猫果然被那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吸引过去,没一会就被勾向了一个角落。

佐助朝鸣人走过去,他不怎么管自己的精神兽,此刻便也任由它去野。鸣人递过去一瓶水,他伸手接过,拧开喝了一口。

“佐助打架很帅气。”鸣人真心实意地评价。

但佐助不怎么开心,“我看过你的训练记录。”他看起来不是很满意自己的表现,“我比你差远了。”

鸣人一下子笑了起来:“我可是个哨兵啊我说,佐助要是比我厉害的话,那就是我的问题啦。”

佐助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但还是没再说话并排着鸣人坐下,看着角落里两只精神兽挨在一起尾巴勾勾缠缠。小狐狸和小黑猫的脑袋凑到了一起,狐狸的尾巴晃来晃去,佐助不能看见它们在干什么。

突然,鸣人嘶地倒抽了口冷气按住了自己的头,佐助忙转过去扶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鸣人抬眼和佐助对视,眼睛里居然有了水光。他的手还按在额头上,蓝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向导:“头疼。”

那边狐狸从黑猫身边闪开,右边前肢上添了个还在流血的伤口。黑猫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狼狈的狐狸,一下一下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佐助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己的黑猫伤到了鸣人的精神兽,鸣人的精神域也受了伤。佐助给黑猫抛过去一个询问的眼色,没想到对方居然生气地回瞪过来,尾巴一卷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佐助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但精神兽是主人内心的映射,所以他理应对黑猫造成的后果负责。但佐助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虽然他通过练习已经很好地掌握了精神疏导,但关于治疗精神域损伤的内容他甚至还没有开始学习。哨兵的五感异于常人,精神域受伤的痛楚也许被放大了好几倍,佐助愧疚地摸了摸鸣人的额头,尽管这样于事无补:“对不起,我还不会精神治疗……我们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

“不要。”鸣人却按住了佐助搭在他额前的手,耍赖一样地蹭了蹭,“我不要去医务室,佐助只要像之前一样给我做精神疏导就可以了。”

佐助蹙起秀气的眉:“你能不能不要任性……”

“我不想让别人进入我的精神域,只想让佐助……”

“少说这种蠢话。”佐助不客气地截断他,“精神域的损伤不同于肉体,你的体格再强也无法弥补这种缺陷,你必须接受治疗。”

鸣人忽然不闹了,安静地盯着他看。佐助被盯得有点不自在,难道建议一个精神域受伤的哨兵去看医生是不正确的行为吗?还是他说错了哪句话?

“佐助是在担心我吗?”

佐助一怔,反射性地刚要张嘴反驳,身边的哨兵就笑了起来。

“治疗对我没用的啦。”鸣人手指扣进佐助的掌心里,反握住了他的手,“只要待在佐助身边,我就会一直很好的。”

……这家伙,为什么总说这种暧昧的话……

但是……治疗没用?

“佐助还想继续吗?”鸣人却换了一个话题,朝那边的训练室撇了撇脸。

佐助犹豫了一下,看着蜷在鸣人脚边一下一下舔着伤口的小狐狸,摇了摇头。

5.

浴室里水汽氤氲,佐助红着脸把自己的身体又往浴缸里沉了沉,看着对面也泡在水里正清洗身体的鸣人,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发展。

他们从训练室回来之后来到了鸣人的住处,到底是战功赫赫的哨兵,分配到的住所相当宽敞舒适,这让被鸣人拉来共浴的佐助十分庆幸——浴室大,浴缸也大,自己总算有了不在哨兵面前赤身裸体的余地。

好在对面的哨兵似乎也无意打扰他,金毛脑袋正和凑在浴缸边的小狐狸嘀嘀咕咕。小狐狸腿上的伤处缠了一圈绷带,虽然佐助给它系绷带的时候它一脸不屑就是了。但得益于这只狐狸的存在,鸣人把注意力都转到了它身上,不然绝对会在这个绝佳的场合又开始对向导耍流氓。

鸣人毫无被编排的自觉,他在向小狐狸询问它招惹黑猫的动机。

但提及这个问题,精神兽居然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如果不是我,你的向导会因为心怀愧疚跟你回家吗?”

“可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的精神兽了啊,”鸣人小声道,“你受伤我是真的会痛的我说……”

“只要能泡到向导,这点小伤小痛对你来说算什么。”狐狸大尾一挥。

“好吧。”鸣人认同了它的解释,“不过你到底对佐助的猫做了什么啊,它看起来好生气。”

“……也没什么。”精神兽的目光可疑地游移了一下,“就是学你耍了个流氓。”

“……诶?”

