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不耍流氓只耍你(上)

  哨向,十二岁的鸣佐。
  没能按时码完(´-ωก`)但是祝鸣生日快乐(。・`ω´・)
  题目瞎几把起(´-ωก`)ooc轻喷
  这是一个缺乏常识的鸣

1.

“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佐助君。”

佐助亦步亦趋地跟着前方的人,对这句问话认真地点了点头,尽管对方看不到。

“那么,就是这里了。”大蛇丸在一个房间前面站住,转身递给佐助一张卡,“十号就在里面休息,你要在七点整的时候叫醒他,”他侧眼看了看终端的电子屏,“还有两分钟。”

佐助接过大蛇丸递过来的卡,有点犹疑:“……他就住在这里么?”

“这只是个休息室,昨晚十号任务回来申请借用,理由是懒得回住处。”大蛇丸微微一笑,“所以这张卡你用完以后还要放回去,这是公用资源。”

“……唔。”佐助嘟哝一声表示了解。

大蛇丸狭长的眼睛盯过去,意味深长地稍稍眯起:“佐助君,请容我再重申一遍,现在你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所以……”

“你要听他的话。”

2.

门打开之后,光亮一点一点滑进这个光线昏暗的休息室,茶几,沙发……仅有的一张床上正蜷着一个人。

门又关上了。佐助踩着尽量轻的步子走过去。现在是五十九分,他不想过早地吵醒这个休息中的哨兵。

当佐助走近到足以观察清楚这个哨兵的面容时,他吃了一惊。侧躺在床上的人看起来太过年轻——不,应该说是年幼,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幼……可是大蛇丸跟他说过,十号已经拥有少校的军衔了。

但是十号看起来也没有多么凶神恶煞,两边脸颊的六道胡须让佐助想起了猫咪,金灿灿的头发也给人十分阳光的感觉,这和十号在任务记录上留下的威名一点都不一样。

佐助趴在床边看着十号安静的睡容,发现对方眼底有一圈乌色。现在已经过了七点,可佐助有些犹豫,也许是十号和自己喜爱的猫咪相似,他想让十号多睡一会。

但是脑海里又回响起大蛇丸嘱咐自己的声音,佐助放下那点优柔寡断,绷着唇伸手拍了拍十号的手臂。

十号手指动了动,但没有睁开眼睛。

“……十号?”佐助试探性地叫了一声,“你该起床了。”

“……”十号的眼睛缓缓地开了一条缝,蓝色的眼睛冰冷没有情绪,但瞳孔转向床边的人之后,他明显地愣了一下。

“……你,该起床了。”佐助干巴巴地说。

十号歪着脑袋看了佐助一会,忽然笑了一下,双手支着身体朝佐助凑了过去。

颊边贴上了湿热的触感,佐助还没反应过来,脸蛋就先一步涨红了:“你……!”

“啊,是真的呢。”舔了人家一口之后还毫无歉意,十号伸手捏住佐助的肩头,居然发力直接把他抱到了床上来,“嗯……天使。”

“……什么啊……”佐助脸上发热想要挣扎,对方却放开了他。这时他才发现休息室的床也不小,至少容纳他们两个也绰绰有余。

十号饶有兴味的目光还锁在他身上,佐助有些不自在:“十号你……”

“叫我鸣人。”十号打断他,“都已经好几年没有人这样叫我了……你是从基地来的吗?”

佐助勉强放下自己的小情绪,点了点头:“我是七号,宇智波佐助。”

“佐助……”鸣人弯了弯眼睛,“你真好看。”

“……”佐助羞恼地发现,他没办法对这个人生起气来,“那,你为什么要舔我……”

“嗯……因为觉得看起来就很好吃,所以验证了一下。”

“……”佐助从刚才就没消过热的脸愈发烫了,“你这样……是耍流氓……”

“哎?这样是耍流氓吗?”鸣人偏着脑袋思考了一下,表情因为认真而显得极其无辜,“什么是耍流氓呢?”

“……”佐助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和这个文化课从没及过格的白痴哨兵计较。他憋下这口气,生硬地道,“反正你现在要起床,已经过了七点好久了。”

“可是,今天是礼拜日吧?”

佐助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终端。

“我在礼拜日的日程全部都是空的啊。”鸣人好声好气,“佐助为什么要叫我起床呢?”

……大蛇丸,搞错了?

