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
坑都留到毕业后吧

【鸣佐】All My Love is Your Blood(6)

  (外表年龄23岁)血族亲王鸣x(5岁)神祇助。想写骚鸣和养成的产物。
  跑感情线啦。
  ooc轻喷(´-ωก`)


6.

“卡卡西!”男孩嗒嗒嗒的脚步由远及近,卡卡西放低手中的书,看清了那孩子脸上稚气的兴奋。

“你看!”

男孩双手半拢在一起,手心里虚捧着一团不大但明亮跃动的火焰。那双灿若星辰的黑眸亮晶晶地盯着他,眼底闪烁着一点邀功的期待。

不到六岁。卡卡西的面罩外露出一个勾唇的笑弧,他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发顶,没有吝啬赞赏:“佐助很聪明。”

手掌下的小脑袋扬了起来,柔软的发丝蹭过手心。

“……那我……可不可以要奖励?”

卡卡西一扬眉。虽然这些所谓课程已经进行了几个月,但无论之前表现如何,小家伙可从没有向他索取过什么奖励,被夸奖的时候也只是故作不在意地轻哼一声,实则高兴得尾巴都要摇断了——他原以为这孩子的满足只有这么简单,现在看来他大概要改变这个认知了。

不过,这孩子开始向鸣人之外的人提要求,应该也能算是一种进步?

用物质取得的好感虽然廉价,但在小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钱的现在,这也不失为一条培养感情的捷径。卡卡西于是做出十分随和的样子,笑眯眯地问这孩子想要什么。

男孩的小手不自觉地抓着衣角绞了一会,第一次在卡卡西面前表现出一点不好意思:“老师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些功课之外的问题?”

卡卡西放在男孩头上的手一顿。他看了这男孩一会,然后意识到自己的沉默令对方局促起来。

“啊,当然。”但他很快摆出那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佐助想问什么?”

轻易地被卡卡西情绪变化的表象骗到,佐助放松了一点。呼吸了两口气,他鼓起勇气一样抬眼看向卡卡西:“鸣人最近是不是不高兴?”

一口气问完的感觉很好。佐助总算松了口气。

但卡卡西决定收回刚才觉得他有所长进的想法——原来所谓的课外问题还是因为鸣人,结果这小家伙还是没走出他小得可怜的需求圈。

不过,“怎么这么问?”卡卡西对此还是颇感兴趣,“他对你发脾气了?”

“没有。”佐助低头抠着衣角,小声说,“可是他都不和我亲亲了。”想了想,还是公道地补充,“除了要睡觉的时候。”

“……噢。”不知出于怎样的一种心态,这个消息让卡卡西感到了某种难以言明的愉悦。他想起前段时间这小家伙口中薄情的亲王跑到自己这里来发牢骚,抱怨这个毫无自觉的宇智波对他的冷漠。

“他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尤其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想办法溜出去,出去以后又到处乱跑,死心眼地想找他那个朋友,还赶我,不许我跟着。啧,他明明是我养的吧!怎么可以跟着别人跑!”漩涡亲王说到后面愈发愤愤,忽略掉那张成熟俊气的面容,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和小时候告发佐井劣行时一模一样。

但再看看这早先被控诉的男孩一副失落可怜的小模样,见鬼,鸣人这家伙该不会是在对这样的宇智波视而不见吧?虽然不厚道,但这个想法令卡卡西更加愉悦了。

卡卡西正斟酌着要怎么向佐助说明那家伙的确不高兴,就被另一个声音抢了先。

“其实呢,他不亲你,你就应该去亲他。”

身姿矫健地翻过窗台的护栏,面貌年轻一身干练的女子轻巧地落入室内。她朝两人交谈的地点信步走来,轻轻甩了一下粉色的短发,碧色的眼睛微微一抬,锁在了黑发稚童的身上。

见到这个人,佐助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倒退几步,往卡卡西那里缩了缩。卡卡西意外地发现,男孩的眼睛里竟流露出了一点心悸。

可惜他并不知道,卡卡西不能护他——别说卡卡西,就算是鸣人在这儿也不顶多大用。

女子在佐助身前蹲下,面上扬起一个自认和善的笑容。“好久不见,佐助君。”看着被叫到名字的男孩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抬头看向自己,她莞尔一笑,“我叫春野樱,鸣人那家伙应该没和你说过我吧,叫我樱就好——不要那副表情啦,我是来帮你的啊,你也很想搞定鸣人吧?”

最后这句话明显让佐助表现出了动容。搞定鸣人……根本想也没想过的事情,被她说得好容易哦?