然而小狐狸一副不愿多提的模样,拍拍尾巴转身走了出去。

还带上了门。

佐助一愣,还没回过神来,鸣人就凑到了他面前。

水珠从小麦色的皮肤上滑下,顺着脖颈硬劲的线条,淌过胸膛分明的肌理。佐助的视线愣愣地随着那水珠下滑,最后落进鸣人身下的水线里,无意识地盯着水面下朦胧的景象看了几秒。

脸蛋被一只手捏了捏,佐助受惊一样回神,鸣人弯弯眼睛笑得灿烂:“不用看啦,都是你的。”

佐助后知后觉地红了脸:“我才……”

不想要……

话没能全部说出口,佐助余光瞥了眼鸣人的胸膛,很快又转开。

这家伙已经……开始长胸肌了么?

“佐助。”

鸣人前倾着身体,把手按在佐助身侧的浴缸沿上,认认真真地和向导对视:“我可以标记你吗?”

“……”佐助睁大了眼睛。

“只咬一口。”鸣人安抚他一样补充道,“不做别的。”

……你还想做别的?

佐助深呼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心率。其实鸣人称得上很尊重他了,至少还在询问他的意见。但……

“我不想被你标记。”佐助轻声说,“但是我已经被分配给你了,所以如果你要那样做的话,我不会反抗的。”

鸣人安静地注视着佐助,忽然笑了。

“没关系。”他稍稍俯身吻了吻向导的脸颊,“我会等佐助同意的。”

佐助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一时怔在原地。鸣人翻身出了浴缸,扯过浴巾随意擦了两下,背对着佐助穿上了睡衣,末了又转头看向还待在浴缸里的佐助:“佐助不出来吗我说?”

佐助和他对视了两秒,慢慢红了脸:“……你先转过去。”

鸣人听话地把头转回去。

佐助扶着浴缸边缘起身,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哨兵的视线明明是可以拐弯的,转过去又有什么用?

佐助尽可能快地擦干身体披上浴衣,看着哨兵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好了。”

鸣人转身,看见佐助奇怪的眼神,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佐助……?”

“没什么。”佐助绕过鸣人走了出去。他怀疑鸣人利用哨兵的能力偷窥他换衣服什么的……怎么可能说出来。

佐助在鸣人的卧室里绕了一圈,还是没看见自己的精神兽,不禁有点头疼。小家伙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从训练室回来就一直躲着不愿意出现,佐助连弄清楚事情都做不到。正想再找找,佐助就被猝不及防地扑倒在了床上。

“佐助……”鸣人蹭着他的脖子,“我们一起睡好不好。”

“现在才八点多……”

“可是我好累的说。”

“……”今天训练了一天的人是我吧?到底谁累啊?

想起鸣人说疼时那双溢着水光的眼睛,佐助还是心软了,在心里对傲娇的精神兽说了声抱歉,毕竟他要对鸣人精神域的伤负责,当然只能顺着他了。

躺上柔软的大床,鸣人手臂环上佐助的腰,像早上那样把头埋进佐助的颈窝里,深深嗅了一口。

佐助有些脸热:“你干嘛……”

“好香的说……”

……佐助按捺下揍他一顿的冲动,劝说自己心平气和地和哨兵相处。揉了揉鸣人的头发,佐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今天为什么要陪我去训练?”佐助问,“你这么喜欢睡觉,可以待在休息室里睡一整天。”

“如果没有佐助的话,我很难睡着的。”鸣人蹭了蹭佐助的掌心,“我的睡眠质量很糟糕……但是和佐助在一起的话,就算不睡觉也觉得很舒服。”

“这算什么回答……”

“是真的。”鸣人在佐助的颈侧又嗅了嗅,气流扑得佐助有点痒,“佐助的信息素超棒,闻了就好想睡觉的说。”

“……”原来自己的信息素是安眠药吗?

“……等等,”佐助忽然觉得不对劲,“你能闻到我的信息素?”

“当然啊。”鸣人的脑袋点了点,“根本一点掩饰也没有嘛,如果是在发情期估计更……嗷!”

狠狠地敲了一下鸣人的脑袋,毫不理会哨兵那声可怜巴巴的“佐助”,佐助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大。当初是大蛇丸教他控制信息素的,对方还夸他做得很好,怎么会……?

佐助闭了闭眼睛,决定有机会去找自己的导师问个明白。

“话说你的精神兽到底对我的精神兽做了什么,”佐助说,“它一直不肯见我。”

“我也不知道啊。”哨兵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它都不告诉我。”

佐助有点郁闷,看样子只有找到黑猫才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说治疗对你没用?”佐助换了个话题。

回答他的是规律地喷在自己颈侧的温热呼吸。

……睡着了?明明刚刚还在说话……

佐助腾出手贴上鸣人的胸膛,平缓的心跳明白地传达出哨兵此刻的状态。

佐助拉过鸣人没盖好的被子给他掖好,感受到对方搭在自己腰间的手微微收紧,忽然想起了方才在浴室里的那个吻。

没有打过招呼……佐助把脸往鸣人的头发里埋了埋。

但是丝毫不觉得他流氓。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113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