佐助丝毫没有被搞的自觉,这个关头还在给罪魁祸首脱罪。但对于自己打扰到别人休息这件事,他还是感到了歉疚和尴尬:“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过是佐助的话,也没关系的说。”

这种暧昧的说法和大方的态度弄得佐助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一只手就扣上了他的肩,然后,直接把他摁倒在了床上。

“鸣……”

“可是我还是好困。”鸣人脑袋沉沉地枕在佐助的颈窝里,没有气力一样轻声细语,“我可是凌晨三点才睡着呢……佐助弄醒了我,就要陪我睡噢。”

“……可是我不困……”佐助脸上微热地小声抗议,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个哨兵像是找到了绝佳的抱枕一样,居然说睡就睡了。

温热的气息厚重地打在自己的颈侧,佐助可以感觉到鸣人睡得很沉,想起刚才看到的黑眼圈,佐助还是心软了下来,没有再挣扎。他小心地抽出自己的手,摸了摸抵着自己下巴的脑袋,柔软的触觉让他忍不住又多撸了几把。大概是熟睡的缘故,鸣人相当安分,让佐助生出了对方很可爱的错觉。

于是向导决定给缺乏睡眠的可爱哨兵做精神疏导,这样也许可以提高一下对方的睡眠质量——也好让自己不用被压太久,向导在心里补充。

搓着柔软的金毛,佐助闭上眼睛凝神屏气,但当精神触须探到鸣人的精神域时,他还是拧起了眉。

乱糟糟的……简直像是胡乱绞成一团的的毛线……佐助决定原谅鸣人对自己非礼的举动,精神域都这么乱七八糟了,整个人还能正常到哪里去呢。

佐助很耐心,一点一点地从毛线球的边缘上捋顺鸣人的精神网,正在专心致志,就感到唇上压下来一个见鬼地熟悉的湿热触感。

佐助不堪其扰地睁开眼睛,刚想质问哨兵又作什么妖,但看清上方那双红色的兽瞳之后,整个人就怔住了。

无意识张开的嘴巴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哨兵单手捧着他的脸,舌头毫不客气地压进去。

佐助忍不住呜咽一声,这称不上是一个温柔的吻,鸣人在他口腔内的搅弄掠夺他根本不懂得要怎么应对,津液因为主人的无措而从嘴角淌下来,想要推开对方的手也被扣下,佐助突然就湿了眼睛。

尽管早就知道,被分配给一个哨兵的向导只会沦为玩物,但佐助还是觉得委屈,和愤懑。

除了分化成一个向导,他根本什么错都没有……这个混蛋仗着自己是个哨兵就对他做这种事……

果然哨兵都是下半身动物的混蛋,大蛇丸说在一个哨兵看来,向导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在调情,看来这话是不假。

鸣人的舌头从自己嘴里退了出去,佐助把头偏过一边,对方又把唇贴上他的下巴,舔吻着刚才弄出来的水痕。

“佐助。”鸣人的声音带着变声期的沙哑,他注视着佐助的眼睛又变回了蓝色,刚才那副侵略性十足的模样仿佛只是佐助的臆想,“你哭了?”

“……我没有。”佐助咬着下唇。他认为只要眼泪没越出眼眶都不算哭,而且,佐助心情恶劣地想,搞不好是因为和鸣人接吻自己的眼睛才会湿起来的,他才不承认哭泣这种软弱的表现。

“对不起,你好像有点生气。”鸣人抵上他的额头,两人的呼吸在唇齿间清晰可感,“但是是佐助先撩我的,我没办法忍住。”

佐助忍不住反驳:“我什么时候撩你了?”

鸣人笑了,气音的潮气和佐助呼吸交融,向导不禁脸上发热:“佐助刚才是在给我做精神疏导吗。”

“……是又怎么样。”

“哨兵可是很敏感的呀我说,”鸣人在佐助身边躺下来,“佐助那样用精神触须碰我,感觉就好像是被佐助舔了一样。”

“……”佐助作为主动疏导的一方无法感同身受,不知道哨兵所言是虚是实,但他现在根本不想讨论这件事情,他更介意的是自己被侵犯的事实,“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可是佐助是我的向导吧,”鸣人捏了捏佐助的手,话里十分理所当然,“我的向导我都不可以亲的吗我说。”

“……”佐助说不出话,从联邦现有的制度来说,鸣人的话并没有错。

“佐助不喜欢吗?”

“……谁会喜欢被欺负啊白痴。”

“佐助觉得那样是在被我欺负?”这下鸣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可我是喜欢佐助啊。”

“我们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

“可是我喜欢佐助。”

“……你、根本不了解我……”

“可是我喜欢佐助。”

“……”被这样笃定地告白还是生来第一次,佐助却有些气恼,“你不喜欢我。”他瞪着那双蓝眼睛,“你不尊重我……这样根本不是喜欢。”

鸣人愣住了。

佐助不再理他,拉起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上。

“吃瘪了吧小子,”精神兽的声音幸灾乐祸,“他讨厌你了。”

“他为什么讨厌我啊我说,”鸣人挠了挠脑袋,“是因为我亲得他不舒服吗?”

九喇嘛啧啧两声:“就你这段位还想追向导,再多读几年书吧。”

鸣人看着鼓起的被包,百思不得其解,只得郁闷地也睡下了。

过了一会,向导的精神触须又悄悄地探向了哨兵的精神域。

这不是为了他好,佐助捋着哨兵毛线团一样的精神网,对自己说,你只是在尽一个向导的职责……你才没有死性不改地还是觉得他可爱呢。

而且他这么蠢,哪里可爱了。

就算有,也不过是脸罢了。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74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