“那……我要怎么做?”犹豫了一下,佐助还是向这个他眼里笑容阴森的女人询问。

“佐助君知道鸣人觉得你很好吃吧?”樱撩撩头发,言笑晏晏,“所以首先,你要邀请他来吃你……”

邀请……佐助低下了头,想起了鸣人咬开自己肌肤时并不美好的感受。

“在他吃饱喝足之后,就主动亲他一下。”樱说到这里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佐助有些茫然地看着那莹绿双眸里闪烁着的奇怪的兴奋,“他一定会高兴的,然后你就可以趁机要他也亲你。”

佐助眨巴眨巴眼睛,在心里把樱的话认真地记下。

“接下来,最重要的,在他亲了你之后……”

“可是,”极具质疑精神的佐助举起了小手,“如果他不亲我呢?”

“这不可能。”樱微笑,在佐助犹疑的目光中继续,“被亲之后你要对他表白……”

“什么是表白?”好学的佐助再次举起手。

“就是对他说我喜欢你。”樱拍拍小神祇的脑袋,笑得好不邪恶,“一边说的时候还要一边用手……”纤细的手指轻巧地弯出一个奇妙的弧度,樱两手并在一起,合成了一个心形,“这样。”

卡卡西拿书的手抬高了些,使得书面恰到好处地遮住了自己的视线。他已经没眼继续看自己的学生对一个情商为零的小孩子进行精神污染了。

然而被荼毒的佐助毫无所觉,他低头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小手,然后将它举到樱的面前,认真的表情不亚于向卡卡西请教功课:“是不是这样?”

“没错!”被一个萌物比心的樱声线兴奋得隐隐扭曲,但她矜持地清了清嗓子,恢复了之前的亲和端庄,“然后你们就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佐助睁大了眼睛,对这位女士三眼两语搞定鸣人的攻略感到惊讶:“这样就可以了吗?”

“是的。”樱维持着那神秘阴森的微笑,黑气四溢“就是这样。”

佐助的眼睛里刷地一下盛满小星星,不难读出几分对樱的崇拜。

卡卡西听着佐助迫不及待跑下楼的声音,默默地把书翻过了一页。


佐助现在坐在餐桌边的座位上,看着对面位置的鸣人不紧不慢地给他捏饭团。这几个月以来,应该说自打去卡卡西那里学习开始,佐助就迟钝地发觉,鸣人和自己渐渐疏远了。虽然鸣人依旧对他悉心关照,但佐助懵懂地察觉,有什么东西随着亲亲的减少一起消失了。

他不想这样。

“……鸣人。”佐助给自己打了打气,抬起头,和那双应声望来的蓝眸对视,“鸣人……觉得饿吗?”

被提问的人轻轻挑了下眉,读取出对方眼中的一点希冀和紧张,有些好笑地猜想这小家伙根本不知道和自己进行这样的对话有多危险。

所以……

“嗯……是有点饿了。”鸣人慢条斯理地从那头绕过来,一手撑在桌面上稍俯下身,把宇智波圈在阴影里,唇边掠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蓝眸深邃得难以望透又空澈得恍无一物,“吃什么好呢?佐助。”

他决定逗逗他。

佐助抿了抿唇,按捺下同时涌上心头的兴奋和忐忑,尽量把自己的声线捋直:“那鸣人,要不要吃一点我?”

如果可以的话鸣人希望自己没有一下子就笑出声来,因为这引得那男孩惶惑地盯向了自己。怎么解释呢,自己一直以来享用的鲜食只有任人鱼肉或拼死不从的猎物,以及扯开衣襟跪匍在前的追随者。而小心翼翼地问他要不要吃一点自己的,还真是从没有过。

似乎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小家伙漂亮的大眼睛里生出了一点无措。鸣人干脆也没有解释,只伸手捏了捏那肉嫩嫩的小脸蛋,嘴唇一勾,低沉的嗓音稍作苦恼:“只可以吃一点吗?我想要很多呢。”

佐助接下来的模样苦恼得比鸣人声音里的更加真实,他垂下了眼睛,眉梢不自觉地蹙起,双腮小幅度地鼓着,似乎真的认真纠结起了这个问题。

“如果……鸣人吃太多的话,我会不会就剩一点点了呢?”佐助为难地小声问。

鸣人弯起嘴角,这小家伙当自己是什么?咬一口少一块的黄瓜么?

“佐助一点也不会少的。”鸣人用诱哄小白兔的语气向他保证,“只会有点疼。”

可这保证并没有让佐助安下心来,那秀气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鸣人把手从小家伙脸上撤了下来,中途顺势揩过对方颈间,感受着入手的细腻柔软,回忆起了上次咬开这里的味道。小家伙在鸣人食用过的对象中可以称得上是上上乘的珍馐了,可惜的是,仅有一次的品尝经历他只是对其浅尝辄止。鸣人舔了舔唇,不无遗憾地把自己过于具有侵略性的目光从男孩的脖颈上一并移开,虽然对方的确十分美味,但宇智波到底不是用来吃的。

鸣人单手撑着桌面,正打算再调笑对方几句,佐助却突然扑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

“……鸣人,可以吃。”扣在鸣人后背的小手收紧了,佐助的声音闷闷的,但还是带着莫名的坚定继续,似乎不但是说给鸣人,还是说给自己对疼痛记忆的生理恐惧,“是鸣人的话,想吃多少都可以。”

鸣人单手环上怀里佐助的身体,感受到对方轻轻颤抖的肌理,感到有些好笑。

真是好骗啊。

鸣人的靠近让佐助把他抱得更紧了,仿佛这样就能让自己不害怕。小小的身体不稳地吸了一口气,头埋在鸣人耳边,同时也把自己的脖颈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

“因为,鸣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鸣人觉得自己的耳边好像被吹了一口微暖的气,这令他抚着男孩脊背的手滞住了。

下一刻,他收紧手臂做了个揽的动作,把男孩整个身体圈进自己怀里。他侧头朝佐助看过去,嘴唇险险地擦过佐助的耳朵。

“你真的这么想?”他问。

还是没有亲到呢。佐助却想。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黑软的头发轻蹭过自己的颈边,鸣人抬手揉了揉,忽然就笑了出来。

“那么,佐助饿了吗?”


佐助踮起脚尖努力伸直手,总算是够着了那颗他一眼看中的大番茄。他把这番茄小心擦了擦,这才把它轻轻放进了满载的篮子里。

鸣人从头到尾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时见他转眼看向自己,便勾了勾唇:“还要吗?”

佐助抱起装满番茄的小篮子,乖巧地摇了摇头。

鸣人单手插着兜,转向一旁守候的摊主:“多少钱?”

付账之后佐助抱着篮子跟在鸣人后面,借着挡在身前的篮子的掩护,偷偷打量起了走在前面的鸣人。

鸣人没有穿往常那些好看但穿起来很累的衣服,上身只有一件白衬衫,下身是简单的黑裤,十分悠闲轻松,显得他比往常更平易近人。

也更帅气。佐助在心里默默补充。

他跟随鸣人走在这条大街上,好奇地朝四处张望。鸣人说这里叫木叶,是个城市,佐助不太清楚城市是什么,他只知道鸣人突然翻出了窗外,抱着自己掠过了大大小小的城殿,后来越来越快,自己闭着眼睛感觉到风在自己的脸边猛刮,隐约察觉卡卡西的城堡都被他们抛在了身后,他们在去往更远的地方,再然后,也没过多久,鸣人拍拍他的小脸蛋把他放下来,告诉他到了。

佐助跟着鸣人逛了一圈,觉得周围的事物都相当新奇。很多间开着门的房子里摆着很多好吃的,那些食物的看守者要求别人用钱,也就是一种泛着金属光泽的银色圆币去换,佐助觉得这样相当愚蠢。他不明白钱有什么用——曾经在某个闲得没事做的午后,他看见鸣人坐在湖边把那些小圆块抛进水里砸鱼玩,他因为一时新奇也加入了进去,最后因为总是砸不准而愤然退出——除那以外,他看都没看过这些东西一眼。

不过佐助倒没去跟那些看守者理论,毕竟出钱的人也不是他。

这时鸣人转过身来看他,佐助也忙停下脚步。

“还有什么想要的吗?”鸣人低头看了一眼他怀里的番茄,问。

佐助扫了周边的店铺一圈,摇头。

“那接下来,我们就去吃东西吧。”鸣人转了回去。

佐助顺从地“嗯”了一声。

本来以为鸣人还要再走一段,谁知他转身过后,自然而然地撩开了一旁店铺的半长白帷,走了进去。佐助只得跟上,但因为身高原因白帷拂到了他的脸,他只得勉强单手拿着篮子,另一手挥开那扰人的白布,这一段小插曲使得他才一进来就对这个地方的好感直线下落。

鸣人早已在里面坐下,见佐助进来,倒也没等他自己慢腾腾地爬上椅子,而是拿过他的篮子放在台上,又一把将他抱到座位上放好。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权当安慰,鸣人转头对台后忙碌的师傅道:“再要一碗番茄的。”

师傅在那边头也不回:“这里没有番茄。”

鸣人拍了拍之前被随手搁在台上的小篮子:“这里的番茄随你用。”

师傅闻言回过头,对那篮子佐助精挑细选的水灵灵的番茄扫了几眼,似乎是看在这蔬果生得好的份上同意了。

然而佐助就不太乐意了。他看着那只粗砺的大手把自己的番茄一个个利落地捡走,很快本来在篮子里堆成一个小尖的番茄塔平了下来,尤其那个最大最饱满的番茄被拿走之后,佐助的双腮已经不悦地鼓成了两个球。

鸣人看得好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别生气了,你要是舍不得,回去我再买一篮子给你。”

佐助拍开他的手,不高兴地瞪他:“番茄才不是这么随便的水果!每一颗番茄都是无可取代的!”

鸣人不由得啧啧两声,奇怪的信仰。

台后的师傅技艺娴熟,只一会就端上了两碗热腾腾的面。佐助被面前食物的香味吸引,忍不住多抽了两下鼻子:“这是什么?”

“拉面。”鸣人掰开一双筷子递给佐助,“会用吗?”

佐助眨了眨眼睛。

十分多钟后,佐助终于可以自己使用筷子夹面了,虽然动作依旧笨拙,但总算不用空对着美食咽口水了。

鸣人摇了摇头吃自己的,倒也没嫌弃佐助难教。

“这个是鸣人喜欢吃的东西吗?”佐助吸了两口筋道的拉面,戳弄着碗里的番茄问。

“嗯。准确来说,我喜欢的是拉面里的鱼板。”

“鱼板?”佐助歪了歪小脑袋,“和鸣人的名字好像哦。”

鸣人笑了一下,不予置评。

佐助支起了下巴:“鱼板很好吃吗?”

“唔,我觉得很好吃啦。”鸣人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的面,“我以前经常来吃。”

“以前?”佐助咬了一口被师傅切成块的番茄,稍稍皱起了眉——他第一次吃到煮熟的番茄,两厢比较下来还是生的更好吃些。

“因为现在,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佐助啊。”鸣人嘴角弯出惯常的微笑,在食物蒸腾的热气中令人难辨真假。

但佐助思想单纯,向来鸣人说什么他都相信。他盯了鸣人的碗一会,想了想问:“我可以吃一点你的鱼板吗?”

鸣人筷子一顿,但还是夹了一块往男孩嘴里送过去。

佐助没有察觉鸣人这点细微的动作,他一口咬下那块鱼板,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小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好吃?”鸣人问。

“好吃。”佐助咂吧咂吧嘴,“原来鸣人喜欢吃的东西是这个样子的。”

佐助又问:“那我是什么味道的?”

“你想自己尝尝吗?”鸣人不疾不徐地继续用餐,这个问句却令佐助睁大了眼睛。

“原来我可以自己尝的吗?”

“当然可以。不过就算你那样做也不会体会到自己的美味,所以……你吃饱了吗?”

最后一句让佐助瞬间清醒——他碗里的面还有一半,而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搁下了木筷,旁边是一个空碗。

Σ( ° △ °|||)︴这个人什么时候喝汤的!

“唔,还有这么多,是不合胃口吗?还是不会用筷子?”鸣人看着佐助的碗,摸了摸下巴,“浪费食物可不好啊我说,要不要我喂你?”

本来想表示自己已经不饿了的佐助听到鸣人这句“喂你”,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二人离开那家店的时候天色已然变暗许多,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早,鸣人对这个此没有一点意外。佐助提着轻了一些的小篮子仍然跟在鸣人后面,他摸了摸自己圆起来的肚子,后知后觉地想起了樱的话。

虽然鸣人带他出来玩了,但他还是没有得到鸣人的亲亲,而且之前邀请鸣人吃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做成……不过,现在鸣人肯定也饱了吧,那、是不是可以……

佐助左看右看,确定周围没有觊觎他番茄的歹徒,就把篮子放在了原地。他小跑几步上前拉住了鸣人的衣服下摆,扯了两下:“鸣人。”

“佐助?”鸣人低头看向下方拽着自己的男孩,又看看被放在几步开外的篮子,有些疑惑,“怎么了?”

“你蹲下来。”佐助只继续扯他的衣角。

鸣人便顺他的意蹲下了身:“你……”

“鸣人。”佐助一下子扑进他怀里,侧过头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两只小手比了一个心形,亮如点漆的黑眸认真地望进对方的眼睛里,“我喜欢你。”

鸣人垂眼看着那肉嫩小手摆出的微圆的心形,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漫上了暗色的大海。半晌他忽然笑出声,一手握住那双比心的小手,稍稍倾身过去吻了吻小家伙的下巴。

看着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眸子怔愣地睁大,鸣人勾勾唇,抱起这个懵掉的小家伙,又几步过去拎起地上的篮子,把它塞到对方的怀里。

佐助摸着篮子里的番茄,总算不再发愣了。“鸣人回去以后,能不能切番茄给我吃?”

“为什么要问呢。”鸣人的声音四平八稳,“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佐助点了点头,觉得鸣人是答应了。摸了摸刚才自己被亲的地方,佐助迟钝地开心了起来。

樱真是一个厉害的人哪。他想。

TBC.

真是完美的约会啊(x)

评论 ( 36 )
热度 ( 128 )

© 隐姓埋名 | Powered by LOFTER